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吗?”项上聿反问道,过来把她拉到了床上。

  穆婉对他这个行为已经见惯不惯了。

  “你之前去MXG的时候已经不在岗位上很多天,你还要度假?”穆婉表示很震惊,也不理解。

  项上聿扬起嘴角,“我去MXG又不是度假的,我谈下了那么大的一笔生意,还是在工作中,明天开始,才是我真正的度假,我一年就休息这几天,没问题吧。”

  一年休息这几天?

  “我怎么感觉你每天都在休息。”穆婉不客气地说道。

  “本来是十小时的工作我一小时就完成了,其余时间当然就可以休息了,好比老师的任务是十张数学卷,一般人的要用十小时,笨一点的人要二十小时,我十分钟完成一样的道理。”

  穆婉真觉得,项上聿有够嚣张的。

  算了,他嚣张的她都习惯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操什么心,急什么!

  “我出去吃早饭了,你去吗?”穆婉问道。

  “当然。”项上聿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她总觉得这眼神之中,太过闪亮,好像能够亮到她的心里,不得不防备。

  他牵着她的手出门。

  她总觉得心里变扭,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不知道他是不是猜到了她的想法,握的更紧。

  她抽了两次没有抽出来,索性也就放弃了。

  项上聿看她放弃了,扬起了笑容,像是小孩子得到糖果那样单纯,快乐,以及,发自内心的开心。

  管家为他们准备了丰富的早餐,有小笼包,虾饺,还有芙蓉糕,以及皮蛋瘦肉粥和三样小菜。

  “你多吃点,瘦的都快没身材了。”项上聿说道。

  穆婉:“……”

  她有身材的好吗?

  纵使自己再不在乎外面,听男人这么评价,总归窝火的,并且,哪里没有身材了。

  “你信不信我过两天就去一趟整容医院?”穆婉盯着他说道。

  项上聿更开心了,“你很在乎我对你的看法啊?”

  “我的意思是弄成真正的没身材。”穆婉耷拉着眼眸平淡地说道。

  项上聿:“……”

  “你不想着多吃点,想着去医院,你是不是脑子里有坑。”

  穆婉嗤笑了一声,“你的脑子里肯定没有坑坑洼洼的脑回路,倒是平直的出奇。”

  项上聿不说话了,盯着穆婉,那眼神,很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他身边,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他的。

  他父母都不敢,敌人也不敢。

  穆婉也不害怕,谁让他先说她没身材的。

  她本来要与他对视的。

  之前对视过机会,有一次好像对了一个多小时。

  但是这次,她饿的,所以,他瞪她的,她吃她的。

  项上聿瞪着瞪着,发现,为什么要瞪着,好像听没有意思的。

  他也开始吃早饭。

  不知道为什么,穆婉就觉得有点好笑,轻笑了出声,给他夹了一个小笼包。“别人不知道我身材怎么样,你不知道吗?你这样叫睁眼说瞎话。”

  项上聿看向她,拧起了眉头,“你要不要跟我比一下?”

  穆婉知道他强壮,肌肉练的很好。

  可是,她总归是女生,不可能比他小啊。

  但是比一下,她觉得这个画面很诡异。

  “你喜欢身材好的?”穆婉问道。

  倒不是他喜欢身材好的,他就想和她发生关系,也没有想过什么好啊,不好啊。

  只是他觉得她真的很瘦,轻飘飘的,很可怜的感觉,总觉得太瘦,身体容易不好。

  他想她健康一点。

  “吃你的吧。”项上聿说了一句,给她夹了一个虾饺。

  穆婉咬了一口虾饺,看他闷着头在吃早饭。

  要是他跟她发火,她肯定也不会示弱,甚至,心情能够平静。

  但他现在,不但没有跟她发火,还特别脾气好的,都不反驳,也不讽刺,更不伤害。

  倒是让她的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好像被小鹿撞了一下,但是,又不像撞了下那么简单。

  “我多吃点,胖点,就会变好一点的,我以前高中的时候就挺好的。”穆婉轻声道。

  高中的时候,恐怕,也是她目前为止最胖的时候了。

  一是青春期,二是,没有经历过那么多悲伤的事情,三是,也不像现在这样有心事。

  “嗯。”项上聿应了一声,随后,眉头又拧起来。“不是说上床后会变好的吗?”

  穆婉:“……”

  项上聿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术,“是我的原因,你每次都不让。”

  穆婉:“……”

  这顿早饭,还不能让好好的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起来精神好,还是吃早饭的时候扯到了某些话题上,一大早,就回去了房间,身体力行。

  再出门,就到吃中饭的时间了。

  项上聿心情特别好,一直牵着她的手,吃饭的时候还牵着。

  穆婉扯了好几次,都没有扯开。

  “你这样,我怎么吃饭。”穆婉抱怨道。

  项上聿仍然很开心,夹了一块红烧肉到她的嘴边,“啊,我喂你。”

  穆婉别过脸,

  以前,她觉得大人之间喂来喂去的,有些恶心,总觉得……太黏糊,这种恩爱秀的辣眼睛,也不符合她的年龄。

  当然,也可能是她现在早就没有了少女心。

  “要我喂你?”项上聿看她不吃,问道。

  穆婉不解地看向他。

  他现在不是在喂吗?

  项上聿扬起了嘴角,多了几分邪佞,把肉咬住了,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堵住了她的嘴唇。

  穆婉:“……”

  她心里一万头羊驼在吐着舌头崩腾。

  我去,余光看到管家还看了他们一眼。

  她用舌头顶着,不要吃。

  项上聿倒是很有耐心,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在吃,变成了他各种亲吻。

  吻的她怀疑人生,更过分的是,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某些渴望,毫不掩饰地出现在眼中。

  算了,她赶紧吃了吧。

  项上聿这才松开她,撑着脑袋看她。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害羞了?”项上聿看她脸蛋红红的,问道。

  她能说是缺氧缺的吗?

  害羞?呵呵,恼羞成怒。

  “别人都在看着。”穆婉压低声音提醒道。

  “让他们看好了。”项上聿无所谓地说道。

  “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项上聿歪着脑袋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