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少重生归来 > 第九百零九章 商议

    世家和国家的这几个机构之间,一直存在着矛盾,世家的子弟,不可能进入到国家直属的部队的核心。三寸人间



    如正在进行会议的天龙,隐龙之的最高精锐,这里没有一个大世家的子弟,所以,世家和天龙之间一直关系不好,双方还爆发过好几次争执,有输有赢,有时候甚至大到需要大人物出现亲自压制。



    但是,二十年前,秦家出了一个天才秦无伤后,有输有赢的局面变了,因为秦无伤根本不败!



    那时候的秦无伤,睥睨天下,俨然成了不少人的心理阴影,可以说,在场的天龙,只要是年龄和秦无伤相差不大的人,都被他揍过,甚至,年龄大了他十几二十岁的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大汉气势汹汹的站起,怒喝道:“秦无伤不是被秦家逐出家门了吗?是他想做什么吗?”



    “没有!”萧令时平静的道:“不是他想做什么,我提秦无伤这个名字,只是告诉你们,秦无道的身份。”



    “确实有人想闹事,不是秦无伤,是他的儿子,秦无道想做些什么。”



    “秦无道,虽为秦无伤之子,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今天不过二十出头,已经是星位了,而且具体的等级不清楚,甚至,评估部门对此的评价是……月位强者!”



    “什么!?”



    天龙们一下子炸锅了,一共三排,几乎整整齐齐的站了起来。



    月位?!



    开什么玩笑?



    整个天龙是夏国最精华的部分。



    他们有无数的资源,外界罕有的命脉石,在他们这里是家常便饭。



    他们有最好的xiūliàn环境。



    他们有最合适的锻炼之地。



    这三点是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的东西,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都没有月位,一个都没有,现在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家伙,居然能达到月位,这岂止是震惊,完全是不可思议。



    要不是还有最基本的理智,他们都想问问萧令时,你丫的睡醒了没有?!



    “少用这种眼神看我!”萧令时冷冷的道:“我从评估部门那里拿到报告的时候,我也很想问评估部门的人,你们睡醒了吗?”



    “我们睡醒了!”第一排一个偏瘦的年人站起来,很是礼貌的向众人打了一个招呼,道:“我们对这个评估,保持一定的自信,秦无道,纵使没有月位的等级,也有月位的实力。”



    “你们听到了?”萧令时对无语的众人哼道:“对于这个秦无道,你们没有听过他的人,应该也听过他的公司,秦氏集团!”



    “我草!”听到这个集团,在场的人一下子又炸了。



    “那是秦无道开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家伙?”



    “妈的,我还以为是秦家那帮孙子开的呢!”



    “等等,秦氏集团?最近好像听说岛国那帮真孙子,扣押了他们的人。”



    萧令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果断打断,道:“是这个!”



    “岛国的人扣押了秦氏的人,所以,惹怒了这位大高手,他已经孤身杀到了岛国去了,我们这一次的会议,是针对秦无道在岛国的一些事。”



    “一个人杀到岛国去了?!”



    “太冲动了!”



    听到秦无道独zìshā到了岛国,一众天龙纷纷皱眉,道:“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不可能和国家相。”



    “到底是年轻人!”



    “简直是犯二!”



    “当初应该将他吸收进天龙,严加管教。”



    “是不是他有危险了,靠,我们赶快去保护他吧,教育什么的等回来再说。”



    “这话在理。”



    萧令时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看了看在场的人,道:“天龙,隐龙的精锐,想加入天龙,并非外界流传的那样,需要有星位的实力,天龙也全部都是龙王级,想加入天龙,只需要经过考验,有一技之长即可,因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独特的本领,可是,为什么你们今天说话老是不经过大脑,脑子忘家里了吗?”



    萧令时前面的话,还另天龙人面含得意,后面的话,让他们恼怒了。



    “大队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难道我们还做错什么了吗?”



    “我们说的不对吗?”



    萧令时冷眼看了看这些人,道:“说你们不动脑子,还真没有说亏你们,一个月位高手,那么没有脑子吗?一点准备都没有,独身杀到一个国家去?他是有多自大?还是脑子有病,甚至一整个岛国都没有月位高手?!”



    天龙们纷纷一呆。



    萧令时深吸了口气,冷声道:“说话之前,最好动动你们的脑子,说什么秦无道冲动,什么年轻人,什么犯二……你们这算什么?”



    有天龙不服气的道:“难道秦无道还真在岛国做了什么?”



    “这是我想说的事!”萧令时叹息一声,道:“清影你们应该都认识,虽然明面隐龙的人,其实暗早是天龙的人了,她在今天传回来一个消息,秦无道准备在岛国大闹一场,她无法阻止,希望我们早做准备。”



    “大闹一场?”



    “他想做什么?”



    “他一个人,纵使是月位的力量,在一个国家里,还能怎么着?难道他想大杀一通吗?一万个普通人的命,也不他一个月位啊!”



    “是,别说那些是岛国人了,夏国人也没那么值钱。”



    “不知道!”萧令时极为无奈,道:“不过,根据清影的说法,秦无道已经把岛国有名的黑木集团还有资深议员别府清隆打垮了,三本集团对他似乎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那厮似乎想干一票大的,我实在担心冲突会升级。”



    “靠!”天龙们整齐的爆了一句粗口。



    “靠个屁,你们还在开会呢!”萧令时没好气的道:“也幸好这一次参加会议的都是年轻人,要是那些老人在,我们少不得被数落一阵,你们想挨骂,我可不想陪你们挨骂,草!”



    “咳咳!”



    刘枫干咳一声,站了起来,道:“大队长,您召集我们,开这个会议的意思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