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林间(二)
    “这……”

    两名樵夫装扮的禁妖司力士,见着从草丛中钻出来的竟然是一头肥硕的大白猪,齐齐一愣,一时竟然是将自身所在的险境都忘了。

    “莫非这大白猪是什么大妖之流?”

    一个念头在两人心头浮起,不是二人未曾见过世面,而是此刻发生在眼前的一切,着实太过诡异了。

    那大白猪出现之后,似乎自带一股莫名气息,将攻击向两人的黑狼和那宛如猩猩一般的人立而起的精怪,都给震慑住,僵在了那里。

    “吼!”

    骤然间,一声嘶吼在树林之中响起。

    吼声如雷,震耳欲聋,凭空在荒山密林里刮起了一阵劲风。

    扑咚一声,一个同样白色的身影从树梢上跃了下来,落在地上,与那突然闯入这林间纷争的大白猪正面相对。

    这白色的身影,自是方才在高出树梢上游弋的那头白豹。

    在树上时,看着还不算特别显眼,这落在了地上,顿时就发现这头白豹体型极为硕大,肩高几乎到人胸口,体型修长匀称,有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力量美感。

    更为令人诧异的是,这头白豹的身后,竟然长着三条尾巴,蓬松招展,不断晃动着,显然绝不是寻常兽类。

    不过令人尤为惊奇的是,那大白猪对于三尾白豹的出现,似乎毫不在意,依旧慢悠悠地哼哼唧唧叫着,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不断靠近。

    “吼!”

    三尾白豹盯着那慢悠悠靠近的大白猪,又是一阵咆哮吼声从口中传出。

    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地明显的有忌惮之色,那大白猪进一步,三尾白豹就后退一步。

    那大白猪晃悠悠走了几步,似乎在三尾白豹连续叫唤了两声之后,这才注意到了对方。

    突然——

    一道白光从大白猪口中喷射而出,在三尾白豹还未曾来得及反应,它在身后摇晃的三条尾巴,有一条顿时被那道白光斩落。

    三尾白豹嗷呜一声,身体猛然一蹿,几步跳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之上,三两下就消失得没有了踪影。

    “呜呜——”

    两名禁妖司力士耳中忽然就听到一声低低的呜鸣,在他们身旁,原本还对他们造成了极大威胁,甚至几乎要了他们性命的几头怪物,已然是瘫软在了地上。

    那大白猪又摇晃着肥硕的身躯,慢悠悠地走到了两名禁妖司力士面前。

    那中年禁妖司力士额头上渗出了汗水,伸手将倒在地上的年轻力士扯起,护在了身后,神色警惕地盯着那走近到眼前的大白猪。

    那大白猪肥硕非凡,皮毛光滑水灵,可在中年力士眼中,这大白猪除了肥壮一些外,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只是这大白猪看着再普通,但那骤然从口中喷射出来的白光,着实让人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凡。

    眼见大白猪越靠越近,两人身上的肌肉都不由得绷紧了起来,心中都在暗暗猜测这大白猪的来历,也不知是什么大妖之流。

    对于自身的处境越发悲观了起来,这等大妖之流,恐怕就是总旗百户来了,也对付不了。

    可下一刻,两人去一下愣在了那里。

    只见那大白猪在距离两人三步左右的距离,忽然顿珠了脚步,肥硕的头颅晃了晃,突然口吐人言道:“二位还不离去?”

    “啊?!”

    两人齐齐倒退了两步,神色惊诧莫名。

    那大白猪晃悠悠地已然调转了方向,朝着山上的慢悠悠地走上去。

    风中隐约有吊儿郎当的小调传来:“我两耳大来四腿壮,终朝浪荡在山岗。今日吃了两头虎,明朝再补四只狼……”

    两名禁妖司力士,远远望着那大白猪晃悠悠上了山岗,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皆有惊诧之色。

    受了伤的年轻力士再度吞咽了一口口水,转而望向旁边的中年力士,道:“许大哥,我……我们……”

    “不要多言。”中年力士面色如铁,伸手制止了年轻力士继续开口,反而低声道,“此处如此之多的精怪妖魔汇聚,定然有大事发生,我等赶快下山去才好。”

    那年轻力士脸上露出怯意,轻轻点点头。两人又望了一眼那哼着小调的大白猪消失的方向,相互搀扶着朝山下去了。

    ……

    太武山山顶。

    一块青石下的开阔空坪处,呜啦啦的各种虫鸣走兽之声不绝于耳。

    那空坪上入目所见,几乎全部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山精水怪之流,呜呜呀呀叫唤个不停。

    有如狮虎的,却长着狼身,有貌似走兔的,却偏生有獠牙,又有先前爬到山顶的松鼠和穿山甲之流,混迹其中,入目所见,遍地是各种觉醒了灵智的走兽飞禽,不计其数,密密麻麻地吵嚷着。

    在众多精怪之中,又有一怪,高踞在青石上。

    这怪身高过丈,头大如斗,双臂垂地,粗壮如树干,身躯坚实若磐石,生得模样狰狞,看着明明像是血肉之躯,可偏生后被额头,长有青绿的草叶,身周更是缠绕着一条绿色的藤蔓,格外的诡异离奇。

    咚咚咚!

    这高踞在青石之上的怪物,见着下方乱糟糟的情形,用硕大颀长的双拳狠狠地砸了砸青石,发出一阵闷雷之声。

    登时,整个空坪上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精怪,一时全部都被那怪吸引了注意力。

    那怪见山野安静了下来,以粗长的双臂支撑着整个庞大的身躯,口中发出嗡嗡的轰鸣之声。

    声音不似人言,可偏生这遍地的精怪之流,似都能全然听懂了一般,在短暂的静默之后,一个个人性化地点点头,接着又在那怪的轰鸣声里,似乎被煽动了一般,齐齐张牙舞爪,发出了各种怪异的叫声。

    “哼哼——”

    在这些众多精怪精怪之中,一头体型硕大的大白猪混迹其中,不时晃着硕大的头颅,跟着口中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若是有人近距离看了,其实能冲着大白猪的脸上和眼神里读懂诸多寒意,譬如好奇,叹息,大笑等等。

    可惜,旁边不少精怪虽早有注意到这头大白猪的,可无一个能真的读懂其中含义。

    且那大白猪看着虽是人畜无害的模样,似乎极为温顺,可却没有任何一个精怪真敢上前靠近。

    尤其是在远处的边缘地带,只剩下两条尾巴的那头白豹和两头黑狼与一个宛如猩猩一般,面黑色,足反踵的怪物,更是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好半晌,站在青石上的那怪物,似乎“说”了一通长篇大论,将整个山间的精怪之流的气氛都调动了起来,这才朝着远处中州方向遥遥一指,率先从那青石跳下,朝着中州做在的方向走去。

    在那怪物身后,登时各种精怪毒虫都冒了出来,追赶了上去,似乎要跟着领头的那怪,闯入中州。

    唯有在众多精怪毒虫后方的大白猪,晃悠悠地迈着短腿,一条小尾巴在屁股后轻轻晃动着,发出了一阵低低的自语:

    “哎,好不容易成了精,有了点灵识,何必这般断送了耶!不过,那也不关我的事,只是这般多的下东西,要是阻拦不了,怕是又会害了不少人,说不得到时候还是得出手收拾一番,麻烦麻烦,当真是麻烦!哎,师父啊,我好好地在山上睡睡觉,呃,不对,是修修道,何等快意,为甚又把我赶下山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