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少重生归来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目的!

    赵成泓深深的吸了口气,终于将无形的傲慢收敛,认真的打量秦无道和俞永怡,至于路冠名两人,依旧是被无视的存在。“果然强大,确实有让君家都低头的力量!”赵成泓赞叹一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资料显示,攻击君家的三个领头人,分别是火焰猛虎、铁虎和孙兴易,加这个俞永怡,秦无道身边最少有四位九阶,



    这已经是能影响到赵家计划的力量了。



    赵成泓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态度。



    秦无道依旧没有说话,依旧是俞永怡说话,她的话也没有改变。



    “滚!”



    赵成泓终于有了一丝怒意,冷冷的道:“秦无道,是我带着诚意而来,也希望你能尊重我和我身后的赵家。”



    秦无道看了他一眼,终于说话了,只是他的话,让赵成泓脸色变得更加差劲了。



    “我不尊敬,又能如何?”



    路冠名和谢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的快意和震惊。



    秦无道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赵家,哪怕对方是赵家的第一武者团队首领,他的态度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赵成泓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握紧了又松开,连续两次之后,终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冷冷的道:“秦无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宣战,而是想通知你一声,我赵家要和君家开战,希望你不要介入其。



    ”



    秦无道这一次看都没有看赵成泓,淡淡的道:“我介入那又怎么样?”



    “你……”赵成泓终于怒了,猛是向前迈出一步。



    见此,俞永怡嘴角露出一抹讽刺,反而后退了一步,似乎赵成泓攻击秦无道,她也不打算出手。



    这反而让赵成泓惊了一下。



    根据得到的资料,秦无道才是他所在势力的强者,一个俞永怡已经让他感觉到棘手了,再加一个秦无道,他今天真的危险了,而且,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战斗。



    更准确的说,他是为了避免战斗,才来这里找秦无道。



    赵成泓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冷冷的道:“如果你要介入,那介入吧,我赵家的实力,可不是君家能的。”说完,赵成泓转身离开。



    在他身后,俞永怡已经将满是杀意的目光看向他的后背了。



    “不需要!”秦无道轻轻的摆了摆手,淡淡的道:“让他走,我现在对他的小命,没什么兴趣!”



    俞永怡将已经迈出的脚步收回,静静的看着赵成泓的背影,一直等到彻底消失,才诧异的看着秦无道,问道:“这可不像你,我还以为他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要被你给灭掉了。”



    谢平和路冠名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赵家武者团队的最强者,怎么到了俞永怡嘴,成了随时都能被灭掉的?



    “不着急!”秦无道继续躺在躺椅,淡淡的道:“让他先和君家打吧,君傲霜那个小丫头,明明是来求我,居然还那么高傲的样子,这让我很不愉快,所以,让他们和赵家打吧!”



    “按照你的性子,不是喜欢看到对方后悔,让对方感受到真正的绝望吗?”俞永怡撇嘴道:“刚刚那个家族可是傲慢的可以,你怎么不彻底打败他,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后悔?”



    “放心,会有机会的!”秦无道笑了笑。



    “随便你!”俞永怡皱眉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训练自己人,集团也该走正规了!”秦无道平静的道:“我记得孔英军那里派出去了两个宗师,给他们多调去两个,加快zhìfú们的训练,以后维持天安市的稳定还要靠他们,另外,孙兴易去隐龙,帮隐龙



    战士们训练,对了,带一批我们特质的药水。”



    路冠名和谢平瞬间大喜,连声道谢。



    俞永怡却明确提出了质疑,道:“那个东西要给隐龙?无道,那个东西,我们内部的人都还不够分,要拿出一批给隐龙吗?”



    谢平和路冠名对视一眼,都在暗暗嘀咕,会是什么东西,怎么看去,秦氏也很宝贵那东西,难道是命脉石?不对,明明说了是水。



    “给!”秦无道直接的道:“以后这天安市隐龙也是我的人了,既然是我的人,还是专门对付武者的特殊团体,自然需要给点特殊照顾,对了,尤其是这位,一定要抓紧点训练!”



    秦无道指了指路冠名,淡淡的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快要去省里或者帝国任职了,对吧?”



    “是的,应该是帝都!”路冠名满脸苦涩。



    在这里,他是一方权臣,统御一方的无冕之王,高翔平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甚至他的身份还在高翔平之,只是不为广大群众所知,但是,到了帝都,他算什么?



    因为天安市的特殊性,他才以六阶的实力,成为隐龙首领,这个实力别说去了帝都,是在省里,也一个小队长级别,连组长都挂不住,更不用说胜利隐龙的首领都达到了两位数。



    在帝都,他大概是一个普通的兵,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甚至因为曾经的身份,还要受尽嘲笑。



    秦无道点了点头,道:“所以,你要对孙兴易的命令,一丝不苟的完成,给你下达什么样的训练,你要完成什么样的训练,如此,在你走之前,你还有机会晋级八阶,甚至九阶武者!”“啥?八阶、九阶武者?”路冠名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结结巴巴的道:“秦,秦师,您,您知道吗?我距离去帝都的时间,还剩下半个月,这还是因为天安市最近骚动不断,所以面推迟了我离开的时间



    ,否则,我早该走了。”



    因为已经臣服于秦无道了,所以,路冠名干脆连称呼都给换掉了。



    “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秦无道笑了笑,道:“去了帝都,给我使劲往爬,为我以后去帝都打下基础,明白吗?”路冠名眼睛一亮,道:“秦师也打算去帝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