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零六章 火虹
    洪河隘口,炮声隆隆,火铳的声此起彼伏,河岸方才修筑起来的堡垒和护墙又一次被推翻撞榻了下去。

    对岸的土著大军依靠神明的力量再次渡过了河流,一只只巨大的蜘蛛先一步越过血羽战士,迎着炮火冲了过来。

    它们迅快的速度以及身上的强烈的灵性光芒有效的躲避和阻挡了炮火,在冲到堡垒群中后,它们没有停留下来,而是直接往战场后方穿插。

    由于这些蜘蛛上面还坐着不少强大的祭祀,破坏力和冲击力都是非常强大,后方的人手多数都不具备超凡力量,所以窦昌等人无法忽视,除了派出去一部分玄修帮助大军对抗前方到来的血羽战士外,剩下的人手全都是冲了上去迎战这些东西。

    而在这一战开始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都护府和玄府之中发生的一切,也知道不会再有任何援助到来了。

    他们也收到了项淳让他们撤去海外的传信,不过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都是决意留下来与异神死战到底。

    天宇之中黑火一闪,英颛出现在了战场上方。

    他看到密密麻麻土著和各种类人生物正向着堡垒群冲去,尽管不断有同伴被轰鸣的炮火和火铳撕烂,可是他们却是一脸疯狂,仍是埋头往前冲着,似是半点也不觉害怕。

    他又往远处的密林之中看去,那里有两个庞大如山丘的身影的存在着,那股狂热力量的源头就在那里。

    而就在他望过去的时候,那两个异神也是察觉到了他的注视,这是他们在接受了远古神明的力量后第一次从外人身上感受到威胁。

    英颛正要往那个两个异神所在过去之时,忽然一道黑色光雷自旁处冲来,他身上烟火状的衣袍向外一涌,霎时将之震散。

    他猩红的眸子一转,就见一个黑袍人飘在半空,只是感觉袍子空空洞洞,里面缝隙之中有一只只眼睛露了出来,同时一个深沉声音传出道:“英颛,你明白的,要么你吞了我,要么我吞了你。”

    英颛没有回应,只是平静的看着来人,但是身上衣袍如黑色烟火一般在天空中晕染开来,就像是一滴墨水落入澄澈的水中。

    而后他的身形猛然往上升腾而去。

    黑袍人显然也是理解他的用意,也是跟着一起往上飞纵。

    两人越升越高,不多时就到了云层上空,在两人的另一侧,那一柱烽火光亮依旧明亮,连天接地,似乎上端没有尽头。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两团黑色的火焰就猛然对撞在了一处!

    在距离堡垒群数十里外,有一座隆起的土丘,玄府看守北方镇元点的秘府就在这里,十余个戴着面具的人强行攻破了府门,并与守御此间的玄修激战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其中有几个面具人身上还隐隐有神性光芒闪烁着,双方战斗全都是在局限在不算太过宽敞的空间之内,只是复神会这一方人多势众,而且早有准备,很快占据了上风。

    战斗差不多持续有半刻之后,声息逐渐平息下去。

    过了一会儿,一名带着红色面具的复神会成员走了出来,他手中正拿着一根闪烁着银光的金属棒。

    他将这东西收入了衣袍里,看了看周围陆续走下来的,道:“东西拿到手了,我们马上回去复命。”

    “往哪里走!”

    随着这一声呵斥,一道赤光从天降下,轰然击落下来。

    复神会成员发现不对,可是这时想躲已是来不及了,所有人一下就被光芒笼罩了进去。

    这道赤光在持续了数个之后方才散去,此刻周围全是滚烫的大气,景物显得有些扭曲,可以看到金红色的液体在那里流淌着。

    待得烟气散去,所有的复神会成员全都是消失不见了,地面上只有一层细碎的琉璃晶体,一根闪着银色的金属柱插在那里。

    桃定符伸手一拿,将金属柱取到了手里,道:“应该就是这东西了吧?幸好收了几分力,弄坏了可就不好了。”他又看了一眼前方烟火弥漫的洪河隘口,烦恼道:“给谁好呢?”

    嗯?

    他忽然察觉到,远空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在接近之中,赤光一转,就往那里迎了过去。

    张御借着烽火的指引,很快就从安山之中遁飞出来,只是在高空中飞腾一会儿之后,他就看见远处的大地上有点点光芒闪烁着,同时耳边能能听到隆隆的炮火之声。

    凭着地形,他很快认出那里是洪河隘口,显然此刻那里有一场战争正在进行。

    他心思一转,身上光芒一爆,速度陡然又加快了几分,山脉平原被不断甩在身后,他这时一转目,也是看到了高空之上两团黑火的碰撞。

    不过他没有去管这里的战斗,而是把目光投去地面。

    大地之上,如蚁群一般的土著和类人生物如潮水般轻易涌过形如一条白线的洪河,向着一座座残破的堡垒涌去。

    堡垒那里是一排排由都尉军组成的整齐军阵,如筑起堤坝一样挡在那里,伴随着轰鸣的炮声,连绵成片的点点火星不断从军阵中闪跃出来,随后是无数烟雾腾起。

    但是可以看到,土著那一边有两个庞大的身影正在往密林中出来,正往隘口外部行推进着。

    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到来,一股无形力量笼罩在战场之上,一个个军阵开始相继崩溃,越来越多的土著开始涌入堡垒群的深处。

    他看到这里,眸光一闪,身形一沉,如流星一般往下俯冲而去!

    树神特拉托和蛛神雅姵这两个异神在了获得远古神力后,身形变得比原来更为庞大,它们每向前迈动一步,就会传出一声震动大地的声响。

    此刻哪怕没有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神性力量,光是凭借这样的声势,就足以将寻常人震骇住了。

    窦昌在后方一拳击毙一个巨型蜘蛛,他吐出了一口混着灰土的血沫,从烟尘中爬起来,看到两个异神同时向阵前移动,他用力吸了一口气,胸膛鼓胀了一下,就迎头冲了上去。

    树神特拉托此刻就在他行进的路线之上,这个异神身躯总体呈现出人形,两只脚像粗壮的根系一样挺立在大地上,身上是如无数干树皮堆叠起来的铠甲,头顶上是散开枝叶形成的华丽大冠,一丝丝长穗垂在脑后,它像一株真正的巨树一样矗立在那里。

    它也是看到了窦昌正向自己冲过来,占据三分之一身躯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裂开的大嘴之中满是锯齿般的尖牙,把手一拨,长长枝条挥舞出去,长达数里的距离全在这藤鞭波及之内,途中不管是东廷士卒还是土著,都是成片成片的被抽飞了起来。

    窦昌一见,双手一护头,顿觉一股庞大力量抽在身上,整个人顿被远远击飞了出去。

    他坠落在一片碎烂的石砾之中,砸出了一个深坑,晃了晃脑袋,又站了起来,正要再次前冲,却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抬头,便见一道光虹从天落下,倏地一声,直接轰在树神的躯体之上。

    轰!

    地表上方仿佛有一声暴雷炸响,树神巨大的身躯顿在这猛烈的冲击下如纸糊一般脆弱,大半身躯顿时炸的粉碎。

    窦昌拨开那些飞舞过来的木屑枝条,抬目往前看去,就见滚滚烟尘之中,一个戴着遮帽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浑身闪烁着如火焰一般的白光,手中提着一把长剑。

    他露出了惊喜之色,道:“张师弟?”

    这时他忽然见到从后方有一个庞大的残破脸庞抬起,而后一个枝条扭结的巨手向着后者抓来,不由提醒道:“小心!”

    张御站在那里没有动,口中淡声道:“敕决!”

    那巨大的脸庞一滞,随即一阵又一阵爆裂之声其上传出,每一次都不断带走它一部分身躯,在持续了一会儿,这具千疮百孔的身躯终于倒了下去,那一只巨手无力拍在了地上。

    窦昌走上前几步,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说话,就见一道赤色火芒横飞而来,直接树神残留的身躯从头到尾斩成两段,无数星火飘散在半空之中。

    张御侧过首,就见桃定符手持长剑,自熊熊火焰之中走了出来,对他笑了一笑,道:“师弟,这东西给你。”他一甩手,将一物抛了过来。

    张御一把拿住,看见是一个金属小棒,问道:“这是什么?”

    桃定符道:“应该是你们玄府的东西,说是什么镇元点,看去应该是封印什么东西的法器。”

    窦昌不觉一惊,沉声道:“张师弟,这东西很重要!”

    张御微微点头,对桃定符道:“师兄,也给你一件东西。”信手一甩,将一只金属球扔了过去。

    桃定符拿到之后,眼前顿时一亮,他将这东西收好,随即双袖抬起一揖,道:“师弟,多谢了!”

    张御道:“师兄,我还要你拜托做件事。”

    桃定符神色一肃,道:“师弟你说。”

    张御道:“瑞光城那里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我需要赶去哪处,这里希望你能看顾一二。”

    桃定符转头看了看那天边冲起的光柱,点了点头,道:“师弟,你尽管做你的事去,这里就交给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