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少重生归来 > 第一百四十章 询问

    第一百四十章询问



    看着被dǎdǎo的陈所长,那位气势不凡的年人也沉默了,神色颇为凝重。!



    他的两个保镖,也陈所长的水平,甚至还不如陈所长,怎么和秦无道斗?



    更何况秦无道叫来的这些人,走路沉稳,气势沉凝,一看知道是练家子,这么多人,怎么对付?



    靠这个药店的保安和年人的两个保镖?



    只能说,想进医院了吧!



    人家一拥而,一人一口吐沫都埋了你!



    其他人也闭了嘴巴,刚刚叫嚣厉害的那几个人,更是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巴结贾老很重要,但是小命却是无的重要,虽然秦无道不可能杀人,但是谁愿意进医院?



    明明是来看病,却莫名其妙进了医院,简直能笑死人。



    贾老又气又急的看着秦无道,身体都在颤抖,脸色狰狞,又打出了一个电话。



    秦无道依旧没有理会他。



    “这位先生。”倒是那个青年,走到秦无道身边,低声道:“您刚刚说,我父亲的脑子里,有瘤?是真的吗?”



    贾老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恨恨的看了年人一眼。



    “越辰,你干什么?”年人苏泽坤大怒,厉喝一声。



    “爸!”苏越辰忍不住低声道:“让我问问。”



    “问什么?”苏泽坤怒声道:“问我是不是脑子有病吗?混账东西,你是不是盼着我死啊?”



    “爸!”苏越辰忍不住道:“万一是真的呢?”



    “真什么?”苏泽坤一拍桌子,怒声道:“贾老刚刚才给我看过,前几天我也找私人医生检查过身体,我很健康,你这个逆子,还说不是盼着我死?”



    苏越辰苦笑道:“爸,你要是真的什么病都没有,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更何况贾老是号脉,号不到脑子里啊!”



    他早怀疑自己的父亲身体有问题了,不光是经常休息不好,气色也越发的差劲,直到刚刚秦无道说他父亲脑子有问题的时候,苏越辰才想起来,一次检查的时候,父亲没有检查脑部。



    “你……”



    “好好好!”没等苏泽坤再说什么,贾老在一旁不断点头,他已经怒到了极致,先是一个小青年,现在连天安市有名的公子哥都在怀疑他的医术了。



    “苏家,果然是大家族,我等野路子,哪里配为其诊断。”贾老神色冰冷的道;



    听到这话,老黄看着贾老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话说的,实在有失水准……



    “贾老,您别生气!”苏泽坤脸色大变,慌忙道:“小儿年幼,不懂事,不懂事,越辰,还不来向贾老道歉,你想气死我吗?”



    苏越辰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刚愎自负的老头,心里也是极度的不耐烦,但是父亲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贾老,越辰只是担心自己的父亲,还请你别介意。”



    “哼!”贾老怒哼一声,不冷不淡的道:“不敢,苏家是天安市有名的望族,我等赤脚,哪配您这样的公子哥道歉。”



    苏越辰眉头深深的皱紧,但是察觉到父亲充满警告的目光后,无奈的叹息一声,安安静静的待在了一边。



    深红武馆的人都是武者,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却也普通人强的多,搬运一些药材实在简单,只是银耳草实在太多了,把所有的车都装满了,依旧没装完。



    秦无道微微皱眉,道:“去租车,一定要把所有的银耳草全部带走。”



    “是!”孙兴易安排了一个武徒去办,自己则忍不住道:“董事长,为什么要这些银耳草,它的作用好像不怎么大吧。”



    其他人也忍不住好起来,开始的种种猜想,现在全部作废,因为秦无道是真的打算买银耳草,而且看这样子,绝对是越多越好。



    这让不少人神色古怪的看着贾老和那个伙计。



    这真的是在戏弄和教训秦无道吗?



    如果他是真的需要银耳草,那贾老是在帮人家啊!



    而且还是被人家教训之后,大力的支持!



    毕竟,六顿银耳草,一般人哪能找到这等数量。



    同样的想法也出现在贾老心里,他脸色狰狞,几乎要气疯了,一旁的伙计已经面无血色,全身都在颤抖。



    他知道他完蛋了,不管秦无道会怎么样,他都完蛋了。



    “作用大不大,要看怎么用。”秦无道表情淡淡,并没有过多解决。



    很快,大量的出租车和小型私家车被租了回来,一起搬运银耳草,足足把几十辆车装满,才算装完。



    对于这个数量和质量,秦无道很满意,当场刷给了万药堂一百万,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混蛋!”



    六顿银耳草,得到一百万,绝地是大赚,贾老却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更加愤怒,再次打出了刚刚的那个电话。



    “李局长,你们的人呢?怎么还没来?”



    “马到?人都走了,你们到有什么用?抬我去医院吗?”



    “我不管,今天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不会善罢甘休!”



    “砰!”



    电话打完之后,贾老狠狠的把手机砸在了地,砰的一声,手机变成了无数碎片……



    周围一片安静,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出声,唯恐被贾老注意到自己。



    只是,看着准备离开的贾老,苏泽坤忍不住了,前一步,低声道:“贾老,您看我的身体……”



    贾老不耐的看着苏泽坤,一摆手道:“你不过是休息不好,回去多休息,这么点小病,还不用得着麻烦我吗?”说完贾老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脸色难看的苏泽坤。



    “他什么态度!”一早不满意的苏越辰怒声道:“我们苏家也是天安市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排了一个月的队,这么一个结果?他真以为自己是国医啊?”



    这一次苏泽坤没有喝止苏越辰,而是带着他转身离去。



    只是在离开前,苏越辰看了看秦无道离开的方面,默默的将那辆帕萨特的车牌号记下,发给了自己的手下……



    秦无道的心情很不错,买到了这么多药材,足够他的计划开展了。



    只是在其他人看来,莫名其妙了。



    几十车没用的银耳草,能干什么?去火吗?这年轻人的火气是有多旺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