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隋吏 > 第二十二章 暗箭
    西街的菜市口聚集的乃是来自于长安周遭的走卒贩夫,他们就如世间的凡尘一般,渺小的紧,来来往往皆是人。肩头上挑着菜,篮子里面藏着鸡蛋,有的手中提着从山上砍下来的柴火,还有捏着糖人的老头舔着笑容来往间叫卖着。

    聚集的人群,来来往往间,一望无际的尽数是人,头上帮着头巾的,腰间别着刀的,穿着断袖的,甚至赤脚的,各色各样的人尽数在长安城内。

    甚至还能见到昆仑奴、色目人等金发碧瞳的异域人。

    现在的长安倒是有了几分今后万国朝邦的长安的姿态。

    来到菜市口,不少的走卒贩夫见到陈旻皆跟陈旻打了个招呼,做为明德门的守门小吏,得罪的人不少,同样的受他恩惠的人也不少。

    大隋的百姓生性纯良,懂得知恩图报之举。

    人缘这玩意说来也是奇怪,陈旻从他老爹手上接过这个位置以来,就算是被陈旻薅过羊毛的富商还是普通老百姓对于陈旻的感官都算挺不错的。

    “老李,买卖还顺?”

    “得嘞,托小哥您的福,顺....”

    李贵满是褶子的脸上,经历了风霜,最终满足又知足的露出了笑容。

    经历了乱世,知道世道的苦,也知道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在,大部分的老百姓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当享太平盛世。

    “小哥这菜新鲜,要不要带点回去?”

    “不用..”

    小便宜陈旻从来不占,劳苦人家赚的都是血汗钱,他没必要为这点钱去索取,当然遇上肥羊,该薅(hao)羊毛的时候还是薅上一薅。

    “老李问你个事。”

    忽然,陈旻蹲下来,手上把弄着青菜。

    老李停下了叫卖声,老实巴交的脸上有那么一丝的不情愿,这年头谁都怕麻烦,不过陈旻心思不在此,倒也没有注意,就算见到了也不会说什么,人情如此罢了,他早已经明白。

    “老李前些日子城门口死的那人你可曾有过印象?”

    话音刚落,买菜的老李一脸警惕的看着陈旻,那神情就像是防着贼一样。

    见状,陈旻眼睛一亮,心知有戏了,打小陈旻就跟这些人在打交道,深知这些走卒贩夫的秉性。

    提防小心,凡是跟他们能扯上关系的,他们都会如此。

    事往往代表着麻烦,一旦缠上了,轻者自己的小命就有可能不保。

    纵然昨日在府衙内,屈突盖把他所知的尽数告知陈旻,但是依照陈旻的想法或许不用如此。

    因为按照去屈突盖的思路,路子已经走死了,甚至可以说是走入死胡同中,继续按照屈突盖提供的线索去做事,无非只是把这条死胡同走的更深。

    不如换做一条思路....

    陈旻打算从死者身上入手。

    那名死在城门口的老卒。

    “小哥,这事...”

    老李悄悄的看了一眼四周,见过往的行人中并没有什么官差后,招了招手,示意陈旻过来。

    “小哥,老汉跟你说.......”

    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话,在陈旻耳边叨叨絮絮的,就把缘由的来龙去脉给道了个清楚。

    不过,陈旻整个人则是陷入了思绪中,有些话不能尽信,但又不得不信。

    “多谢。”

    “小哥要是不信老汉的话,捏糖人的老周头,小哥应该还记得?”也不得陈旻回话,李贵自言自语念叨着:“说起来老周头他......”

    叨叨絮絮的话,让陈旻眼前瞬间一亮,当即朝着李贵道了声谢,然后朝着平时捏糖人的老周头的摊位走去。

    ...................

    “这里?”

    城郊外,陈旻挑了挑眉,长安城郊他极少数出来,天下未定时,长安城以外的地方就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这点陈旻自幼就被老父陈焕给灌输着思想。

    荒凉~~

    映入陈旻眼帘的是荒凉一片的场景,几间茅草屋可怜至极的坐在四周,映入眼帘的惨淡一片。

    古藤老树昏鸦

    大概便是如此。

    乌鸦嘎嘎的叫唤着,到处尽数是凄惨。

    压住心头那丝不一样的感觉,陈旻挨家挨户的敲门,虽然他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希望,这里几乎见到半丁点的人烟。

    瞅着就让人心头骇然。

    就在陈旻敲着门欲要推开最后一间茅草屋时,忽然......

    脸颊上有一道伤痕,滴着血,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有一支箭矢在嗡嗡作响,见状,陈旻整个人身子瞬间绷直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至于脸颊上的伤痛则是被陈旻完全给选择性的遗忘。

    恐惧直接涌上心头!

    死亡的恐惧终于陈旻感受到。

    很近....

    额头上的冷汗一点一滴的滴落着,大约过了一炷香后,陈旻才缓缓的回身,看着身后空无一人。

    只有那支箭矢落在门柱上格外的显眼。

    “这是警告?”

    陈旻站在原地上静静的思考着,或许他太过的自信,这里并非是长安城内,纵然是长安城内,他这个小人物,人欲要杀他的时候,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无二。

    “这次是警告,那下次是不是要他的命?”

    陈旻从长安城郊外匆匆回来,这一路上,他在想着一个事,就是他的查找的方向是没有错,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今日的警告。

    不过,一时半会没要自己的性命,因为他们也有忌惮,如果他马上就死了,恐怕会暴露更多的东西。

    命?

    他的命并不值钱。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富贵险中求,但自己的小命无疑更重要,这年头,就算有大富贵,也要有命享才是。

    只是机会摆在眼前,陈旻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去东街口,入了永阳巷内,找了行脚的郎中,稍微处理了一下脸上的伤口后,陈旻前往大庄寺内去找修缘和尚。

    修缘和尚是个奇人,陈旻这点不得不认。

    ...............

    “不如把人杀人?”

    “蠢货!”

    啪的一声,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落在说话人的脸上,被打的人低着头不敢看向打人。

    “哼!”

    “杀不杀轮不到你来做主!”

    “你继续盯着,有异样跟我禀告。”

    “喏。”

    黑暗中,一道曼妙的身影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