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能小农夫 > 第3291章 重拾信心
    “你不抓紧训练,怎么跑到我这来偷懒了?”易姐儿一脸严肃的说道,她虽然佩服余清涵什么时候都能很快乐的心态,但更不愿意见到余清涵没有应对危险的能力。

    “我就歇一小会儿。”余清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又强调道:“真的就只是一小会儿。”

    易姐儿无奈的摇摇头,没好气道:“行了,过来坐吧。”

    余清涵用力的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坐到了易姐儿身边:“凌霜姐已经出发了,易姐姐你马上也要走了,唉,以后都没人给我零食吃了。”

    说到此处,小脸上满是不舍。

    易姐儿被逗乐了:“你这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你的零食?”

    “当然是你了。”余清涵立刻回道:“对了,凌霜姐说她负责给那些小门派和世家的弟子们当教官,易姐姐你负责哪部分啊?”

    提到正事,易姐儿收敛了笑容:“我负责联盟的物资运输,跟我一起的还有其他门派几个精英弟子。”

    她倒是不觉得这个任务是对她不重视,毕竟分工不同,谈不到谁的贡献就更大。

    提高修为是很重要,可战略物资的安全同样是重中之重,只是这样一来的话,万一叶英凡来找自己怎么办?

    现在可不比和平时期,叶英凡的脾气易姐儿是相当了解的,到时候真打起来,那事情可就有些大条了。

    余清涵点点头,将脑袋放在膝盖上,神色竟是有些落寞。

    有个问题易姐儿一直都很想问,来到葬花谷这么长时间,都没听任何人提及过余清涵父母的问题。

    原以为余乐跟余清涵是兄妹,可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两人只是姓氏相同,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或者亲戚关系。

    就在此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易师妹,原来你在这儿啊,呦,余师妹也在。”

    余清涵思绪被打断,转过头皱眉不满道:“董师兄,请问你是没有正经事吗?”

    “余师妹这话怎么说的。”董浩然一愣。

    “难道我说的不对?”余清涵板着小脸:“你要是有正经事的话,干嘛缠着易姐姐?整天易师妹长易师妹短的。”

    董浩然顿时就不乐意了:“余师妹此言差矣,你说我的时候可有想过你自己,你岂不也是一样整天跟在易师妹身边?”

    “那不一样!”余清涵断声道。

    “有什么不一样?”董浩然轻笑道。

    余清涵义正言辞道:“我跟着易姐姐,是因为易姐姐喜欢让我跟着她,跟你死缠着易姐姐有本质上的区别。”

    董浩然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但还是强忍着没有继续争论,接着拿出一包瓜子来:“新炒出来的五香瓜子,余师妹要不要去到一边尝一下?”

    余清涵不屑一顾的瞥了董浩然一眼,接着看向了易姐儿,弯弯的眉毛挑了挑,像是在说:怎么样?够仗义吧?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收买的人!

    易姐儿有些哭笑不得,回以一个放心的眼神,表示自己可以应付得了董浩然。

    余清涵再三确认过后,这才把目光看向董浩然……准确的说,是他手里的那包瓜子,走到近前之后直接拿走,连个招呼都不打的。

    董浩然看着余清涵远去的身影,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到底怎么个情况啊这是?

    一时间,竟是连正事都忘在脑后。

    “董师兄找我有什么事?”易姐儿淡淡的问道,语气一派宠辱不惊。

    董浩然回过神来,换上一副笑容:“听说你要负责联盟运输物资的安全,我特意准备了一件甲衣,穿上之后至少能更安全一些。”

    易姐儿礼貌的笑了笑:“多谢董师兄关心,不过我什么都不缺,师兄的好意我心领了。”

    董浩然脸上笑容出现瞬间的僵硬,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易师妹一定要这么拒我于千里之外吗?”

    易姐儿平静道:“师兄的心思我明白,而我的态度想必师兄也能看得出来,所以类似这样的关心,以后还是不劳师兄多费心了。”

    沉默良久,董浩然紧攥着双拳说道:“师妹心里的那个人是谁,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易姐儿想了想,回道:“以后你自然会见到他的。”

    “那如果我要是打败他,师妹能否给我一次机会?”董浩然紧握的双拳更加用力,手背上血管冒起像是树根一样盘踞在一起,眼中的战意毫不掩饰。

    易姐儿面色淡然的摇摇头:“没人能打败他!”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种自信和骄傲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似乎她口中的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无人能及!

    一句话说完之后,易姐儿便转身离去。

    原本易姐儿还有些动摇的内心,却因为董浩然这一番话,重新变得坚定起来,这不得不说是造物弄人。

    而回到山顶的茅屋之后,离的老远易姐儿就见到聂兰在门外等着她,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这次外出,为师只有一句话要交代给你,若是其他门派的那些杂鱼不识抬举,全力出手就是。”聂兰眼中闪过一丝凶悍之意:“打伤了打残了,都由师父给你兜底。”

    易姐儿眉头微皱,自从前往结界回来之后,聂兰就明显有了变化,只是她多次询问都没有得到答案。

    这次临行前有特别交代这么一句话,难道师父已经提前预知道了其他门派会寻衅滋事?

    而聂兰此刻当真有些体会到天下父母的不易,在葬花谷还好,可易姐儿单独外出,她还真是有些放心不下。

    担心她会不会被其他势力联合起来排挤,担心会不会在战斗当中受伤,简直是操碎了心。

    但不管怎么担心,该放手的时候还是要放手,温室里的花朵总是不如经过风吹雨打的那些更加顽强,老是护在自己羽翼之下,不是爱她,而是害她。

    所以,聂兰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替易姐儿斩断所有顾虑,让其自由自在的翱翔于天际,就算碰钉子也不怕,太过于顺风顺水并非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