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最佳女婿(最佳赘婿(林羽江颜)) > 第1275章 我不是对我自己自信,而是对中医自信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可恶了!”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还什么世界石油大王,就这么点素质吗!”

    ……

    阿卜勒走后,屋内的一众医生怒不可遏的低声咒骂了起来,方才阿卜勒在的时候,忌惮阿卜勒的身份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抱怨,现在阿卜勒走了,他们自然要宣泄自己的内心的愤怒。

    “唉,我真没想到我们中医现在在世界上口碑会……会跌落成这样……”

    郝宁远不停叹息的摇着头,心痛不已,无奈道,“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一次给中医正名的机会,结果……人家还不信任我们!”

    他知道这件事其实也不能全怪阿卜勒,谁让他们中医现在在世界上风评如此之差呢,不过他知道,这也都是因为世界医疗公会的诡计!

    “郝部长,这样也好啊,您不是担心家荣无法医治好这个奇病吗?!”

    赵忠吉面色凝重的冲郝宁远说道,“不瞒您说,如果这病不是结核的话,那简直就是奇病!一个人身体里什么病菌都没有,也没有结核,结果肺部组织和骨头却好似被什么东西啃食了一般,这……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他说话的时候自己内心都惶恐不已,感觉这病实在是怪的不能再怪了,这次没有接诊这个病例,反倒是一种解脱!

    郝宁远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接着神色一凛,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抬头冲林羽问道,“家荣,这个病,连你也医治不了吗?刚才你给那个少女把脉的时候,可有看出什么?!”

    虽然林羽给阿卜勒女儿把脉的时间很短,但是以林羽超凡的医术,说不定就探出什么来了呢!

    屋内的众人听到郝宁远这话顿时安静了下来,齐齐转头望向林羽,眼中布满了期待之情,他们也想知道,这么奇怪的病症,到底该如何医治。

    “这个,不瞒大家,我确实多多少少看出来了一些东西!”

    林羽冲郝宁远和屋内的众人笑了笑,说道,“不过因为把脉的时间很短,我看出来的东西也很少,如果我能多探一会儿脉,或许还能多看出些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阿卜勒如果现在就让我给他女儿医治的话,那我可能还多一些把握,但是他现在信不过我,非要带着自己的女儿去世界医疗公会,这将耗费很多时间,而这段时间内,他女儿的病情可能也会不断的恶化,所以……是否能够医治好她,其实我也没有把握……”

    听到他这话,众人脸上的神色先是欣喜,随后又是失落,皆都不由自主的摇头叹息。

    “家荣,那……你刚才说的给阿卜勒女儿留着豪华病房套间的话,也不过是为了气他罢了!”

    赵忠吉急忙冲林羽问道。

    “不,这话是真的!”

    林羽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认真说道,“虽然我也不一定有把握医治好阿卜勒女儿的病,但是我敢肯定,世界医疗公会更加没辙!”

    虽然他给阿卜勒女儿探脉的时间极短,但就是通过这极短的时间,他就能够确定,以世界医疗公会目前的医疗技术,绝对无法医治好阿卜勒女儿的病。

    “家荣,你……你就对自己如此自信?!”

    郝宁远见一向低调的林羽竟然说出了如此自信的话,不由有些惊讶,一时间都感觉有些不适应。

    “郝叔叔,我不是对我自己自信,而是对我们中医自信!”

    林羽冲郝宁远笑着说道,“别说世界医疗公会根本都无法检测出阿卜勒女儿的病症,就算真的能够检测出来,以阿卜勒女儿现在的病情,他们西医也根本医治不好,能够保住她性命的,只有我们中医!”

    郝宁远听到林羽这话微微一怔,接着神色一凛,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那这豪华病房套间咱就给他留着,而且从今天起,咱就给他计费!”

    事已至此,他只能无条件的相信林羽,他们就赌这阿卜勒一定还会再带着女儿回来找他们求助!

    话说阿卜勒离开保卫处总院之后,便直接给安妮的父亲伍兹打去了电话。

    虽然平日里阿卜勒习惯了跟安妮联系,但是他同样存有伍兹的电话。

    “喂,阿卜勒先生,我真没想到,您这个电话,竟然会来的这么快啊!”

    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的伍兹率先笑呵呵的说道,似乎早就预料到了阿卜勒会给他打电话,仿佛一直都在等待着阿卜勒的电话。

    阿卜勒听到伍兹这话顿时一愣,用英文十分不解的问道,“伍兹先生,您早就知道我会给您打电话?!”

    “当然!”

    伍兹笑着说道,“您不是带着自己的女儿去炎夏求医去了嘛,我早就料定炎夏的中医医治不好你女儿的病,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

    “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阿卜勒听到伍兹这话之后神色骤然一变,没想到伍兹的消息竟然如此灵通,他后背甚至不由一阵发寒,颇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阿卜勒先生,你不用紧张,我并没有监视你!”

    电话那头的伍兹沉声说道,“只不过我的身份你也了解,我在世界各地都有朋友,在炎夏同样也有,因为我的女儿安妮在那边,所以我就托付我的朋友多帮我留意着那边的状况,所以今上午便知道了你的事情!”

    说着伍兹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女儿把他气得不轻,但是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啊,自然放心不下,动用一切能动用的资源,时刻关注着女儿的动态。

    阿卜勒闻声这才松了口气,笑道,“伍兹先生果真是消息灵通啊!”

    “其实我本来以为何家荣会帮你女儿医治上几天,等没有效果之后,你才会给我打电话求助,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炎夏中医这么的没用!”

    电话那头的伍兹顿时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讥讽道,“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啊,你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伍兹先生,您太高看他们了,还几天的时间,呵!”

    阿卜勒立马冷哼一声,跟着附和道,“实不相瞒,我压根就没给他们给我女儿诊治的机会,您是没见,那帮人不停的恳求我,几乎都快要给我跪下了,但是我还是没给他们机会,因为他们不配!”

    听出伍兹对中医的不满,阿卜勒为了讨好伍兹,特地把事情说的夸张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