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第二章 争宝
    “该来的总是要来?”

    许易哀叹一声,大手一挥,十三颗白色焰珠瞬间炸开,化作笼网,遮天蔽日笼罩而去。

    笼网才现出,他已遁开。

    火焰笼网足够广大,四面八方的追兵瞬间被网罗其中,笼网中的能量威压,惊呆了众人。

    “未料此贼竟有如此手段,此战不可轻,否则,便有灭顶之灾。”

    说话的白志,乃是和孔真一样的合道修士,话音方落,一蓬幽蓝星火从他掌中炸开,向他逼来那一段笼网立时稀薄了不少。

    白志面现惊容,高声喊道,“孔兄,雷兄,眼下可不是惜力的时候。”

    孔真和另一位合道修士雷方明同时出手,火焰笼网应声而破。

    于此同时,阵中不少修士取出了如意珠,开始通报敌情。

    许易这回折腾出的动静儿,实在太大,方圆三千里内,六个宗门,五个世家,都惊动了。

    这些宗门和世家本来就是这方圆三千里地的利益集团,许易这回算是动了人家的核心利益,人家想不拼命都不行了。

    这会儿,许易遭遇的数十人,不过是这些利益集团派出的小分队之一。

    如今,消息一过去,各大实力的各支小分队势必同时行动起来。

    这下,许易终于体味到斗争的汪洋大海是何种感受了。

    短短半柱香,他被包围了三次,第三次甚至受了轻伤,最后还是靠显化赤炎雷猴,发动赋灵雷法,打了众人个措手不及,依靠赤炎雷猴的一对翅膀,带来的可怖飞行能力才脱出的。

    然而,各大势力汇聚,力量实在太大了,许易有种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感觉。

    每次遁出,至多不超过百息,便又会陷入包围。

    而且,随着各大势力对他能力的了解,以及围堵经验的累积,许易发现想要突破重围越来越难,而受伤的次数越来越多,伤势也越来越重了。

    各大势力中虽然没有地仙级别的强者,但合道修士总计汇总了三十余人,人人不凡,其中有七大合道强者,简直是接近地仙的存在。

    许易三次受伤,便是因为三次遭遇七大顶级合道强者中的三人的缘故。

    “老荒,你说是不是因为进入此界前,老子没有焚香沐浴,所以才遭了此等大难……”

    又一次借助赤炎雷猴的一双巨翅,和厉害的防御能力,拼着血洒长空,许易终于再度脱出了包围。

    这回,他不再向哪个方向遁走,而是径直向天,不断遁高。

    他很清楚,包围圈已经越缩越小,不管他朝哪个方向遁走,最终还是会陷入重围。

    当然,不断向上,也不是什么好主意,顶多只能跃到罡风空域,以他的修为,不可能再继续向上攀升。

    他能跃到罡风空域,合围他的这些人自然也能办到,最多是在罡风空域再来一场战斗。

    而罡风空域无遮无拦,没有地形利用,一旦被合围,那就是重重包围,弄不好便是入了死地。

    即便如此,许易还是决定向上飞遁。

    他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治疗伤势。

    从星空舟炸裂,坠入星空罡风层,身体被星空罡风割得遍体鳞伤,到双足落地,四色印和乌沉葫芦又开始了异变,围追堵截再起,再加上穿梭前的血战。

    坚持到此刻,他真有点油尽灯枯的感觉。

    此刻,身形才腾起,许易便飞速往口中倾倒着灵液,以及各种珍贵丹药。

    借着消化药力的档口,许易一边飞遁,一边让自己陷入平宁状态,快速恢复精气神。

    “放心,你死不了的,还有的折腾,只要没死,就别叫我了,我在全力消化记忆,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等会儿,你把好酒好菜摆好来,我自会说与你听。对了,劝你一句,你那定元术,这个档口千万不要乱用。”

    回了一句,荒魅没了声息。

    许易啐一口,气闷不行。

    说来,他还有一记杀招,便是定元术。

    但这门神通的弊端太大,对越厉害的敌人施术,反噬便越大。

    而且一次只能对单一个体施术,无法做到覆盖打击。

    故而,升仙之前,面对封家众人,许易始终没动用此术。

    而此刻,显然也不合适。

    杀敌一千自损三百,关键是敌人有近万,他实在伤不起。

    半柱香后,许易升入了罡风空域,又继续攀升,又过了半盏茶,星空罡风层已经在望,许易知道不能继续往上了。

    他停住了身形,大手一招,空中现出数条水龙,水龙齐齐开口,朝他身子喷着水流,浊洗着满身的血污。

    血污才洗尽,一道粗豪的声音传来,“我道你有三头六臂,会飞天遁地,原来也只有这点本事,识相的把宝贝交出来,我赏你个痛快的。”

    说话的是个长脸中年,一身黑服,气势霸道,正是千水宗宗主郭广校,七大合道顶级强者之一。

    不待许易接茬,又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郭兄你学会吃独食了,要吃独食也可以,我们几家的损失,都算郭兄你的。”

    说话的是个红袍老者,在他左近,散立着五人。

    才一照面,许易便认出来,正是围捕众人中修为最高的七人。

    郭广校微微一笑,没有接茬。

    许易道,“宝物只有一件,你们却有七家,如何分配是你们的事儿,我的要求只有一个,让我活命,不知列位可否答应?”

    “若是我们不答应呢?”

    红袍老者玩味地笑道,“你现在已是笼中鸡,网中鱼,要杀要剐,皆由我等心意,却不知你哪里来的讨价还价的底气。”

    红袍老者话音方落,许易掌中多出一枚四色印,“此宝在我手,毁之不难,诸位若执意要我性命,那我只好与此宝同归于尽,大家鸡飞蛋打,各自白忙。”

    说完,他盘膝坐了下来,意态极为轻松,而内里却是抓紧一切时间,在调整着身体状态,梳理着筋脉、气血。

    与此同时,七大宗主各自瞪圆了眼睛死死锁在四色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