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家族飞升传 > 第九十章 神秘人
    青山半山腰上

    郭煊赫手拿极目镜,已经看到了东南大药田发生的一切,悔恨道:“还是棋差一招,韩家老不死的居然这时候赶来,真是搅乱了着一场好戏。”

    蓝霄威也放下极目镜道:“可惜了,居然没有毁了东南大药田。不过,如此一来,他们韩家也损失不小。韩孟瑶没有族人支持,我看明年的筑基丹,她拿什么和我大哥争。”

    “韩家的增援必定到了,留在此处非常危险,撤——”

    蓝霄威和郭煊赫往青山西北遁去。

    古木森森。

    韩孟陵的尸体旁边又多了一具尸体,为了防止散修说漏嘴,导致事迹败露,郭煊赫和蓝霄威合力杀人灭口。

    东南大药田

    韩庆松已经带了郡城的一队先基修士来支援。

    韩其苍也带着家族长老,乘坐韩家烈火云鹤飞空赶来。

    幸存的韩家族人正在打扫药田,重新培土植灵。

    韩家的医疗灵师替韩宗远、韩宗岚、韩宗奕疗伤。

    韩宗白的遗体就地在药田中火化。

    所有族人面对火化之火,沉痛默哀。

    韩家族人从出生的那一刻早把生死置之度外。

    家族之事大于个人性命的族训早已深入韩家人骨髓。

    火化之事已毕。

    韩其苍清点人数后,派了两只队伍,外出搜寻韩宗亮和韩孟陵的下落。

    韩孟海带着韩孟轩和韩孟璇,一路飞往北搜寻,他们很快就在青山古木下找到了韩孟陵的尸体。

    尸体余温已散尽。

    “孟陵——”

    “孟陵哥——”

    “孟陵哥——”

    韩孟陵永远躺在了青山脚下,怎么也唤不醒。

    韩孟海还依稀记得,当初前往陈国,路过青山之时,他豪言壮语道:“孟海仙长,如果我将来筑基成功,我一定要重新改造青山,让青山重新成我们韩家的药山,重现辉煌——”

    “如果不幸陨落,我希望我的骨灰能够撒遍青山,世世代代,留在这里,直到看到青山重新辉煌的那一天——”

    韩孟陵当天说的话,韩孟海没有当作一回事,可是现在想起却是如此悲凉。

    如今。

    孟陵在青山遇害,他永远也不可能完成这个家族抱负。

    永璋也死在赤岩岭。

    两个一同和自己前往陈国完成任务的族人,都先后身死。

    韩孟海泪如雨下,心伤不已。

    韩孟璇心酸不已,道:“孟海哥,难道孟陵哥是和这散修同归于尽的?”

    韩孟海仔细查看伤口后,摇头道:“肯定不是,这个散修也是被人所杀,他伤口和孟陵伤口一般无二,都留下了法力之气,应该是被法剑致死。”

    伤口痕迹依旧触目惊心。

    韩孟海可以想象孟陵生前是多么奋力抵抗,但是却始终无法抵挡那把法剑。

    韩孟轩道:“究竟是谁如何针对我韩家,用心如此险恶。这些散修背后必然还有人。”

    三人沉默无语,举哀注目。

    韩孟陵死不瞑目,眼中含泪,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天空,显然死前不忘家族传讯纸鹤。

    韩孟海含泪,用手覆上他的双眼,沉痛道:“孟陵,安息吧。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的。”

    韩孟陵生性大大咧咧,不喜欢条条框框。

    拜祭一事能免则免。

    韩孟海将韩孟陵的尸体就地火化。

    “孟陵,我带你回家……”

    按照孟陵生前的意愿,韩孟海含泪飞空,一点点将他的骨灰从空洒落到青山的每一角落。

    韩孟陵孤家寡人,父母早亡,又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他平日省吃俭用遗留下的物品,韩孟海悉数上缴山门。

    不幸中的大幸。

    韩孟海回到药田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韩宗亮成功晋升炼气期一层。

    自从当日诛杀圆斑蝰蟒受伤后,韩宗亮以三叶何首乌补身,早年的旧伤也早已复原。

    他方才在前往无稽郡中报信过程中,遭遇炼气三层散修的截杀。

    在生死一刻。

    韩宗亮淘尽自身潜能,终于先基大圆满,突破境界,晋升炼气一层。

    那散修虽然受了易水寒的好处,却没有尽全力,一心放心不下药田灵药,并没有拼劲全力,非置韩宗亮于死地。

    他只是象征性的击杀几下,眼看韩宗亮是个硬茬,他便放弃了,偷偷折回药田摘取灵药。

    放不下荣华富贵的人,终究难成大事。

    韩宗亮由此躲过一劫,他逃到无稽郡烽火台,点起赤焰冲天的狼烟,向山门求助。

    闭关的韩丰禹于灵云台感应到家族危急,真身无法出关,便化出五层法力虚影,飞速御剑前来支援。

    这才有了方才族长法力虚影空降东南大药田的一幕。

    韩宗亮因为受伤不轻,加上晋升炼气一层,修为不甚巩固,便暂时在无稽郡城修养,韩家已经派了医疗灵师前往替他疗伤。

    韩孟海留在药田,和韩家族人整修药田,清点剩余灵药。

    这一忙便是整整两日。

    直到空下时间后。

    韩孟海才回到自己茅草屋中,紧闭门户,取出青葫芦敲了敲,又以右眼透过葫芦口看里面。

    这时候。

    青葫芦旋即发出一阵沉闷的打哈欠声音。

    “小子,你叫便叫我,别敲葫芦,震得我脑壳疼。对了,你叫我作甚?”

    神秘人果然是在青葫芦中。

    之前药田大战中,情势危急,韩孟海顾不得考虑太多,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怕。

    自己随身携带得青葫芦,居然住着一个神秘人。

    这人究竟是谁?

    韩孟海警惕着离青葫芦几丈远,道:

    “前辈,请恕晚辈冒犯,你就是之前帮我从神秘紫晶宫殿脱困的前辈吧。那湖底秘境就是青葫芦中的空间吧?”

    毕竟神秘人出手救过自己,该有得礼敬,韩孟海还是要做到。

    神秘中年人爽朗一笑道:

    “小子,你已经猜到了,不错。当日的确是我救你出来的。你那日也确实是在青葫芦中。”

    韩孟海心中一紧,继续问道:

    “前辈,恕我冒昧,你是何人?为何在青葫芦中?”

    神秘人一怔,停顿了几个呼吸,道:

    “小子,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失去了部分记忆。”

    那中年声淡然冷漠,道:“再说老子是谁不重要,你能够捡到青葫芦,说明你我之间有缘。

    你虽然灵根资质不佳,不过胜在气运不错,索性我逃不出这青葫芦,倒是可以指导你一二,作为回报,你可以陪我打发无聊的时光。

    说不定来日,你小子修为极高之时,还能帮我脱离这个青葫芦的束缚。”

    其实事有蹊跷,韩孟海还是不得不留一个心眼。

    毕竟对这个青葫芦中的神秘人,他实在知之甚少。

    索性这神秘人,似乎冥冥中被青葫芦束缚,无法脱困。

    因此韩孟海也放松了不少,他打破砂锅问到底:

    “前辈,这神秘的青葫芦究竟是什么法宝?有何作用?”

    这是萦绕在韩孟海心头一个问题。

    他只知道青葫芦会产生灵水和精粹灵气,但是绝对不止于此,只是以他修为无法窥探罢了。

    “小子,我刚不是和你说了,我失去了部分记忆,我也不知道这葫芦究竟是何物。

    不过坦白告诉你,我意外被困这神秘青葫芦中。这青葫芦内部空间自成一体,无比玄妙。

    我也无法窥探。

    话说,以你小子三灵根的资质,其实我倒是没指望你将来修为极高,帮我脱困。

    倒是希望你小子多活几年,能够多陪我几年。

    因为之前捡到这个青葫芦的修士,要么意外身死,要么寿元耗尽,真是无聊透顶了。

    也不知道沉寂了多久,现在总算又有人陪老子聊天了,哈哈哈……”

    这葫芦之人不仅修为极高,听他口气,似乎已经被困青葫芦许久。

    几百年?

    几千年??

    几万年???

    韩孟海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