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快穿之腹黑女配赶任务 > 64 病娇王爷追妻?我吃瓜(6)
    “王爷把叶龙和叶虎各打了二十板子,说让王妃去救他们。”进来的人一下子跪倒在地。

    玖若看到容玉雁捏了捏拳,但还是按耐住不动身。

    来人看了容玉雁一眼,又复低头:“王爷说,要是王妃不过去的话,再各打二十大板。”

    玖若心里不是滋味。

    下人也是人,作为主子的,居然随随便便就可以拿他们作为要挟,抄起家伙一上板子就成十为单位的。

    容玉雁一咬牙:“他自己的人,随他打去。”

    来人依然不走:“王妃娘娘,奴才请不了你过去,奴才也要挨打的啊。”

    这是逼着她一定要去了?容玉雁怒了:“我凭什么天天被他拿捏着要去救你们?”

    来人又抬起头来看了玖若一眼,意思很明显,是希望玖若说说好话。

    玖若觉得容玉雁说得挺对,所以决定保持沉默。

    容玉雁转头看了玖若一眼,见到玖若躲闪的眼神,轻叹一声:“你先回去,我们随后到。”

    “谢……谢谢王妃娘娘。”来人起身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玖若暗自感叹,三个世界,三个世界的任务对象,男的那方都是奇葩!她容易么她?

    玖若跟着容玉雁去了偏殿。

    偏殿的大院里跪着两个血肉模糊的人,两人身后还站着四个拿着板子的人,大家制服一样的话,都是同事,也亏他们下得去手。

    玖若忍不住皱皱眉。

    看来皇帝老子应该要把这个弟弟锁在身边别放出来才对,怎么一闲下来就作妖?

    偏殿门外还站着个白胡子老爷爷。到处零零散散地有不下于十个丫头婆子。

    “滚!”玖若听到萧子骞中气十足的一个字。听着根本不像是刚刚晕过的人。

    院子里的人见到容玉雁,哗啦一声全部跪下:“王妃娘娘。”

    “叫了你们多少遍,别跪,每次看到你们就心烦。”

    容玉雁也懒得叫他们平身,一路绕过这些人走进偏殿。

    玖若跟在她身后,这样被人跪着的感觉……嗯……好难形容。

    “你叫谁滚了?”容玉雁开口的第一句话。

    玖若看到屋里还有三个人。

    那个穿得雍容华贵的,应该是传说中的柳妃柳梦婷,与容玉雁的娃娃脸比起来,柳梦婷的外观更像一个王妃。

    后面跟着的两人,跟玖若一样的制服,不用说,是她的贴身丫鬟了。

    柳梦婷哭得梨花带雨。也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委屈。

    “王妃,你来啦,我叫她滚呢。”萧子骞半躺在床上,伸手一指柳梦婷。

    玖若故意微微低着头不看任何人,可就那么轻轻一瞥,床上那个“病美人”真他老天爷的好看!

    “我来了,既然你没事,我走了。”容玉雁转向柳梦婷,“柳侧妃就好好照顾王爷吧。”

    “我会的,王妃姐姐。”柳梦婷收起了泪水走向萧子骞。

    “谁要你过来了,你滚!”随着萧子骞急躁的声音,柳梦婷脚边炸开了一个杯子。

    “柳侧妃!”两个婢女冲过去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床上的人依旧一脸坦然:“我叫你滚,你听不懂吗?”

    容玉雁浅浅一笑,回头对玖若说:“走。”

    萧子骞忽然一阵烦躁,掀开被子想要跳下来,也不知道是身上没力还是怎么的,哗一声摔到地上。

    外面站着的白胡子老爷爷一个反身走进来,对着容玉雁低了低头:“王妃娘娘。”

    容玉雁原地站住,没有回头,也没有其他反应。

    这个老爷爷就是何大夫,玖若一瞥他的脸,知道他还是个退休御医。

    何大夫径直走向萧子骞,对外面的人说:“你们就不来个人扶扶你们王爷。”

    外面马上有好几个人挤进来。

    容玉雁给玖若使了个眼色,玖若跟了她出去。

    “王妃!”屋里传来王爷砸不知道什么木制品的声音。

    容玉雁头也不回地走了。玖若跟在后面觉得萧子骞挺可怜的。

    他要容玉雁过去,她去了,没说要救人,也没问他为什么打人,停留了不到五分钟,还把人直接推给自己的情敌。

    这种状况怎么说呢?emmmm......一言难尽。

    容玉雁让玖若第二天才回去她的院子,玖若没等第二天,因为她觉得容玉雁需要有个人陪着,就直接跟了容玉雁回她的梅园。

    看着玖若欲言又止的眼神,容玉雁开口:“你不需要为了这事劝我什么。”

    “啊?”玖若一愣。

    她完全没想过要置喙什么?更没劝她的打算,她是在考虑要不要对容玉雁推心置腹?

    容玉雁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来帮我更衣。”

    “好的,姐姐。”

    玖若原本还担心自己不会伺候人,大约会穿帮,结果这身体的性能完全不需要她来控制,轻车熟路的。

    更衣的过程玖若知道容玉雁一直在观察她,但她只能当作毫不在意。

    容玉雁越是这样审视她,玖若就越想托出她的来历。

    既然原主是她的心腹,玖若要成为她的心腹也不难,如果等到她怀疑到问出口的时候,玖若就略显被动了。

    更完衣,容玉雁叫人传了饭。

    没多久,萧子骞那边的人又来了:“王妃娘娘,王爷传您过去用饭。”

    “我自己会吃。”

    “王爷说他自己不会吃。”

    “那让他别吃。”

    来人见容玉雁再也不说话,起身悻悻地走了。

    “姐姐,你不过去,他会怎样?”玖若摆弄着容玉雁的梳妆盒。

    “他会怎样不到我也不到你管。”容玉雁瞪了玖若一眼。

    玖若心里打了个突,这位也挺喜怒无常的。

    晚上,玖若伺候了容玉雁就寝。

    容玉雁拍拍身边的空位:“你上来陪我。”

    玖若:……

    王妃娘娘,您能不能别玩那么大?那是王爷的位置啊。

    “我说上来。”容玉雁说得不容置疑。

    “好。”玖若的心多么的现代多么的开放,她也没试过跟别人一起同床共枕,更别说现在地位悬殊的这位。

    玖若吹了蜡烛,脱掉外衣钻进被窝。很暖!玖若有点浅浅的感动。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容玉雁问得很直接。

    玖若的感动还未体会完,一阵凉意从头顶灌下:“暗夜,我真说了哦。”

    “随你。”又是这句。

    玖若做了个深呼吸,出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