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少重生归来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转机

    秦无道这话问的简直是废话!



    嘴里放毒药?



    身体里面镶嵌金属球?



    尼玛,谁闲的蛋疼,干这种事?



    “正常的家族都不会!”白老头淡淡的说了一句,为这件事定音,然后抢先看着云帆,淡淡的道:“云帆,把你的嘴巴张开,让我们看看有没有毒牙,还有你的身体里面有没有金属球。”



    白老头的话,把云焕即将出口的话,堵得死死的,他的态度很清楚,在这件事,他的立场不会改变,所以,云家的人还是安分一点,不要乱来,不然的话,云家要脸难看了。



    钓鱼老人略微沉默,看着云帆,冷淡的道:“云帆,没听到白老的话吗?把你的嘴巴张开,让我们检查一下。”



    云帆脸色大变,有点不安的道:“大伯,我没有,我真的不是什么黑暗组织的人,家主,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接触了多少家族的机密,我要是想背叛,还需要等到现在吗?云家早已经……”



    这一回轮到云焕脸色变了。



    云帆的话一部分是在表达自己这些年的勤苦,不希望接受这等羞辱的检查,另一部分又何尝不是在威胁呢。



    他明确的告诉云焕,自己知道云家很多事,如果自己说出来,尤其是在白老这位老前辈面前,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要云焕自己去想了。



    但是,他的话,反而坚定了其他人的想法。



    事实,在他没有第一时间张开嘴巴,让众人检查的时候,他的行为已经很可疑了。



    在这个时候,张个嘴巴,不费劲,尤其是白老这等人物还开了口的此刻!钓鱼老人眼流露出浓浓的寒意,寒声道:“我不管你这些年为家族付出过多少,也不管你知道家族的多少事,我只是想知道你嘴有没有毒牙,当然,你也别想现在咬破,你要是嘴里敢多用一点力量,我



    把你昨天吃过的饭都打出来,绝对不会让毒液流进身体里。”



    “而且,不要让我再多等,三秒钟内你要是不张开嘴,同样,别怪我不客气!”



    他开口说话了,云焕立刻闭嘴巴,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一旁。



    云帆颤抖一下,低声道:“我的牙给你们看可以,但是,我先说好,如此没有发现毒牙,你们不准多说其他的事。”



    不准多说其他的事?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他们明白了。



    云帆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将自己的牙齿露在对面众人的眼。



    众人不仅惊呆了。



    云帆的牙齿不但又黄又黑,而且参差不齐,还有好几个大洞,看去极为恶心。



    这哪里是牙齿,简直是一个战场,被无数轰炸机轰过的战场。



    不少人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



    当然,所谓的毒牙,自然也没有找到。



    云焕长长的松了口气,皱眉道:“云帆,你的牙齿怎么会变成这样?”



    云帆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回他。



    其实,也不需要他回答了。



    云焕摇了摇头,自顾自的道:“这样的牙齿,也难怪你不愿意别人检查,抱歉了,云帆,暴露出了你的隐私。”



    “没事没事。”云帆颇为憨厚的笑笑,眼不为人知的闪过一抹得色。



    “怎么样啊!巡查官!”云焕转头,目光凌厉的看着秦无道,声音冰冷,仿佛从九幽传来,寒声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还是要云帆脱了裤子让你当众检查,他身有没有金属球。”



    隐龙众人心里一沉。



    云家的其他人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一个愤怒直冲头顶,当场不干了。



    “是,要不要当众tuōguāng让你检查?”



    “干脆我们全部tuōguāng,让你检查得了。”



    “隐龙的巡查官,这么点水平,还不如回家种地呢。”



    “我看他是在胡说,云帆已经在人群站这么长时间了,要是他有问题,他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指出?”



    “不错,我看他是在找麻烦。”



    “我们云家可是名门,绿城第一家族,为这个城市的发展做出了多少贡献,你知道吗?随随便便、无凭无据,跑来羞辱我们云家,真当我们好欺负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



    听着那越来越难听的话,云舞终于忍不住了,冷喝一声,道:“都闭嘴。”



    “名门?你们刚刚说的这些话,哪一句显示出名门这两个字?哪一句像名门之人说出的话?还嫌不够丢人吗?”



    云家众人一呆。



    没想到云舞会为秦无道说话,联想到他们听到的传说,不少云家人眉头深深的皱起,眼隐隐有怒火在燃烧。



    云舞却没有察觉这一点,她的心里依旧充满了不安。



    她担心云家的人激怒秦无道。



    秦无道没有发现毒牙,这是他的失误,他现在失去了理,处于下风。



    但是,秦无道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吗?



    恼羞成怒!



    云舞脑子里想到的是这个词。



    万一秦无道恼羞成怒了,他可不会管这么多,直接下令灭掉云家,然后给云家脑子扣一个勾结黑暗组织的帽子。



    这种事,秦无道并非做不出来。



    而且……



    云舞目光看向钓鱼老人,又看向白老头。



    发现他们两位眉头深锁,并不像确定云帆没有问题的样子。



    秦无道也是一脸的面无表情,神色淡然,一点都没有失望。



    难道,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吗?



    这时……



    “云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云家的人站出来,指责道:“你居然帮助外人,对付自己家里的人?”



    “是啊!”



    “都说云舞和秦无道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我还以为是传闻。”



    “该说女大不留吗?”



    听到这些议论声,云舞的秀眉越皱越深,倒是钓鱼老人,眼睛一亮,下打量了秦无道两眼,嘴角露出莫名的笑意。



    白老头也是神色古怪,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的紧张,还嘿嘿的笑了两声,和钓鱼老人‘眉来眼去’起来。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那是松了口气,仿佛一个巨大的麻烦,有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