小说庭吧 > 抗战从一把信号枪开始 > 第45章 家乡有樱花
    “八嘎呀路,难道这支神秘部队是八路军?”

    松井太久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脸上的横肉甚至都在颤抖。

    在松井太久的了解中,只有八路军是最擅长打游击战术的,并且刁钻、诡谲,让人防不胜防。

    “把伤员抬上,丢掉没有用的负重物资,继续进发,快速、不要停!”松井太久立刻冲着步兵联队用咆哮的语气命令道。

    松井太久最怕的就是在这种不熟悉的复杂地形下遭遇敌人的游击战术。

    可怕什么来什么。

    松井太久有强烈的预感,接下来这支神秘部队肯定还会故技重施,如法炮制,继续搞游击。

    所以要想避免联队的损伤,只有尽快的走出这片荒山。

    在松井太久的命令下,小鬼子的步兵联队没有在原地做任何的停留,把还能救活的伤员抬上,几乎用奔跑的速度往正东一个方向进发。

    至于那些重伤吊着一口微弱气息的,直接扔掉。

    这很符合小鬼子的尿性,也是小鬼子比较凶残的一方面,为了所谓的大局,为了目的,可以不惜一切的牺牲。

    东荒山直径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如果以目前小鬼子联队的这种行军速度,应该两个小时就能跑出去。

    但这只是在想象中的情况下而已。

    在扔完破片手榴弹后,向和平的民兵团立刻提前抄近路,向下一个目标据点进发,准备再来一波埋伏。

    出于对整个东荒山地形的掌握了解,只要小鬼子的步兵联队按照自然路线一直往东走,所有的行径路线都在向和平的全盘掌握之中。

    除非小鬼子放着平坦的路不走,要爬山绕路。

    但是现在小鬼子遭受到第一波偷袭之后,他们肯定迫不及待的想要走出东荒山,怎么可能会爬山绕远路!

    果不其然,一切全部都在向和平的掌控之中,松井步兵联队真的就赶来了。

    还是一个比较有利的山坡高点,向和平藏在一个山坡的大石头后面,看着正迎头朝自己这边奔跑过来的小鬼子联队大军,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那一段嗨唱:“他来了他来了,他脚踏祥云进来了……”

    目标进入埋伏圈,向和平再次率先开个头把手中的破片手榴弹朝着下方的小鬼子联队里扔过去,紧接着民兵团的五十米兄弟也纷纷跟着就像是小时候用石头砸鸟窝一样的砸过去。

    刚才小鬼子第一次被破片手榴弹袭击的场面仿佛又一比一的重新演了一遍。

    轰……轰轰……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让本来就已经遭受一次袭击的小鬼子联队瞬间慌乱成一锅粥。

    “撤!”打完就跑,这是向和平的核心战术。

    咔咔咔……陈秋江全程不停的拍照,好像十分珍惜这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毕竟拍小鬼子仓皇狼狈的照片的机会并不多,只可惜胶卷很珍贵,所以这一趟带的胶卷数量有限。

    临撤退时,向和平和二营长隗占山还拿着火箭筒,冲着对面的山头发射了两枚火箭弹,刚好把山头的一块巨石和被火箭弹炸裂的大量碎石滚落下来,堵住了继续往东行径的路。

    “鸭鸡给给……鸭鸡给给……”松井太久愤怒到几乎癫狂,可是对方神出鬼没,并且打一巴掌就跑,在这地势复杂的荒山,根本无处可追,无计可施。

    如果真的要是硬碰硬的打一场,松井太久或许还不会这么恼怒。

    关键是现在这样,他憋屈啊!指不定啥时候突然就又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

    “大作阁下,前面的路被全部封死了,我们只能从旁边上山绕路了。”一名副官跑到松井太久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八嘎呀路!绕!”松井太久眼神中布满血丝,就像是一只野兽,一只被困在牢笼内的野兽。

    现在也只能选择绕路了,一块巨大的光秃秃的石头挡在正前方,也根本就翻不过去。

    绕路就要翻山越岭,因为前天的暴雨,路面还是很湿滑,所以翻山越岭对于小鬼子来说可绝对是一个体力活。

    轰……轰轰……轰……

    小鬼子的联队刚刚翻过一个山头,突然听到前方又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已经被打的精神处于紧绷状态的松井太久猛地听到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潜意识的菊花一紧,就如是惊弓之鸟,就连整个步兵联队听到这传来的爆炸声也迅速的做出备战,很明显是被揍怕了。

    但随即松井太久才意识到这爆炸声是从百十米外传来,赶忙的拿出望远镜朝着爆炸点看去。

    透过望远镜,松井太久看到前方百十米的山下一条通往东边的路被炸出坑坑洼洼的大泥坑。

    “八嘎呀路,这群支那人,真是大大的坏!”松井太久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也意识到自己进入东荒山是中了对方的诡计。

    因为道路被炸出大坑,肯定是不能过了,如果那支神秘部队在附近设有埋伏,当联队通过这些大泥坑的话,肯定会被打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继续绕路,一直往南走!”松井太久当即就做出决定,队伍开始翻山越岭的往南走。

    但就算是往南走,向和平同样有办法在他们前面制造路障。

    就这么整整一天的时间,向和平的民兵团多次制造路障,把松井旅团的小鬼子联队死死的困在东荒山,这一天的时间都没有走出去。

    傍晚,夕阳西落,残阳似血。

    因为昨天夜里互相牵制了一整夜,白天又翻山越岭的走了一整天,所以小鬼子联队明显的露了疲态。

    不仅仅是有些疲态,内心所承受的压力可能更大。

    因为自始至终,松井联队都没有看到暗中的这支神秘部队的半个人影……

    在松井旅团的小鬼子实在精疲力竭的时候,松井太久被迫只能让联队全体原地休息。

    撤军不是唯一的生存办法,如果单纯的为了撤退把联队所有人都累的枪都拿不起来,那就跟死亡没有太大的区别。

    松井太久坐在一块石头上,昂头看着慢慢从云层里露出来的月亮,他突然想起了家乡的樱花……

    为什么突然会有思念的情绪?

    因为松井太久有强烈的预感,暗中的这支神秘部队不停的制造路障试图把自己的联队控制在这片荒山,目的就是等待着黑暗的降临……

    听说人将死之际,都会有思念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