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末世吾乃宝妈 > 276 我要我的妈妈
    “啊啊啊啊啊啊!!!!”

    车头前方,突然响起一个孩子杀猪一般的尖叫声。

    绪佑吓得手一抖,正头看过去,是卿一一背着她的小蜜蜂书包,站在他的车头前,双眼含着泪,一脸控诉的看着他。

    看看卿一一发现了什么,这个有86.5%几率是她爸爸的守护神叔叔,强抢良家小孩儿不说,还强抢了良家小孩儿的妈妈良家妇女,还想趁着她妈妈睡着了,对她妈妈干什么?!

    卿一一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成年人的套路。

    “一一,一一,你别叫,别叫了!!!”

    筱龙宝捂着耳朵上前,一把抱住了卿一一,吓唬她道:

    “你再叫,再叫就有老虎出来吃人了。”

    “他他他!!!”

    卿一一的小手指,指着正下了车来,满脸都是难言激动之情的绪佑,生气的尖叫道:

    “他是臭流氓。”

    “什么什么什么臭流氓,你别乱说,那是你爸爸。”

    胖胖的筱龙宝,干脆捂住了卿一一的嘴,然后看着绪佑大步走过来,立即急切的喊道:

    “老大,老大,她一小破孩儿不懂事儿,您继续,继续。”

    生怕绪佑跟一孩子计较,这被打扰了好事儿,换谁谁都会恼,筱龙宝当即就想抱了卿一一逃命去。

    “站住!”

    绪佑站定在原地,暴喝了一声,让筱龙宝抱着孩子回来。

    夜空下,卿一一还穿着她的那件背带裤,生气的看着绪佑,小脸上都是憋不住的泪水。

    绪佑伸手,要从筱龙宝怀里把这不到四岁的孩子接过来,卿一一却是朝着筱龙宝怀里一躲,一双眼睛,充满了警惕与陌生的看着绪佑。

    “瞎哭个啥?你妈是我老婆,我就亲一下,也没想干别的。”

    绪佑蹲在卿一一面前,心中揪疼着,伸手,替躲在筱龙宝背后的一姐揩了下眼泪,自己反而憋了眼泪在眼眶里,柔声道:

    “别怕,爸爸抱抱你好吗?”

    卿一一立即警惕的摇头,连气都忘记生了,指着他车里,还晕在副驾驶座上的卿溪然,奶声奶气的问道:

    “我妈妈怎么了?”

    她刚才叫的可大声了,可是寻常时候,妈妈只要听见她的声音就会醒过来的,现在怎么还在车子里睡?

    “妈妈没事,她只是太累了,睡着了。”

    绪佑温柔的看着卿一一,微微伸出双手,看着筱龙宝背后的一姐,心酸道:

    “爸爸抱你过去看看妈妈,好不好?”

    这孩子太瘦了,4岁的孩子,头发又稀又黄,今天肯定玩出了一身的汗,发丝油油的,也没洗个澡,浑身脏兮兮的。

    绪佑记得他的有些御下,也是有孩子的,不过那些孩子各个都比一姐长得壮,看起来格外结实。

    所以,一姐这孩子随她妈妈,身体体质弱。

    也是绪佑这些年,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自己的孩子就长在湘城里,他却从来都不知道。

    卿一一犹豫的看着绪佑这眼泪汪汪的样子,这个有着86.5%几率是她爸爸的守护神叔叔,看样子要哭了,那她出去,给不给他抱呢?

    她虽然觉得成年人套路深,可是,也是一个很容易心软的小孩子呢。

    算了,抱一下也没关系的吧。

    内心有些柔软的卿一一,犹豫着,慢慢的从筱龙宝背后走了出来,慢腾腾的进入了绪佑敞开的手臂里,想说,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要让守护神伤心的,只是,哪个小孩儿能接受,一直以为已经牺牲了的爸爸,突然冒了出来,张口闭口就以“爸爸”自称啊?

    却是等卿一一走到了绪佑的面前,他双臂一拢,抱紧了女儿,闭眼,两串泪水就这么滑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绪佑抱着他的一姐,忍不住的脆弱。

    一旁看着的筱龙宝,低头抹了抹眼泪,太感人了,这父女相认的画面,真是戳中人类柔软的心,呜呜呜呜……

    绪佑吸着鼻子,抱着一姐,忍不住笑出了声,哽咽道:

    “走起,爸爸带你去看妈妈。”

    说着,抱起了压根儿就没什么重量的可怜小丫头,到了副驾驶座的车窗边,指着里面闭着眼睛的卿溪然,问卿一一,

    “你看,爸爸没骗你吧,说今天把妈妈给你带回来,就给你带回来了,爸爸厉害吗?”

    他这会儿就跟个孩子似的,急切的在邀功,甭管他带回来的是个活蹦乱跳的卿溪然,还是一个晕睡了过去的卿溪然,总之,他没有食言。

    可不是骗子。

    所以他的父亲形象还是很正面的。

    又是心中感叹,哎呀呀,他女儿真是好看,绪佑看着月光下的一姐,越看越好看,他老婆天下第一好看,一姐天下第二好看。

    贼好看那种。

    “我妈妈怎么了?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一一?”

    卿一一看着车窗里的卿溪然,难过的掉了两串眼泪,突然长大了嘴巴哭了起来,很难过道: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呀?你不要离开一一啊,一一听话,特别特别的听话,你不要死啊妈妈。”

    好难过啊,她想要妈妈抱,妈妈都好几天没抱她了,为什么叫不醒呢?

    “怎么突然哭起来了?妈妈没事的,妈妈只是累了,需要休息。”

    绪佑有些心慌的看着卿一一,抱着哄道:

    “别怕,妈妈累了呢,不会死的。”

    “你又骗我,一般大人骗小孩儿,都是这样骗的,啊啊啊,我要妈妈,我要我的妈妈!!!”

    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爸爸或者妈妈要死掉的时候,大人就跟孩子说,爸爸或者妈妈累了,要休息了,要不就变天上的星星了,这都是套路,卿一一懂!

    啊啊啊,卿一一好难过。

    她一哭,绪佑就手足无措了,他怎么跟一个孩子解释,当一个大人叫都叫不醒,又可能是晕睡了,也有可能是能量透支,或者,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导致卿溪然晕迷不醒呢?

    一旁正红着眼眶的筱龙宝急忙抖着脸上的肥肉,走了过来,呵护道:

    “一一,别哭了,是不是想睡觉了?”

    又对绪佑说道:“在闹觉呢,老大,小孩儿都这样,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她早就该睡了,却一直等你们等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