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从凡间来 > 第九章 水府强兵
    荒魅不耐烦地道,“行了,别跟我扯犊子了,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老子心烦,想回去睡觉。”

    许易品一口茶,道,“老荒,你说奇不奇怪,到了此界,我用如意珠联系熊北冥,晏姿他们,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这个问题,他早就憋心里了,今儿个才找到机会问出。

    一听他上来提了这么个问题,荒魅便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联系不上熊北冥等人很正常,下界的如意珠在此界,根本就是废物,除非重新关联……此界无极,想找一个人,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我劝你小子少想这些儿女情长,多想些正经的,旁的不说,此界修炼体系宏大,成仙成佛的世界,你不想着努力修行,尽想无用的,简直就是犯大忌……”

    许易连连挥手,“你说如意珠不能用就是了,扯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对了,说到修炼,那个‘合道’期是怎么回事,又该如何‘合道’?”

    荒魅道,“那个‘合道’,并非是真的以身合大道,而是以己心证天心的极限。修炼到了三渡仙劫后,身体的潜能基本开发到了极致,这就需要借助外力。最好的外力,便是日月星辰之力,所谓合道,便是以己力,引动星辰之力,点亮身体内的星宫。”

    “点亮星宫后,下一步便是确定主星,待主星由青化金后,合道便走到了极限,下一步,便是成仙了。具体成仙的过程,我吞的这些人修为太低,都摸不着真正的门道。”

    “值得一提的是,先前围堵你的那帮修士中,七大最强修士,应该都在合道期,走到了相当远的程度,至少,他们星宫内的主星都不会再是青色。”

    许易点点头,他疑惑的正是合道期,怎么也有那么明显的境界差距,现在看来,果然有明显的等级之别。

    荒魅接道,“还有一点,你也必须弄明白,那便是你接触的地仙,乃是个笼统的称谓,是对应天仙而言。地仙三类,由低到高,分别为鬼仙,人仙,地仙。下界不明所以,都以地仙呼之,事实上他们口中的地仙,都是鬼仙。”

    “至于这边的体系,前次你听张兄李兄,也都介绍了一些,大体是分作幽冥和天宫,两个体系,具体是怎么运作的,我这边也知道的不太清楚。”

    许易点头道,“先不说这个,我我问你,你可知星宫如何点亮,也就是怎么来合道?”

    荒魅道,“这个需要用到香火珠。”

    许易立时将意念沉入星空戒,便听荒魅道,“别翻了,你那儿没有,这玩意儿绝顶珍贵,除非是得了阴官,极是难求。”

    “…………”

    一人一妖这一闲话,直从日上中天,聊到了日影西斜。

    荒魅打个哈欠,自入星空戒睡觉去了,许易也觉得困乏得狠,偏偏肚皮还饿得厉害。

    他忽然发现,歇息的这几天,紧绷的神经前所未有的放松,这一放松,整个人的精气神几乎垮了,又懒又馋,几乎是吃了睡,睡了吃,还是动不动就饿,动不动就困。

    当下,他又开始催动法术,眼见十几条肥大鲜鱼已经从水面跃起,忽然一柄钢枪和一柄三尖叉,从水底戳了出来,下一瞬,两道身影破开波浪,跃出水面。

    许易定睛看去,唬了一跳,来的两个不是人,而是妖族,都是人身兽首,显然连幻化的本事,都没修好。

    左边的那个生着个通红的龙虾头,两根长须长的惊人,右边的却是个螃蟹精,一双绿豆小眼死死瞪着许易。

    一见两妖,许易脑海中忍不住蹦出个词来:虾兵蟹将。

    龙虾兵重重一顿手中钢枪,水面卷起波涛,怒声道,“大胆匪类,竟敢藐视我泗水水府,大肆捕捞水族,该当何罪!”

    许易嗤道,“不过吃了几条鱼,就成了捕捞水族,扣的好大帽子。照你们的歪理,这河里的鱼,谁都吃不得,你们也太霸道了。老子就吃了,怎么着吧。”

    这两妖修为低得可怕,连带着他也不太把那个什么泗水水府放在眼里。

    “哇呀呀,好肥的胆子,杀!”

    螃蟹精哇哇大叫着,挥舞着三尖叉,直朝许易刺来。

    许易指间轻弹,河面卷起两道水流,直接将虾兵蟹将裹了,直直沉进了水里,随着水波远远荡走。

    赶走了两只小妖,许易继续捕捉鲜鱼,转瞬,十余条鲜鱼再度跃出水面,自动开膛破肚,去鳞剥腮,清洗干净,自动分裂成块。

    这边鱼块才料理好,油脂已经烧热,葱姜蒜干辣椒一并下锅,片刻爆香,随即,鱼块下锅小火慢煎,待煎得两面焦黄,许易摄来纯净的水流,注满大半锅,盖上锅盖,开始焖鱼。

    香味浓烈到极致的时候,左边的大锅也传来了诱人的米饭香味。

    许易抄起一个木盆,装了半盆米饭,浇上米白色的鱼汤,山吃海嚼起来。

    他这边才将裹了浓浓鱼汤汤汁的米饭送入口来,水波分开,大队的甲士跃出水面。

    许易抬眼一扫,提不起半点兴趣。

    来的人是不少,足有五十余,领头的三人,只有一人有封三公子的水准,其余的甲士,一半是小妖,一半是人族修士。

    看队伍的阵列,颇为严整,偏偏没有肃杀之气,一眼便可见明,这是支弱旅。

    修为最强的白衣秀士才要开口,许易喝道,“不过吃几条鱼,还没完了,一拨又一拨地找来,还有没有王法?”

    白衣秀士被噎得一呛,冷声道,“要吃鱼,好说,几个渡头都可以购买,但绝不准不告而捕,何况,尊驾每次捕捉的量都不少,照尊驾这样吃下去,我泗水水族非被尊驾吃绝了不可。当然,尊驾初来乍到,不知我泗水水府法度,本可不知者不怪罪。”

    “偏生尊驾态度蛮野,仗着有些本事,便敢打伤我泗水水府兵将,此乃犯天条之罪,尊驾还敢如此大言,却不知是仗了谁的势?”

    许易一边大口往嘴里扒饭,一边含糊不清道,“老子吃几条鱼,都扯到天条上去了,这等天条不要也罢,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