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全能监督 > 第一百二十七章:被看穿了
    林田海祖辈上成分不好,又是从北边儿过来的,所以在森圳并没有多少亲戚,也就父亲那一辈上有些兄弟姊妹,过年时没多少大家族的气氛,反倒是母亲田有纪那边热闹,七大姑八大姨的能坐满一大屋子。

    “田海啊,可别怪姨娘多嘴,那些外国女人可千万不能要啊,斜对过黄总他们家闺女多好,人长得漂亮还特别会来事儿,这几天正好你在家,找个机会聊聊呗。”女人,只要累积了一定精要就会点出副职业“媒婆”,林田海的姨妈属于点得比较早的,已经给好几家说过亲了,只可惜自家的这个一直拿不下。

    林田海拿下三座小金人,在国内是轰动一时的大事,虽然三个奖项全都跟他的本职工作导演无关,可已经有不少人认为他的水平超过国师了,若不是奥运会开幕式帮那位搏了一波好感度,这论调恐怕很快就会被大众接受。

    除了在电影事业上春风得意,林田海的娱乐公司也办得红火,虽然国内的AOHO还没上线,可已经有不少年轻人翻墙过去注册。根据几家投行和评估公司的推算,他的私人公司作价两亿美元不成问题,敲钟上市的话立马就是亿万富翁。

    这样的肥肉要是不能烂在锅里,对于国家对于人民得是多大损失?抱着这种想法,林田海的姨妈说亲时是带着使命感的,坚决不能让外甥被外国的小妖精给弄走了,“姨妈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在听?”

    “啊,我有,我有。”林田海抠了抠鼻子,他十五级的时候点出了邓公的天赋技能“一心二用”,可以一边听别人说话一边做自己的工作,用手机发邮件的同时,并没有忽略这个老八婆,不,这个慈爱长辈的尊尊教诲,“不就是给我安排相亲嘛。”

    “你有在听就好,年初四你还没走吧,跟人见一面,地点就在……”装作看不见外甥脸上的表情,她迅速把事情定了下来,“就这么说定了啊,你姨妈我可是在别人面前打了包票的,可别让我脸上无光啊。”

    “就您这还脸上无光呢,都跟打了蜡的木地板差不多了。”姨妈脸上先涂了导入液,然后上了妆前水,接着是化妆水,还有精华乳,最后用凡士林收尾……林田海也不知道水光妆是怎么流行起来了。

    “你叨咕啥呢?”姨妈的耳朵不太好,有点耳鸣。

    “没什么,我说您还年轻着呢,脸上容光焕发。”林田海咧了咧嘴,也没见她对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这么上心。

    若是不常走动,血脉亲人之间感情也会变淡,林田海去年过年没有回家,今年虽然更忙却还是特意挤出时间来走动了一下。之所以同意出来相亲,是因为他在老家没有朋友,找不到借口出门,索性就以相亲为理由跑出来透透气,再给那群姨妈舅妈围着,他非得抑郁症了不可。

    初四这天中午,林田海打的到了约定的餐厅,因为过年的关系居然满座了,他等了老半天才等到位置,结果那姑娘居然半个小时后还没到场,他只得先点了杯饮料坐着,“估计那姑娘也不愿意吧。”

    所谓的黄总,也是个卖衣服的,据说九十年代初游泳到前殖民地去捞了金,回来建了厂子做快时尚,重金请当时的亚洲天王周某做代言,然后一下子将牌子做大了。黄总的女儿叫黄文娟,大概是觉得名字太接地气,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叫斯蒂芬妮,不过人确实长得很洋气就是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找停车位又花了点时间。”黄文娟坐下后笑着解释了一句,就拿起桌上的菜单看了起来,不得不说长得漂亮就是不一样,她从门口走到座位这短短的十几步,餐厅里所有的男性几乎都对她行过注目礼了。女人们也顶着她看,不过她们看的是这女人身上的名牌衣物和华贵首饰。

    “啊,没事儿,我妈说男人等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如果直接开口就说自己没感觉,来只是为了应付长辈,会让女人觉得很受伤,林田海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当然要让对方主动拒绝,“我这身衣服还是她今天早上给挑的呢。”

    妈宝男在女性面前是要扣很多分的,除了特别有控制欲的年上女之外,可能刚听到这两句话就Pass了。黄文娟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看完菜单后抬手叫了服务员,“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般般的简餐而已,并不是高档的法式餐厅或者意式餐厅,点个菜还有那么多讲究。

    林田海惊了,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女人看外表应该是很肤浅的那种类型,然而养气功夫却超乎了他的预料,他感觉自己不下点猛药是不行了,“别看我这样,其实在女人中很受欢迎的,前女友大概十几个吧,朋友可能三五百了。”

    “你这样,是哪样啊?”黄文娟抬眼瞥了林田海一眼。

    “相貌平凡,家世普通啊。”林田海挠了挠头,这女人怎么如此淡定。

    “男人的魅力不在于相貌,也不在于家庭背景,在于自身的修养。”黄文娟微笑着说道,大大的眼睛盯着某人穷看,“你拍的作品我都看过,一直都很好奇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原来是粉丝啊,我经常那什么粉的,不过只玩一次绝不留下联系,上次有个女粉丝哭着闹着非要知道我的电话方式,被我一拳打在肚子上……”这女人居然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看来不下点猛料是不行了,妈宝男和渣男都不能击退敌人,只能“派出”粗暴男让对方知难而退了。

    “怎么可能,你在逗我吗?”黄文娟翻了个白眼,林田海要是真这么干,估计早就上新闻了,还大咧咧地在这儿吹水呢,“我怎么看媒体上对你都是称赞,时代周刊去对你曾经的朋友和老师进行采访,他们也都说好话?”

    “杂志采访嘛,当然都说好话。”林田海摸着下巴,决定用出最强绝招,“我内急,你扶我去洗手间门口吧,被炸弹袭击后我这腿就废了,医生说下半辈子都得靠人服侍了,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将来要嫁给我。”

    “你是不是想让我主动把这次相亲吹了?”黄文娟哭笑不得,昨天她还在网上看到这家伙出现在机场的视频,夹着拐棍一路小跑,今天忽然就真瘸了,还下半辈子都要人服侍?

    “呃,被你看穿了。”林田海非常尴尬,这情况跟书里写的不太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