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绝对一番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第十七位理事会成员
    理事会是关东联合电视台的最高权利机构,负责制定电视台长远的发展规划,制定对外的行事准则并且对准则的执行进行实务指南,以及处理应急事务——主要是对不包括在准则规范之内的新领域事务及突发紧急问题做出决定。

    这个组织一般不负责具体细务,更像是一个对电视台各部门工作进行监察和审核的机构。

    成员则是各持股较多的机构委派的代表,目前一共有十六人,分别来自日经报业集团、第一银行、原关东经济电视台、原东京多家小电视台、关东联合重要的关联企业,以及九州、关中、关西、四国、北海道等地的重要加盟台,而做为安心文化基金的代表,千原凛人是关联合理事会的第十七名理事——在经过五天的资金转汇移交、签署正式合约、向政府及各行会报备以及内部公示等程序后,他终于合理合法的成为了关东联合理事会中的一员,可以参加理事会表决了。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奋斗了三年多,花了八百多亿,还欠了丈母娘五十多亿,终于脱离给别人打工的命运,以后就是为了自己工作。

    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个实质性的改变,是人生上一次质的飞跃。

    当然,他成为了正式理事了,但不代表他马上就可以参加理事会。

    理事会定期会议是每月的第二个木曜日和第四个水曜日召开,也就是影响力不够,要影响力够大的话,可以起个名叫“木水会”,他又等了两天才等到了三月份的第四个水曜日,这才第一次参加了关东联合理事会。

    理事会的会议室自然在主楼最顶层,虽然只有十几个人用,但却是一间三百多平的超豪华大型会议室,千原凛人把秘书等跟班留在了外层套间等着,孤身一人进了门,抬头就看到了兴高采烈的志贺步。

    这矮胖子现在满面红光,正和人说笑,一派志得意满,而转头间见到千原凛人来了,马上起身张开双臂欢迎:“千原老师,快过来,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以后的同僚。”

    千原凛人现在被默认是志贺派的一员,自然要给派系大佬面子,微微加快了步子走到了志贺步身边,微笑道:“那给您添麻烦了,志贺桑。”

    “哪里的话,和我还需要客气吗?”志贺步相当亲密的拍了拍他的胳膊,指着一位头发都花白的老头,笑道:“这位是酒井前辈,是酒井家族的重要一分子,你应该听过前辈的大名。”

    千原凛人做过功课,这位酒井柊贵名义上是独立董事,个人持有关东联合2.7%的股权,但酒井家族却是日经报业集团的重要持股方,实际上该算报社派的成员。

    他连忙微笑着问候:“是久闻大名了,酒井理事,初次见面,以后请多指教。”

    他是第一次见酒井柊贵,但酒井柊贵对他却印象很深刻。当初千原凛人和大桥瑛士闹崩时,他刚好来见大桥瑛士,见过千原凛人负气而走的场面,当时还劝大桥瑛士要和电视台本土派的精英们平衡好关系,别仗着日经报业集团股权份额高就乱来,真没想到再见时,千原凛人已经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千原凛人后才慢慢起身,透着一股老迈的迟缓,但行礼一丝不苛,看起来是个古板严肃的传统派,客气道:“千原理事年少有为,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千原凛人也再次回礼,笑意温和,嘴上依旧说着客套话,显得特别低调谦和,而等他和酒井柊贵认识了,志贺步马上又热心给他继续介绍其他人。

    在场的理事们也很配合,个个脸带笑意,无论派系如何,都对他非常热情,毕竟他也不是以前那个小小的专务了,但看他的目光都多多少少有些奇特,不少人和他客套时还提到了关西的一些老牌家族,借此拉近拉近关系——千原凛人异军突起,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就成为了关东联合第二大股东,大家对他背后的势力都很好奇,目前普遍认为千原凛人是个走了大运的孔雀男,找了个妻子是大家闺秀,因此成了关西某些家族的代言人。

    这应该就是真相了,总不能17.5%的股份都是他个人的吧,他一个破产家庭出身的家伙不可能独自拿出这么多钱的,其身后必然另有势力。

    千原凛人也不在乎有没有这种误解,反而借机也套套交情。

    挺好用的,像是西关西电视台这类代表大多也做过功课,知道白马家,也对白马私募基金略微有些了解,深知现在关西不少老牌家族正在抱团,因此对千原凛人格外客气,建立私交的态度很真诚——那些老牌家族平时不显眼,但往往都是些百年不倒的货色,人脉网极广,要是真集体发声,全国不好说,但在关西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千原凛人背后要真是那帮家伙,像西关西电视台等关西土著,自然要多给千原凛人几分面子,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要把他当成自己人来支持。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借女人上位,只是个运气够好很有才华的小白脸,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轻视之意,只是能待在这里的人都不会表露在脸上,说一套想一套做一套是必备修养,气氛总体还是很融洽。

    众人也不就座,就站在椭圆形的会议桌旁说说笑笑,直到大桥瑛士到来才告一段落——大桥瑛士目前还是理事长,驴死不倒架,最后一个到场,只是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他了,只有少少几个人看在面子情上问候了一下,更多的人直接无视。

    千原凛人也没理他,自顾自在远端挑了个座子坐下了。这会议室就没有四十岁以下的,老头倒有一大堆,他这二十多岁的家伙实在年轻,而且还是初来乍到的新人,没打算现在计较排名,还是以低调为主。

    大桥瑛士也知道这次理事会就是他的未日了,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坐在长桌最上端神情倨傲,眼神很冷,废话没多说,直接就做开场白——日经报业集团要拿他平息电视台的怨气,不但不把他体面的调走,甚至不准他主动辞职,不然他连做为失败者返回日经报业集团都不行。

    大桥瑛士也没办法,虽然回去也没什么好位子,估计也要坐冷板凳,但总比失业了强。

    这些理事们都心知肚明,各派系早就达成了一致,换台长不可能更改,甚至都懒得组织一次临时理事会罢免他,一直拖到了定期会议开始(也是为了等千原凛人交割完资金,这次会议银行还要借钱),而且丝毫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淡然,真就是例行公事。

    就这样,总是有人要为了集体牺牲的,之前是关东联合被吸血,现在该轮到大桥瑛士为平息所有人的怨气有所付出了。

    大桥瑛士做为理事长开了个头,志贺步马上就当仁不让的接过了说话的权力,正式欢迎千原凛人加入理事会,并盛赞了安心文化推广基金在危难关头伸出援手的行为,表示有了安心文化推广基金的加入,关东联合一定能走向辉煌。

    随后,志贺步又很热情的请千原凛人说几句,而千原凛人表示自己将不负关东联合理事之名,珍爱名誉,勤勉自主,追求卓越,为关东联合发展而努力,尽毕生之力打造百年基业。

    等场面话说完了,在一片捧场的掌声中,他也没再多客气,直接表示做为新加入关东联合的企业代表,为了关东联合进一步做大做强,为了自家的资金安全,希望关东联合理事会以确定正式的台长,毕竟之前临时台长的表现实在令关东联合蒙羞。

    这都是事先约定好的,由他出面提议罢免大桥瑛士这个临时台长,即是日经报业集团送他的上任礼物,又可以安抚人心关东联合普通工作人员的人心——千原老师拔乱反正,赶走了胡作非为的小人,大家以后就可以安心工作了,以前的事就算了吧!

    千原凛人说得很淡然,大桥瑛士得势的时候,他也许会和他大声吵吵,但现在嘛,他对打落水狗没什么兴趣,提议完了就微笑着不再作声,而还没等志贺步表态支持,银行派的代表抢先了——第一银行等着分钱呢,换了新台长后,新议题就是关东联合把千原凛人投入的钱借给第一银行用两年,很急。

    曰本的银行果然都不是东西,除了钱什么都不认。

    很快提议得到了足够多的支持,迅速进入了表决阶段,千原凛人冷眼旁观着,发现在场的人开始一个一个发言表示赞同,就连报社派的代表都不例外,仅酒井柊贵这老头一个人摇头表示反对——报社派好像也不是铁板一块,也许可以有利用的地方。

    这些就发生在大桥瑛士眼皮底下,真是赤果果的羞辱了,但他无法说什么也无力说什么,只是阴着张脸望着千原凛人,而千原凛人毫不避让的和他对视。

    之前大桥瑛士得势时他就不怕他,现在更不可能怕。

    最后,大桥瑛士首先垂下了目光,一时有些恍神。

    他不后悔是不可能的,当初只以为千原凛人是个小干部,怎么磋磨都可以,真是万万没想到事情发展成了今天这样子,自己竟然被一直忠心追随的会长当成礼物送给他进行羞辱。

    要是早知道,当初对他尊重一些,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哪怕自己必须要走,也会有个体面的离开方式?

    或者,这事该怪自己老婆,要不是她非要替学院赏说话,自己也未必非要把这家伙关进地下室,让事情再无一丝转圜的余地。

    他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羞怒之余也有些悔恨,但突然听到了志贺步的声音,“大桥桑,请离开吧,你已经被解除临时台长及理事长的职务了,现在你已经和关东联合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