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最佳女婿(最佳赘婿(林羽江颜)) > 第33章 若有去无回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羽看到名片上薛沁的名字,咕咚咽了口唾沫,竟然莫名有种偷情被抓的心虚感。

    

    “何家荣,你不用害怕,当初你答应了我睡地铺,我承诺你的,自然也作数。”江颜声音冷的林羽毛孔都不自觉收缩了。

    

    咕咚。

    

    林羽再次咽了口唾沫,似乎能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丝酸酸的味道。

    

    难道她喜欢上自己了?

    

    不可能啊,虽然最近她没那么讨厌自己了,也不能说明她喜欢自己啊。

    

    不过不管喜不喜欢,他们俩毕竟是夫妻,要是自己给她带了绿帽子,她肯定也会不开心吧。

    

    “你承诺过我什么?”林羽不由有些好奇。

    

    一听林羽上来就问这个,江颜似乎更生气了,冷声道:“我说过了,你在外面爱有几个女人有几个女人,我绝不会过问,只要别让我爸妈知道就行了。”

    

    “哦。”林羽轻轻点头应了声。

    

    “你要是觉得还不够,要是想离婚,我也可以答应你!”江颜继续说道,心里却莫名的感觉有些堵得慌。

    

    以前只有自己嫌弃这个废物的份儿,现在他竟然敢嫌弃自己了?

    

    江颜见林羽不说话,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林羽正一脸惊讶的望着前方,抬手示意她开慢一点。

    

    江颜一怔,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见前面的路上已经挤满了汽车,好多车已经掉头往回走了,而远处一栋高达二十多层的居民楼上面有两层正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着火了?”

    

    江颜面色一惊,接着略一思索,将车子往旁边一个商铺前面一停。

    

    “你先回去吧,我得去救人!”

    

    甩下一句话,江颜便快步的朝着前面起火的地方跑了过去。

    

    林羽望着她的身影,不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此时她的背影,与仓皇往这外跑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能义无反顾,我又怎么会退缩呢,否则怎么配的上你?

    

    林羽轻笑一声,随后也立马跟了上去。

    

    起火的居民楼位于闹市区的路口,属于早期的那种商住一体的大楼,除了大部分住户,还有一些公司和商家。

    

    起火的楼层是十八楼和十九楼,起火原因据说是某家的孩子顽劣,无意中引燃了厨房的天然气,导致隔壁一家公司里存放的部分可燃物爆炸,随后便引发了连锁反应,整座大楼的十八层和十九层已经被大火彻底吞没。

    

    人群绝大部分已经跑出来了,有些受了轻伤的人也逃出来了,剩下的是根本逃出不来的。

    

    爆炸发生时从楼上坠落的重物砸坏砸伤了很多楼下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一时间惨状连连,这半条路段的交通也已经彻底瘫痪。

    

    事故刚刚发生才不到半个小时,死伤人数已经达到数十人,大楼周围随处可见满脸血污的伤者,有的全身已经被大火灼烧的溃烂不堪,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因为很多被砸坏的车辆和碎石堵住了两边的路边,救护车根本无法进来,医护人员只能挨个把严重的病人往外抬,至于受伤不严重的,便现场先用医疗箱替他们治疗。

    

    伤者很多,医护人员却有限,所以根本照顾不过来。

    

    看到现场的惨状,江颜心头沉痛,立马跟一旁的医生交代了身份,接了个医疗箱帮着开始救治伤者。

    

    林羽赶到后也立马上去帮忙。

    

    “你怎么来了?”江颜看到他后冷声问道。

    

    “我来帮你啊。”

    

    林羽利落的用纱布帮她把病人消过毒的伤口包扎住,随后背起这个病人就往外走。

    

    “你干嘛?”江颜皱眉问了一句。

    

    “这个病人的腿要及时动手术,否则只能截肢了。”

    

    林羽一边跑一边说。

    

    接下来他就专攻这点,帮忙把受伤的病人往外背。

    

    消防大队来了之后急忙投入到了灭火的工作当中,但是火势太大,收效甚微。

    

    消防员也都利落的钻进大楼,解救被困住的群众。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消防员已经奚数撤了出来。

    

    “报告市长,任务顺利完成,可解救的人质已经全部解救完毕!”消防员队长跟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打了个敬礼,心里却在滴血,能救的已经救出来了,可是救不出来的,只能永远留在里面了。

    

    起火楼层以上的楼层根本上不去,云梯也够不到,好在打听了一番,上面的楼层大部分都是空置房屋,人员不多。

    

    这时林羽突然听到一声孩子的哭喊声,他眉头一皱,四下看了一眼,随后猛地抬头,发现声音好像是从起火的楼层上面传来的,应该是在二十楼。

    

    他以前从未发现自己耳力出众,但此时他竟然能够清晰地听到小女孩的哭喊声,而且就宛如在自己耳边一样。

    

    他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小女孩快要死了吧?

    

    因为他本身就是借尸还魂的游魂野鬼,所以有可能可以听到濒死的人的哭声。

    

    虽然他能听到声音,但是烟火太大,他并没有看到小女孩。

    

    “我的孩子啊!”

    

    这时突然一个凄厉的哭声传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粉衣妇女不顾一切的跑过来,作势要往大楼里面冲,两个消防官兵赶紧冲上来拦住了她。

    

    “你们放开我,我的孩子还在上面,我要救我的孩子!”粉衣妇女大声的哭喊着。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买个菜的功夫,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

    

    “大姐,楼上的火势太大,你上不去的!”消防官兵面色沉痛,劝她说道。

    

    “我不用你们管,我自己能上去,我能救我的孩子!”粉衣妇女跟发疯了一般,用力的拽着周围的消防官兵。

    

    两个消防官兵眼角已经有了泪水,母爱从来都是伟大的,只不过人类在灾难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他们要是放她上去,就等于是在让她送死。

    

    “怎么回事?”这时刚才跑去报告的消防队队长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急忙赶了过来。

    

    “报告队长,这位大姐的孩子还在楼上!”

    

    “几楼?!”

    

    “二十楼。”粉衣妇女一边哭,一边朝着正上方指了指,“2001户。”

    

    “大姐,那是失火楼层的上方,我们……我们……”消防队长面色一黯,剩下的那句无能为力,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们队里现有的云梯只能达到十八楼,可调动的更高层次的云梯此时正在路上,但是这个点堵车严重,根本过不来。

    

    “求求你,求求你,消防战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粉衣妇女声音凄厉,跪在地上拽着消防队长的裤子痛苦不已,声音绝望的令人心碎。

    

    周围的人纷纷叹息,神情悲痛。

    

    江颜看着这一幕,眼眶也不禁红了,双手紧紧的攥在胸前。

    

    “大姐,对不起。”消防队队长低着头,眼泪已经顺流而下,饶是这个见惯生离死别的硬汉,也忍不住落泪了。

    

    “大姐,现在孩子可能已经不在了。”另一个消防官兵哽咽着劝道。

    

    二十楼就在火势最大的十九楼上方,相当于一个被加热的大铁锅,孩子极有可能已经丧生。

    

    “快看,孩子在阳台上!”

    

    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众人立马抬眼望去。

    

    只见阳台上一个细小的身影正用力的爬在落地窗上,大声的哭喊着,用手拍着玻璃。

    

    “女儿!女儿!”

    

    粉衣妇女一见立马站了起来,仰头看着楼上的那个瘦小身影,大声喊道:“女儿!别怕,妈妈这就来救你!”

    

    话音一落,她再次一闷头往大楼里面跑,消防官兵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冲她吼道:“大姐,你这就是在送死!”

    

    “死我也要跟我女儿死在一起!”粉衣妇女已然不顾一切。

    

    消防队队长吸了吸鼻子,神色陡然间变得坚韧起来,咬紧牙关,身子一挺,高声道:“我……”

    

    “我去!”

    

    消防队长的“去”字还没说出口,突然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他回头一看,只见林羽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着他,神情镇定道:“我去救孩子,请给我一套防火服。”

    

    “你疯了!”江颜立马冲上来拽了他一把。

    

    林羽压根没搭理他,神情坚毅的冲消防队长说道:“我以前做过特种兵,执行过这种任务,我有把握把人救出来!”

    

    “请问你以前是在哪个特种大队服役……”

    

    “请给我一套防火服,情况危急,救人重要!”林羽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占尽忠,把你防火服脱下来给他!”消防队长赶紧冲一个身形跟林羽差不多的人喊了一声。

    

    “是!”

    

    那个人立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何家荣,你疯了!”江颜一脸震惊的望着林羽,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他什么时候当过特种兵,他连高中军训的时候都是最先中暑晕倒的那个。

    

    “这一次,我在你心里,是不是算个男人了?”林羽冲她笑道,顺手接过了防火服。

    

    江颜一脸错愕的望着他,无言以对。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孩子安全救出来的。”林羽拍拍她的肩膀。

    

    说完他转身就往楼道口走。

    

    “何家荣!”

    

    江颜用尽全身力气嘶声喊了一声,血红的双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

    

    可是他再勇敢,也是个蠢蛋,这根本就是在去送死!

    

    林羽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去还能不能回来,自己是鬼,可何家荣这具身体却是凡胎肉体。

    

    但是他又不能不去,仿佛上面正在死去的不是小女孩,而是他自己。

    

    倘若真的有去无回,那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家荣兄。

    

    林羽心中歉意道。

    

    听到江颜的喊声,林羽陡然间停住了,没有回头,声音微微颤抖道:“如果我回不来,麻烦你帮我照顾好爸妈和我干妈,还有,你自己……”

    

    话音一落,林羽便再无迟疑,一头扎进了黑暗的楼道中。

    

    “家荣——!”

    

    江颜身子一颤,坐到了地上,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