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人魔之路 > 第169章 朱子龙的秘密(第三章)
    当这两个岳家修士看到眼下的情形后,脸色微变。

    而北河面向这两人,则神色阴沉。这地方乃是岳家的天门山,更是在天门会期间,竟然会有人做出半夜偷袭的事情来,他如何不怒。

    而且这客栈他可是花费了灵石租赁的,岳家就有义务跟责任,负责好客栈中每一个修士的安危。

    这两个岳家修士的反应奇快,看了北河一眼后,身形一动就向窗口的方向掠去。

    只是来到窗口的位置,下方的街道上却不见任何人影。

    二人身形从被轰碎的窗口掠了下去,兵分两头追踪之前那道黑影的踪迹。

    北河所在房间的惊人动静,也将周围的修士给惊动,不少人打开了窗户看向了他所在的房间。在看到大战后的情形后,众人具是露出了讶然。

    北河从窗口的位置退回了房间中,静等那两个岳家修士归来。

    只是小片刻后,那两个岳家修士就去而复返。

    “这位道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看向他道。

    “两位道友莫非还看不出来吗,北某好端端的打坐修炼,突然有人轰碎了房门杀进来。作为东道主,二位道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呢。”北河脸色依然难看。

    闻言,这两个中年男子面子有些挂不住,就听另外一人道:“此事我岳家一定会严查的,道友可否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知一二。”

    “北某都一头雾水,如何告知你什么。”北河道。而他所说倒不是虚言。

    这两个岳家修士相互看了一眼,就听其中一人开口:“这样吧,我二人先给道友免费换一个房间,此事查明之后我岳家会给道友一个交代的。”

    对此北河没有异议,接着两人将他带领着换了一个房间。而为了表示诚意,所换的房间有着更加玄妙的禁制,除非是化元期修士出手,否则不会像刚才那样,被人直接轰开大门的。

    北河三人离开后,之前的房间便陷入了寂静。周围看热闹的其他修士,这时也将窗户关上了。显然发生的这一幕插曲已经结束,也没有什么好继续看的。

    没有人发现,被轰碎的窗户之下,某处阴暗的角落中,有一团黑气存在。

    黑气中还有一个黑影,这时正注视着头顶破碎的窗户,而之前北河三人的谈话,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耳中。

    “早就跟你说了,行事万万不可着急,此地乃是天门会,若是被人追查到,必然是一身麻烦。”这时一个沙哑的的声音传来。

    这道沙哑的声音落下后,就听矗立在原地的黑影道:“本以为这次出手十拿九稳,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有了凝气期五重修为,当真是让人惊讶。”

    听声音这是一个中年男子。

    “嘿嘿,此人虽然只有凝气期五重修为,但施展的火球术跟剑气,威力却是远超同阶修士,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体内法力颇为浑厚。另外,他似乎还修炼了某种炼体术。”沙哑声音道。

    “啧啧啧……”中年男子啧啧称奇,显得越发惊讶了。

    而后他又继续道:“这次既然出手失败,他必然会有所防备,不已在天门会上再动手了。另外,下次就由你来出手吧,那三眼蟾蜍的精血朱某必须要拿到手,否则九龙功就会停滞不前。我可不想踏入伏陀山脉去猎杀三眼蟾蜍此兽,以朱某眼下的实力,还不是踏入伏陀山脉的时候。”

    “嗯,下次我来出手吧。”沙哑声音道。

    思量间,黑影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对了,之前你为何要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拍下那元煞无极身此功,莫非这残缺的功法还大来历,比我修炼的九龙功都品阶更高不成。”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记忆中只觉得此功法极为耳熟,所以才让你不惜一切代价拍下此物。”

    “哼,只是朱某身上的灵石只有两百不到,所有东西加起来也只值四百灵石,此功法那万花宗的赵天坤开价一千,即便是想要也没办法了。”

    “没办法就算了吧,等你修为大成之后,有机会再从此人手中将那元煞无极身夺来就是。”

    “你觉得朱某将来会是那赵天坤的对手?”黑影道。

    “嘿嘿嘿……放心吧,按照我说的做,那赵天坤算什么。”沙哑声音不以为意的说道。

    闻言黑影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兴奋跟憧憬。

    这一次二人没有再交流下去,直至周围的风声彻底平息之后,这团黑气在黑夜中快速移动,消失街道的尽头。

    再看这时的北河,已经身处另外一间房间中。

    将房门紧闭,并将禁制开启后,他四下打量起了眼下的此地,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所在的房间,即便是租赁费用都需要三百灵石一晚上,所以此地禁制的防御效果,比起之前他所在的那间要高深得多。

    北河长长呼了口气,重新盘膝坐了下来。

    他手掌探开,将金金网呈现在面前。此物表面灵光暗淡,他尝试着操控一下,已经出现了迟滞。没想到刚才那人,肉身竟然可以硬抗金金网的笼罩跟切割,并且还让此物灵性大损。

    “嗯?”

    正在细看此物的时候,北河突然瞳孔一缩。

    因为他发现金金网之所以灵性大损,是因为此物的表面,有一颗颗黑色的细小斑点。放在眼前一看,这种细小斑点仿佛是被腐蚀形成。

    “这……”见状北河神色一动。

    他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幕,金金网将此人罩住后,那黑影挣脱之下,才使得此物灵性丧失的。

    北河摸了摸下巴,暗道刚才那位刀枪不入,莫非是一具炼尸不成,因为一些高阶炼尸,自身释放的尸气,就有着侵蚀法器的效用。

    但随即他就摇了摇头,从刚才那黑影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尸气。

    思量想去后,最终他将金金网给收了起来,此物温养一段时间后,应该能恢复的。不然的话,就只有花灵石找炼器殿的人给他修复一下了。

    并且这时北河也开始怀疑起来,到底是谁会对他出手。

    “难道是他……”

    不多时他就想起了一个人,朱子龙。

    他自问从未得罪过谁,而真有得罪的人,也全部变成了尸体。只有之前在拍卖会上,他跟朱子龙争抢过三眼蟾蜍的精血,此人最后放弃了竞价。

    莫非是朱子龙灵石不够,但又想将这三眼蟾蜍的精血给抢到手,才会对他出手的。

    最终北河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杂念给压了下来。是不是此人,日后查一查或许就知道了。而且这次朱子龙本来就引起了他的好奇,此人应该有大秘密。

    “笃笃笃……”

    就在他准备屏神静气陷入调息之际,突然间他所在的房门再次被人敲响。

    仅此一瞬,北河眼中厉色浮现。

    他唰的一下看向了房门,暗道莫非那黑影又想故技重施不成。

    但一想到来人也有可能是岳家修士,于是他才起身来到房门前,低声道:“谁!”

    “是我!”

    片刻后,从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听闻此声,北河有些错愕,他挥手对着房门打出了数道法决,禁制开启后,一把将房门拉开。

    只见一个倩影早已站在房门外,来人不是冷婉婉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