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最佳女婿(最佳赘婿(林羽江颜)) > 第394章 哥没用,保护不了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事?!”

    

    李千珝眉头一皱,回身扫了步承一眼,见他面生的紧,心中不由有些纳闷,何先生身边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这么能吹牛的人?

    

    “家荣,这位兄弟是?”李千珝回身纳闷的冲林羽问道。

    

    “奥,何大哥,这是我无意中结识的一位好兄弟!”林羽急忙笑着说道,“步承,步大哥!自小习武,功夫了得!”

    

    李千珝皱了皱眉头,打量了步承一眼,原来是个武夫啊,怪不得呢,有勇无谋!

    

    “步兄弟,你刚才说这是小事一桩?那这么说,你有办法摆平这个孙大少?”李千珝皱着眉头说道。

    

    “你刚才不是说他老子是管那个什么土地的对吧?”步承反问道。

    

    “不错,得罪了他,别说我们在京城的土地批不下来,以后全国各地的土地,恐怕也难以批下来了,公司发展必然受限……”

    

    李千珝不由摇头苦笑,任何一家公司,要是没有了拓展规模和项目的建设用地,那就当于被禁锢死了啊。

    

    “那就好办,我打一个电话,就能让他老老实实的把地批下来!”步承略一思忖,沉声道。

    

    “打一个电话?”李千珝上下打量他一番,疑惑道:“你能给谁打?你可知道这个孙冬可是国土方面的一把手吗?”

    

    “我打给谁就不用你管了,总之我会帮你把这件事摆平!”步承冷声道,下意识的望了眼林羽。

    

    他知道自己给林羽惹了麻烦,所以自然想帮林羽把这件事解决。

    

    接着他掏出手机,径直走到了外面,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您好,国委一处秘书部,请问您找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甜柔的声音。

    

    “你好,我找一下娄秘书长!”步承低声道,“麻烦你告诉他,我叫步承!”

    

    “家荣,这人什么来头啊?”李千珝望了眼步承的背影,等他出去后,冲林羽疑惑道,“不就是个练武的吗,说话怎么这么狂啊?”

    

    “李大哥,说实话,我这个兄弟可着实来头不小啊!他既然说能帮到你,那就一定能帮到你!”林羽笑道,“不过至于他的具体身份,对不起,由于某些因素,我不能如实告诉你,还请你见谅!”

    

    开玩笑,跟华夏战神混过的人,来头能小吗?

    

    林羽现在可是记起来了,当初他去给向南天治病的时候,向南天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而步承当时说的是,是国委老总亲自安排的。

    

    国委老总亲自安排给向南天治病啊!这他娘的是什么待遇!

    

    这足以看出来华夏对这个一代战神的重视程度!

    

    而国家一直放出向南天已死的消息,显然也是为了迷惑国际上的一些势力,防止他们趁向南天这种状态找他复仇。

    

    虽然步承只是向南天的徒弟,但是却是向南天最亲近的人,向南天的一切事务都是他打理的,所以认识几个大人物身边的亲信也实属正常!

    

    而就是这几个大人物的亲信,已经足以将那个孙大少的老子吓个半死了!

    

    “何先生,电话打完了,应该很快就没事了!”步承走进来冲林羽如实说道。

    

    “麻烦了,步大哥!”林羽点点头笑道。

    

    虽然步承名义上是自己的保镖,但是林羽对他仍旧十分尊敬。

    

    “有劳步兄了!”李千珝也点了点头,见时间还早,便叫着林羽坐下喝茶。

    

    这时李千珝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面色不由一变,抬头望了林羽一眼,不由苦笑道:“孙炟的父亲,孙冬……”

    

    “接吧,李大哥,应该没事了!”林羽示意他别担心,如果步承真打了电话的话,肯定事情已经解决了。

    

    李千珝点点头,便把手机按开了免提,笑呵呵道:“喂,孙叔啊……”

    

    “李千珝!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歪了!”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头的孙冬上来便怒气冲冲的破口大骂,“他妈的,我的儿子你们都敢打,你们李家是不是翅膀硬了?!别忘了,县官不如现管,老子可是掌握着你们李家发展的命脉!”

    

    听到这话,林羽和李千珝两个人明显一怔,显然极为意外!

    

    林羽伸手抹了把额头,不由有些尴尬。

    

    步承也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解,他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娄秘书长明明说的是马上就给这个孙冬打电话的啊……

    

    李千珝抬头望了步承一眼,随后有些无奈的摇头笑笑,显然已经把步承当成了一个牛皮匠,急忙冲电话那头的孙冬连声道歉道:“孙叔,对不起啊,这件事纯粹是个误会……”

    

    “误会?误会个屁!他妈的,老子什么都知道了!”孙冬怒不可遏道,“你妹妹处了个相好的是不是?你当老子的话是耳旁风呢?我说了,你要想批地的话,就让你妹妹嫁给我儿子,那么一切都好说!现在你们打断了我儿子一条胳膊,要想解决,那就必须把你妹妹嫁给我儿子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李千影听到这话顿时急了,脸上瞬间青一阵白一阵,急声道:“哥……”

    

    李千珝立马一抬手打断了她,随后冲电话那头的孙冬沉声道:“孙叔,孙大少手臂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们何家也愿意尽力赔偿,但是关于我妹妹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愿意把你儿子介绍给我妹妹,但是至于他能不能得到我妹妹的青睐,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了,我李千珝不算什么光明磊落的人物,但是同样也不是牺牲自己妹妹幸福换取自身利益的卑鄙宵小之徒!”

    

    李千影听到这话面色一缓,满脸幸福的望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林羽笑了笑,知道这个李千珝可是个宠妹狂魔,为了他妹妹,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这点威胁,对他而言又算的了什么呢。

    

    “你妈的,你小子真把你们李家当盘菜了是吧?真以为被人抬举个大家族,就以为自己跟何、楚、张三大世家并肩了?狗屁!告诉你,你们李家不过就是帮臭商人,老子随时能整死你们!”电话那头的孙冬显然有些气竭,恨声道,“我儿子能够看上你那个短命鬼妹妹,是你们李家莫大的福气!别他妈的不知好歹!”

    

    众人一听他提到“短命鬼”这个词,脸色皆都骤然一变。

    

    林羽下意识关切的望向李千影,李千影咬着嘴唇,紧捏着拳头,面色惨白。

    

    其实对于李千影短命的事情,京城一些大小家族都有所耳闻,这也是为什么李千影如此标致动人却没有多少人过来提亲的原因,就算他们不信什么昙花命,但是他们这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家族,对此也会有所忌讳。

    

    李千珝听到这话顿时如被人拔了胡子的老虎,勃然大怒,面色通红,跳着脚大声回骂道:“老子操你妈!你他妈的才是短命鬼呢!你们全家都是短命鬼!”

    

    “你……小兔崽子,你敢骂我?!”

    

    电话那头的孙冬有些被气疯了,这个李千珝平日里见了他向来是孙叔长,孙叔短的,现在竟然敢对着他破口大骂?!

    

    反了!

    

    简直是反了!

    

    孙冬赤红着双眼对着电话怒吼道:“李千珝你等着吧,老子非搞垮你们李家不可,老子一定让你和打伤我儿子的那俩小杂种亲自过来给我磕头谢罪!”

    

    “我磕你妈!”李千珝已然全不顾形象,对着电话那头破口大骂道:“你死了老子都不带给你磕头的!”

    

    说完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爽!爽!”李千珝挂断电话后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转头望向李千影,兴冲冲道:“千影,哥把这老小子骂的爽不爽?!”

    

    李千影没有说话,低着头,神情间说不出的哀戚,紧紧的咬着嘴唇,洁白的牙齿几乎都要嵌进艳红的嘴唇中了一般。

    

    “哈哈哈哈……”

    

    李千珝还在大笑,只不过笑着笑着他的声音便陡然间笑了下来,双眼中已然闪烁其了泪光,望向李千影的眼神中满是心疼,喉头动了动,柔声道:“千影,大哥没用……保护不了你……”

    

    话音一落,他眼中的泪水陡然间不受控制的滑落而出,他急忙别过头,不想让别人看到。

    

    “哥!”李千影看到她哥哥的异样,也不由红了眼眶,哽咽道,“不关你的事!”

    

    李千珝转头望着外面的天空,眼泪扑索扑索的大颗滑落,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但是今天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怎么能不关自己的事呢?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让自己妹妹承受这种侮辱,他又有何颜面立足于天地间呢?

    

    “何大哥,你放心,我何家荣跟你担保,一定会尽我全力,医治好李小姐!”

    

    林羽听到刚才孙冬的话也是愤怒不已,但是既然步承打了电话都没有效果,那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出言安慰李千珝。

    

    “多谢何先生!”李千珝拭干眼泪,回身望向林羽,郑重的点了点头。

    

    “妈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找死!看老子不玩死你们!”

    

    挂了电话的孙冬仍然气的直跺脚,在病房里来回走着,实在没想到李千珝这小子竟然敢对自己这么说话!

    

    “那你倒是快动手啊!”他的老婆扑在儿子身上哭着对他喊道,“你成天把自己吹的多厉害,结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

    

    她看着病床上胳膊打着石膏,摔得鼻青脸肿的儿子,不停的抹着眼泪。

    

    “妈的,整死他们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嘛,老子这就打电话,找人封他们的公司,非让他们来跪着求老子不可!”

    

    孙冬怒气冲冲的就要拨电话,但是此时他的手机率先响起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孙冬,你怎么回事,你的电话为什么一直打不通?”

    

    一接起来,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语气显然有些不悦。

    

    “你他妈的谁啊?”孙冬气不打一出来的吼道,妈的,现在怎么是个人都敢跟他发火啊!

    

    “我,国委秘书处秘书长,娄邦华!”电话那头沉重的声音顿时间冷峻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