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奋斗在瓦罗兰 > 第九章 凡人所不需要的战争
    但是对于李珂他们来说是突然的战争,对于这场战争的发起者,冬泉氏族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很突兀的事情。

    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反叛艾希,更没想过要和艾希战斗,甚至说他们的战母也相当的欣赏艾希,欣赏艾希那个将所有弗雷尔卓德人视为同胞的理念。

    但是他们怎么想是不重要的,因为他们的意志,在神面前毫无意义。

    “很好,你做的很好。”

    在一个被几名战士‘无意’之间拿到部族当中的雕像下,冬泉氏族原本的战母跪在下面,颤抖着聆听着神谕。

    而在她的几乎没有衣服的身上,一张血淋淋,还带着黄色脂肪的熊皮则是紧紧的裹着她的身体,并且那颗硕大的熊头还笼罩了这位战母的头顶,将她银白色的长发弄得一团糟。

    “可是我们根本不可能击败艾希,伟大的风暴领主!她的人是我们的数倍,而且她的援军……”

    她强忍着那股恐惧,深深地将头放在冰冷的土地上,并且丝毫不敢露出半点的不满。

    她不明白为什么伟大的风暴领主竟然会强行奴役她的族人,然后屈尊降贵的来到她这么一个小部族,夺走了她部族的未来。更不明白为什么风暴领主要对抗他妹妹艾维尼亚,那位伟大的暴雪之怒,极冰之翼。

    她只知道自己的部族完蛋了,就算她们能够侥幸的从艾希的愤怒当中活下去,也注定会被风暴领主所奴役,然后失去自己所有的心智。

    但是她却还要在这些末日来临之前,努力的让自己的部族活下去,并且尽可能的寻找将部族延续下去的可能。

    但是她却低估了她的主人,她的思想在她的主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在她因为沃利贝尔的恐吓披上了熊皮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彻底的打上了沃利贝尔,这位可怕的熊人神灵的标志了。

    “你是在质疑你主人的力量吗?!”

    沃利贝尔的怒吼在她的脑海当中出现,让她几乎连跪倒的能力都没有了——要知道她可是个年轻而又强壮的战母!

    “不,我不敢!伟大的沃利贝尔!您的力量无边无际!但是我们却没有您的神威……”

    战母惶恐的想要解释,但是她的奉承却对暴怒的沃利贝尔来说毫无意义,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全身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亮光,一条条电流凭空的出现在了她的身上。让这位战母感受到了无比的痛苦。

    她忍不住的哀嚎,而她虽然努力的压制了自己的动作,不想让在地上痛苦的打滚,但是来自于雷霆领主的愤怒却并不是以她的意志就能够抵挡的,她像是垂死的鱼一样的在地上翻腾,妙曼的身躯现在却充斥着令人战栗的痛苦。

    但是她同样跪倒在地,在周边围观的族人们却没一个敢抬起头去看,更没有一个人敢去搀扶他们痛苦的战母的。

    因为那样做的人,都死了。

    但是好在沃利贝尔留着这个战母还是有用的,毕竟没有了她和她的部族存在的话,那么他的妹妹艾维尼亚就一定会察觉到这里的情况,然后就会为了保护这里的凡人,而选择和他开战。

    他虽然不害怕自己的妹妹,甚至有些蔑视,但是他的追随者可不行,而且艾维尼亚虽然正面战斗并不如他和奥恩,但是却非常的麻烦。艾维尼亚会不断的袭击他,甚至还会叫上那只令人讨厌的公羊。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子遮遮掩掩的来到这里,并且没有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直接变成他的追随者,而是留下了他们自我意识的原因。

    所以这个战母最终还是留下了她的性命,没有因为因为来自远古神灵的愤怒而被杀死。

    但是就算是如此,她也感觉自己的头发有一大半都被雷电劈成了焦炭,并且浑身上下都能够感觉到一种令人无法忘怀的痛苦。

    “好好记住这种感觉!凡人!然后将你受到的痛苦倾泻在那个可耻的窃贼身上!”

    窃贼?

    濒死的战母感觉到了这个形容的不一般,但是她却不敢多想,因为只是想了一点点,她就已经想到如果自己的这个想法被沃利贝尔知道,那么她,还有她的部族会有怎样凄惨的结果了。

    “熊人会在你们战斗的时候出现!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出现在战场上!所以如果你们失败的话,你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的追随者,通通给我成为食物吧!”

    沃利贝尔对她的恭顺相当的满意,所以并没有再因为这个问题而惩罚她,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都是要死的了,而它对死人来说还是很宽宏大量的。

    “遵从您的命令,伟大的沃利贝尔!”

    战母很明显的从沃利贝尔的话中猜出了她的意思,因为她的表情也比之前的时候更加的差了。

    但是这可还还不是结束,因为沃利贝尔接下来的这句话,直接让这位战母的脸色更差了!

    “很好,如果胜利的话,我会根据你族人在战场上的功绩,赐予他们相应的力量!”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他们所有人,包括老人和小孩子都要上战场,不然他就会降下惩罚,让所有违抗他命令的人,像刚刚的自己一样,接受雷电加身的痛苦。

    但是到时候却不存在手下留情的问题了,沃利贝尔会直接下杀手,终结那些没有上战场的人的生命。

    可是……可是最小的孩子才七岁!

    如果她的思想没有被沃利贝尔而接触,那么她一定会质问命运,为什么会让这样的神明出现在他们的部族当中。

    但是现在,她却只能够默默的忍受,忍受着自己的部族在自己的命令下逐渐灭亡的痛苦,以及不得不送小孩子去死的痛苦。

    但是她别无出路,只能这样走下去。

    “是,伟大的沃利贝尔。”

    她万分痛苦的表示了自己的服从,而沃利贝尔也因为她的痛苦而感觉到了满足,所以他不再折磨这个战母。而是将一个人的样貌,传送到了所有人的心中。

    “把他带到我的面前!”

    而沃利贝尔所言这个人,正是李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