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农门娇女 > 第1103章 圈钱正当时
 老爷子来了兴致,同孙儿商量,“娇娇,你看难得家里人齐全,是不是拿一壶好酒出来啊。

螃蟹这么大,没有酒,实在可惜了。”

娇娇当然不会舍不得,直接拿了一壶好酒,外加一提啤酒。

老爷子和林大海兄弟们喝烈酒,林保就带了弟弟们喝啤酒,饭桌儿上立刻就更是热闹的翻了天。

饭后撤了碗筷,上了解酒茶,一家人开始闲话儿。

从修路的进程,到北茅那边毛纺作坊的筹备,再到书院的建设,瘟疫的凶险,还有太平港那边的战事。

老爷子心头真是骄傲又感慨,幸好家里儿孙多,又都懂事孝顺,否则家里的产业几乎贯穿了整个大越南北,依旧能像如今这么团结,这么稳稳当当往前发展,实在难得。

“贵哥儿几个在家里歇歇就回去工地,把差事交代一下,然后彻底回来吧。

书院这里需要你们帮把手儿不说,你们也要多学点儿本事了。”

林礼听得这话,眼睛就是亮的厉害,第一个应道,“爷爷,我在外边寻到了好矿石研磨颜料,我要继续学画画。”

“好,这个没问题,只要你想做,不耽搁影响旁人,家里都支持你们。

左右也不像原来了,家里不用你们顾生计,只管做你们喜欢的事就好。”

老爷子如此开明,小子们自然都高兴。

林贵就道,“我还不知道做什么,先给大哥打下手。”

林佳却道,“我想多看书,先前不喜欢读书,但是在外边做事久了,就觉得很多东西不懂。

爹说书中有一切道理,我就多看书,然后再决定。”

“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董氏笑眯眯,很是欢喜,“家里平日冷冷清清,你们回来之后,饭桌儿也能热闹几分。”

正说这话儿,娇娇突然觉得空间震动,就借口困倦回了房间。

果然,夜岚进了空间。

他又带了大批的海鲜进来,小楼内外所有的鱼池,大缸,甚至盆桶都装满了。

“下午时候不是送了很多进来,这怎么又送一趟?”

娇娇嘴上抱怨,手下却是赶紧帮忙。

夜岚拎了一条龙骨鱼,应道,“送一半去天上人间,这么一条鱼就能卖一百两,有个三五条,就是一座小学堂。”

娇娇也有这个打算,笑道,“我也这么想的,趁着你在太平港,多卖些海鲜,这里也要多存一些。

以后你得胜归来,再想吃海鲜就要千里迢迢运回来了。”

两人好不容易安顿了所有的海鲜,就开始抱了本子商量如何从京都那些有钱人兜里掏银子出来。

夜半,娇娇就喊了胡天明,两人轻车熟路进城去了天上人间。

这个时候,天上人间正是热闹呢。

美人,美酒,美食,从来都是销金窟的必备之物。

天上人间每晚都有一壶最好的美酒拍卖,有时候是来自异域的葡萄酒,配了高脚水晶杯。

有时候是最香醇的北地烈酒,有时候甚至是皇帝都只得了一坛的林家绝酿。

配着四季不断的新鲜果子,冬暖夏凉时时花开的花园,即便有人已经暗暗猜测这里背后的东家是战王,但也没人挑明。

小于掌柜正在整理账册,听得心腹小厮说起他卧房里的金玲响了,于是赶紧放下账册,安排人守好院子,然后进了卧房里侧的密室。

娇娇同夜岚早就来过很多次,对于小于掌柜这个姚老夫人的族侄,也是熟悉,见他行礼就笑道,“于掌柜不必多礼,你们主子得了很多海鲜,鱼虾鲍鱼螃蟹等都有,而且很多。”

小于掌柜略显苍白的脸孔兴奋的通红,搓着手笑道,“小人今早还看着空空的鱼池和水缸心疼呢,不想主子恰好就送了海鲜过来。

郡主放心,小人一定好好安排一下,这个月的进项一定翻一番。”

说了几句闲话儿,小于掌柜就请了娇娇到秘密库房,小于同胡天明守在外边,待得娇娇出来,简单告辞离开,小于掌柜才敢进去库房。

原本被摘光果子的果树缸都不不见了,换了坠满果子的新果树。

空荡荡的鱼池里灌满了海水,各色的鱼儿在游来游去。

几十只大缸里,有的装满了吐泡沫的螃蟹,有的则是四五寸长的大虾,贴在缸壁上的鲍鱼,埋在沙里的海参…这装的哪是海鲜啊,满满都是银子啊!第二日,在家里闲着的林贵几个哥哥也被撵去陶窑定制陶缸,顺便进城看看林仁和林义两个,接了他们一起回家吃海鲜。

当晚,林家大院儿开了海鲜宴,姚老先生父子,钱伯,高大全夫妻,疯爷,程大夫,甚至宋大人都被请了过来。

疯爷格外喜爱蒜蓉粉丝扇贝,一口一个,再来一口烈酒,吃的不亦乐乎。

倒是程大夫更爱葱烧海参,两人斗嘴,程大夫就道,“海参补身,可是比扇贝好太多了,在海边,连家里养的鸡鸭都不吃这样的贝壳。

你真是不懂行!”

疯爷斜了他一眼,不屑道,“老子喜欢,管它是不是补身呢,就是毒药,我也照吃不误。

倒是你,黑乎乎的海参吃到嘴里,不觉得在嚼虫子?”

“对牛弹琴!”

“牛嚼牡丹!”

两个老头儿眼见就吵了起来,娇娇赶紧上前拉架,给他们一人夹了一个红烧大虾,改了话头儿,“程师傅,太医院给您下了帖子,可是邀请您过去入职?”

果然,程大夫听得这话,来了精神,略带得意的应道,“正是呢,不过,我可没答应。

救死扶伤是医者的天职,那些人白白担了个杏林高手的名头,整日不想着钻研药方,勾心斗角倒是一把好手。

我进了太医院不过一个时辰,起码有三伙儿人要拉拢我,真是不可理喻。”

旁人还没觉得如何,低头啃螃蟹的宋大人却是深有感触,点头应道,“程大夫说的是,我就不耐烦在衙门,还是田里好。

眼见庄稼一日日长高,可比对着那些人高兴多了。”

众人都是听得笑起来,应道,“这样也好,起码顺心。

闲着还能这般凑一起喝酒吃螃蟹,可是给什么都换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