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大总裁,小鲜妻! > 第1172章 盛先生,盛太太
    第1172章 盛先生,盛太太盛时年皱眉,薄小可和白异辛一间学校,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在F国读书?”

    “是啊,但是她突然转校,你说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故意的?”

    白异辛忐忑分析。

    盛时年:“……不知道。”

    别的女人心思,他怎么会知道?

    白异辛拉住他的手臂:“反正我不管,这个忙,姐夫你必须得帮我,也只有你能帮我。”

    他连白汐汐都不敢告诉,因为毕竟是亲妹妹,到时候骂他嫌弃薄小可什么的,指不定还教训他一顿。

    盛时年深沉道:“这件事有点难办,等我回去了解下具体的情况,再跟你联系。”

    “好,就知道姐夫对我最好了!”

    白异辛笑的无比灿烂。

    “你们在聊什么?”

    话音刚落,白汐汐的声音意外响起。

    白异辛瞬间收起笑容,递给盛时年一个让他不要告诉白汐汐的眼神,走过去说道:    “姐,没聊什么,就是南大哥送了你们结婚礼物,我怕影响你们的感情,或者让你伤感,就想让姐夫悄悄把礼物放起来,不让你知道,可是你不知道,姐夫超级超级爱你。

    他说他相信你,只是一个祝福的礼物,也不会跟你吃醋生气,还说一会儿亲自把礼物给你。

    姐,姐夫真的好好!”

    白汐汐微微怔住,南大哥送的礼物?

    他这么大气……    再想想之前她看到容月的的礼物,瞬觉自己很小肚鸡肠,怪不好意思的:“嗯,他挺好的。”

    盛时年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她一点都不怀疑,这么容易相信?

    白异辛觉得自己表现很好,继续道:    “所以姐,你一定要加倍努力的爱姐夫,这么好的男人难有哦。”

    白汐汐:“……我知道,你哪儿那么多话?”

    “我这不是觉得姐夫超级超级爱你嘛?

    好了,我不说了,你和姐夫回房间去看礼物吧,我要收拾行李箱了。”

    白异辛朝床边走去。

    路过盛时年身边时,对他灿烂一笑。

    那笑容,极其带有深意。

    盛时年对待礼物的态度,其实的确如白异辛所说,但毕竟没有亲自说出口,所以现在被白异辛各种吹捧,他还是有点心虚的。

    害怕白汐汐知道情况,说他和白异辛合起来欺骗她,他收起视线,走过去牵住白汐汐的手:    “走吧。”

    “嗯。”

    白汐汐轻轻点头,走出房间。

    到房间后,盛时年将手中的礼物递过去:“你南大哥包装的挺有心的,看看里面是什么。”

    他的声音温和,没有任何一丝阴阳怪气。

    白汐汐心里愈发尴尬,他现在都变得这么宽容了,她之前在衣帽间,却那么斤斤计较……    如果换位思考,他因为南大哥的一个礼物就生气发脾气,她得多扎心?

    不禁,她抿了抿唇:“之前是我不对,等回去后,我们也一起拆开那份礼物。”

    盛时年没想到她这么快释然,看透,唇角微微勾起,柔声道:“你是因为在乎我,才会介意,没什么不对。”

    是啊,是因为在乎。

    想到他和别的女人有过深刻的感情,想到他对别的女人温柔,她是真的介意。

    如果不爱,谁会在意?

    不过……    “你的意思是,你不在意我,才不介意南大哥的礼物咯?”

    白汐汐反问。

    盛时年脸色一僵。

    不在意?

    他哪里不在意?

    想到她和南霆深那么刻苦铭心的过去,以及在医院的那一次,他心里都似蚂蚁啃咬,挺不舒坦,极其介意。

    可是,介意又怎样?

    改变不了过去,扭转不了事实,即使生气,也只会让两人关系变得更僵,尤其是之前误会她和夜战擎的事情,带给她那么大的伤害,他压根不想再有第二次。

    所以,他现在想释然一些,不再以偏执的态度对她。

    他深深道:“我在意,不过我选择尊重的你这段过去,而且你和他只是一小段过去,我现在是你老公,拥有你的一切,以及你的未来,谁也抢不走,只能是我的。

    我挺满足的,还计较一个输给我的男人做什么?”

    声音沉敛而霸气,带着浓浓的自信和优越。

    白汐汐被感动到,很喜欢他说的话语,抱住他:“老公,你真好。”

    盛时年今天第二次听到她叫老公,唇角扬起笑容,抬手搂住她的细腰。

    看来,以后多疼她,理解她,不愁听不到老公。

    白汐汐抱了盛时年好一会儿,才松开他,牵着他坐到沙发前,打开南霆深送的礼物。

    这次,里面是一对雕刻的结婚娃娃,男的西装革履,英俊帅气,女的白纱翩翩,漂亮美丽。

    整个雕刻还粉刷了颜色,特别栩栩如生,异常好看。

    连个娃娃脚踩的板块上,还刻着两人的称呼:盛先生,盛太太。

    他终究,称呼她为别的男人的太太。

    这是对这份感情的祝福,认可,也是对她的彻底放手。

    白汐汐看到礼物,莫名的鼻尖儿一酸,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南大哥,永远都是她的南大哥。

    她懂他的意思,她若幸福,他便安好。

    “我想回南大哥一个感谢的短信消息,可以吗?”

    白汐汐深深的问。

    盛时年揉揉她的头,柔声说:“当然可以。”

    南霆深都做出如此大的退步表态,称呼白汐汐为盛太太,他又有什么好生气的?

    白汐汐对着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方才拿出手机,给南霆深发短信:    【南大哥,你的礼物收到了,很精致很漂亮,我们很喜欢,你放心,我会幸福的,谢谢你。

    】    发完,她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将礼物放回原位:“得保存好,不能摔坏了,交给你负责。”

    盛时年:“……把前男友的礼物交给我负责,没觉得太残忍么?”

    额。

    。

    白汐汐小脸儿一白,她是因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才特意给他负责的啊,而其他不是说不生气不计较的吗?

    怎么……    盛时年看着她茫然又有点忐忑的小模样,竟是笑了笑:    “逗你的,我没生气。

    不过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开心,不如……用实际行动安慰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