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魔之路 > 第168章 偷袭(第二章)
    在众人的注视下,台上的拍卖官例行三次询问,最终此物便成功落入了赵天坤的手中。

    一个万花宗的女弟子踏入了拍卖台一侧的石屋中,将那部残缺的元煞无极身给交易了回来,最终双手恭敬的呈现在了赵天坤的面前。

    赵天坤从这女弟子手中将此物接过后,只见这是一本石书,这倒是颇为少见。

    北河正仔细打量此人手中之物,那赵天坤就翻手将此物给收了起来。

    随即他还侧过头来看向冷婉婉,含笑说着什么,笑容可谓让人如浴春风。不过后者只是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一如既往的漠然风格。

    在接下来的拍卖会上,北河一直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过一步。

    因为这一次来参加天门会的人比起以往多出了一半,所以拍卖物也更多,拍卖会持续的时间,比起以往也长了一个时辰。

    不止如此,以往很多都只在第二层才出现的竞拍之物,这次在第一层就出现了。

    直到下午时间,这一场拍卖会终于接近了尾声。

    在此过程中,那赵天坤除了拍下元煞无极身这部残缺的功法之外,就没有再出手过。

    此刻,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之物登场了。

    最后一件拍卖品,往往都是压轴之物,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只见台上拍卖官手中拿着一只长方形的扁长木匣,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将这只木匣给打开。

    木匣中是一张巴掌长宽的黄色符箓,在这张符箓上,还画着一柄黑色的阔斧。木匣方一被打开,从这张符箓上就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灵压。

    “符宝!”

    看到此物的刹那,台下有识货之人,顿时惊呼出声。

    “符宝!”北河也有些惊讶的看着那木匣中的黄色符箓。

    常见的符箓倒是有很多,比如火球符、水剑符、这种符箓激发之后,就能产生术法神通。罕见一点的就有轻身符、隐身符,这种辅助性的符箓。北河当初还有过一张金钟护体符,这是一种防御性符箓。

    不过这些符箓,都是较为普通的。

    在符箓中,有一种符宝,这种品阶的符箓,可反复使用,而且威力堪称叵测。此物激发之下,绝对可以爆发出远超自身修为的恐怖攻击力或者防御力。

    一看那拍卖官手中的符宝,就是一件攻击性的符宝。

    寻常的法器,需要修士体内的法力来操控,而威力巨大的法器,就需要相应浑厚的法力激发。但是符宝此物不同,这东西即便是落在实力强悍的凝气期修士手里都能够激发,而且激发之下可以对化元期修士产生威胁。

    仅此一瞬,台下就响起了一片嘈杂,不少人看向台上的那一枚符宝,目光中满是火热。

    “此物底价一千中阶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颗。开始……”

    只听台上的拍卖官道。

    可以预料,如今西岛修域跟陇东修域之间大战在即,这一枚符宝的价值绝对能够被放到最大。

    “三千灵石。”

    就在此刻,一道声音清晰的响彻在拍卖会场中。即便会场颇为嘈杂,但是这道声音仿佛被灌注了法力,依旧滚滚传荡而开。

    嘈杂的众人顿时噤声,循着声音望去,无数双眼睛落在了一个身着月色长袍,容貌俊朗不凡的年轻男子身上,依然是那赵天坤。

    一次性加价到三千灵石,此人当真是大手笔。

    这一刻就连台上岳家的拍卖官都哑口无言,从事拍卖这么多年,他还从见过这种情形。

    符宝虽然好,但是此物在平日里的价格也就是两千中阶灵石,赵天坤一口价三千灵石,这根本就是疯狂之举,即便是身家再丰厚,也不是这么花的。

    而且在不少人看来,这赵天坤本身就实力强悍,号称结丹期之下第一人,此人拍下这枚符宝,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什么用处。

    可是即便如此,对于此物感兴趣的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就这样,拍卖会的最后一样压轴之物,被赵天坤此人叫价三千灵石,给轻而易举的揽入怀中,整个过程都没有任何人跟他争抢。

    同时,这一日的拍卖会在这种情形下,也圆满结束了。从明天开始,拍卖会就将改在第二层进行了。

    而在第二层的拍卖会上,有更高规格的宝物出现,参加的人修为也会更高。若是凝气期修士要参与的话,倒并非不可,但是却要缴纳昂贵的灵石作为入场券。

    遥想当初,北河拿出去竞拍的采阴补阳功,就是在第二层拍卖的。

    对于接下来的拍卖会,他倒是不打算参加,因为他修为过低,拍卖会上的宝物对他来说大都品阶过高,用不上。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囊中羞涩,根本就没有参与第二层拍卖会的资格,去了也只是观光一番而已,根本就买不起任何东西。

    随着人群走出拍卖会场后,北河便一路向着租赁的客栈行去。

    接下来的天门会,他就四下逛一逛好了,看看能否收集到有关古武修士的典籍之类的。

    虽然人潮拥挤,但当北河踏入客栈回到房间,四下就变得安静下来。

    北河将之前拍到手的三眼蟾蜍的精血取了出来,放在眼下前。

    看着玉瓶中流淌的一股殷红色液体,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有此物在,就可以尝试绘制符眼了。

    他将此行所有得到的宝物都整理一番后,最终闭上了双眼,陷入了平静的呼吸吐纳。

    夜晚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天门山,灯火通明的天门山,在黑色大地上就像一叶瑰丽的扁舟,又像一颗华丽的宝石。

    “笃笃笃……”

    夜深人静之际,突然间北河的房门被人敲响。

    听闻此声,北河瞬间从打坐中惊醒,目光警惕地看向了房门。

    只见他走上前,来到房门前站定,低声开口道:“谁!”

    然而他话音落下后,房门之外寂静无声。

    就在北河心中越发警惕之际,但听“轰隆”一声巨响,他面前的房门遭到了一击凶猛的攻击,瞬间四分五裂。

    而后一道笼罩在黑气中的黑影,从门外横冲直撞了进来,一巴掌就拍向了他的面门。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北河竟然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关键时刻他亦是抬起了手掌,手腕一转之下,悍然拍了过去。

    这一刻他不但将托天神功运转,同时还将体内的真气鼓动注入了手中当中,施展了铁砂掌。

    “嘭!”

    二人对击一掌之后,只见北河身形咚咚后退七八步,反观那道偷袭他的黑影,只是脚步向后退了半步而已。

    北河惊怒抬起头来,就看到那道黑影瞬移般从门外疾驰而至。

    北河体内法力鼓动,双手十指中指同时伸出,从指尖上爆发出了一道白色剑气。

    随着他手臂挥舞,一道道白色剑气对着逼近的黑影劈斩而去。

    让他惊骇的是,面对他激发的剑气,此人就这么伸出了双拳,一次次砸在剑气上,发出了锵锵之声。在此人拳头的抡砸之下,剑气支离破碎。

    双方交手之际,这道黑影还在不断向着北河逼来,有一种势不可挡之感。

    北河则且战且退,来人的实力之强,恐怕远在他之上,尤其是此人的肉身,简直强悍得离谱。

    眼看来人如此生猛,他双手猛然向前一刺。

    两道白色剑气笔直刺向了黑影的胸膛两侧。

    不过在这道黑影的双拳之下,两道剑气再次支离破碎。

    这时的北河深深吸了口气,只见他抬起手来屈指一弹。

    “咻!”

    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打向了这道黑影的面门。

    跟寻常火球术不同的是,他所激发的这颗火球的体积要小一些,并且此物并非火红色,而是带着一种明黄色。

    关键时刻,黑影双手举起,手掌外翻挡在了眼前。

    “轰!”

    火球打在此人的掌心后炸开,一时间整个房间都被火光照亮。

    只是此人的周身,始终有一层淡淡的黑雾笼罩,让人看不清其容貌。

    在将火球术抵挡下来之后,黑影将双手从面前放下,此人看向北河,眼中有着浓郁的惊奇。

    而这时的北河正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与此同时,黑影只觉得头顶金光大涨。

    此人一抬头,一张金色大网已经当头罩下,就像一张巨大的铺盖,打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北河五指一抓,金金网立刻收缩,将此人手脚都给束缚。

    做完这一切他没有丝毫迟疑,大袖一甩。

    “咻!”

    那柄飞刃悄无声息的划过,一闪就斩在了此人的脖子上。

    可是让北河意外的是,当飞刃斩在黑影的脖子上,竟然发出了“叮”的一声。

    看到这一幕,他脸色抽了抽。

    而不等他召回飞刃,被金金网罩住的黑影双臂往外一撑。

    仅此一瞬,本就收缩的勒紧的金金网,勒得更紧了,甚至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在此人的挣扎之下,只见金金网表面灵光不断闪烁,竟然有种无法将此人禁锢的架势。

    看到这一幕后,北河脸色不由一变。

    “嘭!”

    下一息,在此人双臂猛地一震之下,金金网顿时黯然失色,而后从他身上飞了出去。

    “何人捣乱!”

    正在北河对着腰间一拍,将养尸棺给抓在手中之际,从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爆喝。

    听闻此声,那黑影回头看了一眼,此人嘿嘿一笑,转身猛然对着北河冲了过来。

    北河亦是看了一眼门外后,他没有祭出养尸棺,而是足下一点,就向着一侧横移了丈许。

    黑影从他之前站立的位置掠过后,并未停下来,此人极为生猛的撞在了窗户上。

    但听“轰隆”一声,窗户就四分五裂,那道黑影从撞破的窗口离去,消失在黑夜中。

    “唰……唰……”

    两个身着岳家服饰的中年男子,终于从撞碎的大门掠了进来,站在了北河所在的房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