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禁欲总裁,求放过 > 第905章 905 那就证明给我看
    “老婆,你要我怎么样证明?”

    “装傻?

    你连这都不明白?”

    秦疏影鄙夷地看着他。

    “不是啊,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你才满意!你直接给我说清楚,我脑子有点转不弯来。”

    “很简单,让她不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话,我说到这里就行了,好了,我累了。”

    秦疏影快步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头仍旧有些疼。

    她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判定。

    这一次,宋清辉绑架的是她,万一下一次,他要是绑架锦瑜呢?

    想要远离是非,就得远离是非之人。

    她疲惫地趴在了床上,关掉灯,抱着枕头闭上眼睛。

    黑暗之中,她听见了细碎的脚步在门外徘徊着。

    她知道,那是纪墨涵一直守在门口,他仍旧是阴魂不散。

    她原本想想放他进来,但最后还是咬牙忍不住了,如果她不拿出一种态度来,这件事情就没有办法完结。

    次日清晨。

    她醒得比较迟,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阳光已经是很刺眼了。

    休息了一晚上,她体力恢复了许久,起床洗了个澡,这便下楼去看锦瑜。

    一到客厅,这便看到时念纯一身白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桌面上还摆放着许多儿童玩具,婴儿食品,衣服之类的。

    买得挺多的,桌面上堆满了。

    看见秦疏影过来,时念纯便是立即站了起来,陪着笑脸走过来。

    “秦姐姐,早呀!”

    秦疏影站着没有说话。

    时念纯微笑道,“我买了一些礼物,送给锦瑜的。

    我知道这件事情给秦姐姐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替清辉向你表示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

    时念纯双手拎着礼物袋递了过来……看着似乎也是诚意满满的。

    秦疏影却并没有伸手去接,“这些礼物你收回去吧,我不需要!”

    时念纯没有料想到,秦疏影会如此的不给面子,当时便有些委屈了,眼泪就掉了下来。

    “秦姐姐,真对不起你,看样子,你是不想原谅我是不是?”

    “原谅?

    你知不知道宋清辉当时带着枪,我怕死好吗?”

    “秦姐姐,这个你放心。

    警察已经搜过山了,那枪是假的,塑料的……他不敢杀人的,真的。”

    时念纯一再地解释着。

    “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说几句道歉就能原谅的,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监狱干嘛啊?”

    秦疏影不想理会她,转身往婴儿房里走。

    时念纯却是心急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角,秦疏影就这么轻轻地推了一把。

    她原本是不想让时念纯拽着。

    没有想到这一推,时念纯居然就顺势倒在地上。

    等秦疏影回过头,时念纯便是凄惨地趴在地板,购物袋洒了一地,一些玩具,婴儿衣服也洒落出来。

    她索性也不起来了,就坐在地板上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哭声很大,整个纪家都能听见。

    纪墨涵也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来。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有些惊愕。

    “怎么了,这是?”

    时念纯慌忙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劲地解释着,“墨涵哥哥,我没事。

    真的不怪秦姐姐,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哭得梨花带雨,这一番自黑的解释反正是更加牵强。

    看似在维护秦疏影,实则是在故意装可怜。

    秦疏影心里跟明镜似的,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暗骂了一声白莲花。

    原本,她对时念纯没有多大的厌恶,在经历了这两件事情以后,她心里越发地确定这个女人不简单了。

    这简直就是白莲花白婊本人了。

    不由得抱住了手臂,下下打量了时念纯一番,冷笑,“好,既然你非要跟我扯。

    那索性就说个明白吧,你告诉我,宋清辉怎么知道我要去酒店接纪墨涵?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纪墨涵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吧?”

    秦疏影这么冷着脸一问,时念纯心中一沉,她没有想到秦疏影如此厉害。

    心里慌了慌,顿时咬了咬下唇,让眼泪掉得更欢脱了。

    “秦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怀疑我跟宋清辉串通么?

    我那么厌恶他,我怎么可能跟他串通。”

    秦疏影轻笑了一声,“宋清辉那么蠢,你想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原本就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

    想要跟他串通,未必要直接跟他通电话。

    你随便找个人,无意中透露一下,不就行了……”时念初停止了哭泣,脑子里在飞快地转动着。

    的确,她知道宋清辉这几天一直在暗中跟踪他。

    在晚宴上,她故意走到门口拿手机给一个闺蜜打电话,然后倾诉秦疏影找律师帮她打离婚官司。

    而且,还透露一会秦疏影就要来接纪墨涵。

    当时,她其实并没有拔通电话,她知道宋清辉就躲在柱子后面,正好假装不小心泄露给了他听。

    哪知道,宋清辉这个胆小的男人,竟然没敢对秦疏影下狠手。

    此时,面对着秦疏影清澈的眸光,她内心无处躲藏,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计划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许久,她又开始掉眼泪,也不用手去擦,让泪珠滑落脸颊,更是楚楚可人。

    “秦姐姐,当时人那么多,墨涵哥哥跟你通话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场。

    谁都有可能告诉宋清辉……”她继续辩解。

    秦疏影讥诮地冷笑了一声,“对呀,人很多,但是想要让我死的人就只有你一个而已。”

    时念纯当场脸色就白了,仿佛内心最深的思想都被人给窥探到了。

    她摇摇晃晃地往后跌了一步,伸手扶着墙壁稳住了身形,继续装可怜。

    “秦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对我那么好,我为什么要你死?”

    “呵呵,这就是问题所在。

    既然你都问出来,那么我再不戳破实在是对不起观众了。

    因为你心里一直爱着纪墨涵,我死了之后,你才可以跟他重归旧好是不是?”

    时念纯顿时脸色惨白,半晌说不出来一个字。

    许久,她正准备张嘴解释的时候,纪墨涵走了过来,“好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念纯你明天离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