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我不是那种许仙 > 第123章 卢府有嘉宾
    同一日。

    秀水街卢府中门大开。

    卢府老爷一身端装,面色红润,颌下美髯修剪地一丝不苟。

    时而坐,时而站,时而绕圈于正堂,心情似乎很激动。

    家中晚宴也已经备好,只待贵客上门来。

    说贵客,贵客便到,府中管事一声高唱,卢老爷子浑身一颤,喜悦之情溢满脸蛋。

    与妻女一道,三步并作两步,迎出了府外。

    府门外,一辆颇为豪华的高大马车缓缓停下,一只簇新的厚底官靴刚刚伸出车帘。

    “驴……”

    便听车后传来一声驴叫,三个小丫头怯怯地跳下驴车。

    感觉有点懵。

    正欲上前恭迎贵客大驾的卢老爷,把脸一沉,朝那驴车瞪了一眼,随即上前一步谦道。

    “府中婢女,疏于管教,惊扰了王爷,望王爷恕罪。”

    “无妨无妨,呵呵呵……”

    车中男子洒然一笑,下了马车便一把扶起了躬身行礼的卢老爷。

    “少游快快免礼,京城一别,转眼已近两载,少游别来无恙……”

    “蒙王爷挂念……”

    两个儒雅的中年大叔携手入内,怯生生呆立车旁的杏儿姑娘,看着那两个魁梧的背影。

    不禁干咽了口唾沫。

    “杏儿姐姐,这是大官吗?”

    躲在杏儿的背后的小蓝,小声地问了一句,那个大叔好像有点眼熟,前些日子曾在玉泉山山道口,与许仙哥哥说过话。

    “嗯嗯嗯,很大的官呢,好像是京城来的贤王,蓝妹妹,我们从那边进去。”

    贤王是什么样官她们自然不知道,不过此时也没那闲心在意这个。

    抱起车中那一大撂的册子,一路小跑着,进了另一边的侧门,又拐过重重花廊,到了内院小楼中。

    又等了许久,才等到迎客归来的卢小娘子,杏儿姑娘欢喜地上前,捧出了那一大撂小册子。

    “小娘子,我们把那经文抄回来了!”

    “有劳蓝妹妹了。”

    卢玉怜心中欢喜,却也没有急着打开那撂册子,将小蓝请到里屋落座,又是上茶又是上点心。

    备足了礼数,才将那一撂册子解了开来,册子里画着的,是小蓝她们画了一天,才画下来的梵文佛经。

    “这是……”

    打开册子之后,卢玉怜呆了一呆,但见册中所载梵文,歪歪扭扭大如斗。

    每个字都有拳头那么大,一页纸上,勉勉强强只能挤下两个字。

    “嗯……小娘子,那些字太难写了,我们也不认识,写着写着就很大了……”

    所以是画的,三个丫头画了一整天,才画下来其中一段。

    卢玉怜古怪一笑,心知这样也的确有些为难了她们。

    那飞来峰,她本也想上去看一看的,可是娘亲拦着不让,山太高脚太小,来回一趟怕是吃不消。

    便也不好违逆了长辈,只得劳烦杏儿小蓝她们再走上一趟。

    然而此刻再看这画过来的梵文,似乎又有点不像梵文了。

    取了笔墨,临摹一番之后,再细细品阅,赫然惊觉,这所谓的梵文,她竟一个都不认识!

    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遂到书架上取来另一册梵文经书。

    细细对照之下方才察觉,杏儿她们抄来的,似乎并不是梵文。

    只是有点类似而已。

    凭着曾经阅览过多册古籍的经验判断,卢玉怜觉得,这些梵文,应该是很古老的梵文。

    若真是那样,那这段佛经,必然是极为珍贵的佛经。

    不知道灵隐寺中的高僧,能否看得懂此段梵文佛经。

    强烈的求知欲望,令卢玉怜有些心情激动,很想就此往那灵隐寺走上一趟。

    只是今日天色已晚,家中又有贵客临门,再说了,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装着。

    刚刚在前堂见过贤王之后,故意遗留下了一卷诗册,想必此刻应该已被贤王察觉。

    许小官人胸怀大才,贤王亦是惜才之人……

    手捧经卷,想得呆呆入神,一时之间,手中那难得一见古老佛经,倒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玉怜姐姐?”

    小蓝有点难为情,想着让玉怜姐姐,把这段佛经念上一念,她好记下来,念给许仙哥哥听。

    只是玉怜姐姐看佛经,好似看得入了神,抬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玉怜姐姐并没有看佛经。

    而是在发呆?

    “哎呀……”

    卢玉怜一声轻呼,回过神来,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玉怜姐姐能不能将这佛经念上一段,小蓝想把它记下来。”

    “这个……”

    卢玉怜闻言,感觉脸上更烫。

    “玉怜,玉怜……”

    正不知该如何解释,门外传来娘亲的声音,心中一喜,暗道必是那件事有了眉目。

    于是便起身言道。

    “蓝妹妹请在此稍候,姐姐去去便回。”

    转眼之间,房中的玉怜姐姐,变换成了玉怜娘亲?小蓝也呆了一呆,急忙起身施礼,小声说道。

    “夫人好。”

    “哎好……好……”

    卢夫人也是一呆,眼前农家女子,似乎并未见过。

    随即转头看向一旁杏儿。

    杏儿姑娘会意,上前言道。

    “禀夫人,这位就是杏儿说起过的蓝妹妹,蓝妹妹可会唱佛经了,她唱的佛经特别好听呢!”

    “哦?当真?”

    卢夫人深度沉迷佛家教义,听闻此话,一脸惊喜,心道难怪一看到这小丫头,就觉得亲切。

    当即便上前两步,把小蓝的手给握住了……

    小蓝又有点难为情。

    因为她这自创的佛经调子,其实与许仙哥哥教她的曲儿,很有几分类似之处。

    小蓝很喜欢许仙哥哥教她唱的曲儿,但又怕被人听见,所以只能很小声地哼着唱。

    声音压得太低,调子就会走调,然后就变成了那低声诵念的佛经。

    所以,其实小蓝自己也不知道诵念了一些什么,只觉得那样哼出来,能让她的内心很平静。

    可此时,卢夫人却说,要让小蓝诵念一段出来听听?

    唉?

    这好像哪里不对呀。

    本来是过来向玉怜姐姐请教佛经的,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要诵念佛经给玉怜姐姐的娘亲听了?

    但小蓝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照着前些天那些自创出来的,连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调子。

    咿呀咿呀低声诵念了起来。

    阿哞阿哞阿哞……

    “妙!妙!妙!”

    贤王周俨放下手中诗卷,轻捋一把胡须,一连点了三个赞。

    “想我钱塘西湖,灵隐胜境,当真是人杰地灵。

    当年南坡先生,结庐山南,终成一代大家,而今北山又出一俊才。

    南坡北山,隔湖相望,此必成一段佳话也。”

    这话听在卢玉怜耳中,更是喜不自胜,贤王爱才,将小官人之才比肩南坡先生。

    不知小官人得知贤王如此高赞,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