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第190章 真理之门不是门
    弥赛亚一直觉得,黎政这家伙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货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的程度了;就跟没有对上电波的阿宅一般,他的话简直让人云里雾里。

    什么叫做“最近才打过”?你不是来给这个同调文明“上坟”的吗……“最近才打过”,不会这个文明是被你打死的吧?

    但这说不通啊……这个名叫“玛雅”的文明早在一万年前就翘辫子了,当年和达姿交战的只不过是他们的“残兵”而已。

    这信息量有点大,弥赛亚的脑袋晕乎乎的,一时间消化不完。

    在完成对三位“先驱者”的祭拜之后,黎政拉着还在消化那茫茫多信息量的弥赛亚,走到了一个破败的小庙面前。

    “我记得你所追求的是笼罩着‘真理’的面纱对吧?”黎政将弥赛亚带到了破庙的大门前,将大门推开之后拉着她走了进去:“现在它就在你面前,要想试试看能不能战胜我吗?”

    破败小庙的中央,一个外表看起来扭曲的立方体不断地旋转着,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超立方体,四维的造物……真正的‘真理之门’。”弥赛亚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激动的,“这里果然和义父日记里写的‘真理存放之地’一模一样。”

    弥赛亚有些失神地走向那个扭曲的立方体,那里是万事万物的起点与终点,拥有无限信息量的‘高维投影点’。

    很少有炼金术师能知道“真理之门”只是名字叫“门”而已,实际上跟“门”半点关系都没有。当年第一个有幸窥见“真理之门”一鳞半爪的炼金术师由于没有学过链接语言,所以只能用“门”来描述这个“高维投影点”。

    这位炼金术的先驱后来因为这件事自杀——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使用“门”来命名这个“点”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失误,但此时“真理之门”的叫法已经深入人心,他在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儿因为走错了路而疯掉自杀之后也选择了自我毁灭。

    高一维度的一个点,在第一维度都意味着无限的信息量;而这也就是“真理之门”的真身……无限的信息意味着无限的组合,意味着所有的真理都在这些组合之中。

    亚特兰蒂斯人相信万事万物的规则、因果都是从高一维度降维而来,熟读多玛文献的弥赛亚自然也不例外。

    而此时见到了“真理”的弥赛亚在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愣神之后终于将目光从“超立方体”上转移了过来,转移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上。

    “这就是……‘盲目而痴愚之面纱’?”

    当看到笼罩在“真理”上的那一层薄薄的雾气时,弥赛亚的眼中流出了眼泪——自己朝思暮想的东西就在自己的眼前,有了它,自己就能避开黎政“上帝视角”的监视,在信息情报上站在身后和身后那家伙对等的位置,来一场公平公正的决斗。

    决斗的结果?弥赛亚从来没有去想过……准确的来说,她不认为自己在面对黎政这样的对手的时候还有闲心思考决斗赢了或者输了之后该干什么,她的全部精力都只够想一个问题:怎么赢。

    至于结果反而不重要。

    【对我而言,站在这里就是胜利了。无论是完成复仇,还是死在复仇的路上,对我而言都是解脱。】弥赛亚此时感觉心中的弦突然松了一下,但很快就重新绷紧:【本来我是这么想的……但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这一切不是我争取来的,的而是这家伙……怜悯的赠品?!】

    看着黎政脸上那人畜无害的微笑,弥赛亚只感觉心中的刺痛越是清晰、深刻。

    “我机关算尽都不能获取到的宝物,你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送给我了?但我心中却只感到羞耻,果然比起屠杀而言,蔑视更能刺痛敌人的心……你是这方面的行家啊!”弥赛亚转过头来看着黎政,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说道:“那么就让你付出傲慢的代价吧!我……我……我?”

    弥赛亚将一条规则炼成一副手套,想要用这幅手套抓取她以为的“盲目而痴愚之面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抓不到那层薄薄的雾气,反而是每抓一次,脑袋就疼一下。

    计划进展不顺利,也就导致了弥赛亚原本打算放给黎政听的狠话被卡在了嗓子眼里。

    此时的黎政方才一脸看猴戏的地走上前来,将弥赛亚抓了回去,重新站到破庙门口。

    “你什么你,你还真想用手去抓虚无缥缈的数字?”黎政一脸看智障地说:“你读了那么多多玛的经典,知道‘真理之门’不是门,你就不能发散一下思维,想想‘盲目而痴愚之面纱’是不是‘面纱’吗?”

    “啊这……你……”

    弥赛亚不懂黎政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无论是字面意思还是黎政的目的,他为啥要提醒自己呢?

    “‘盲目而痴愚之面纱’是这座‘破庙’本身。嗯……我记得在你眼中这里应该是一座‘破庙’。”

    黎政算了算之后说道:“在庙里面打牌的话‘上帝视角’就观察不到了……尽管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到了这里才会跟我决斗,为了这件事,真的值得你做这么多吗?脏活累活都干完了。”

    “为什么?在‘上帝视角’面前,谁又能跟你公平决斗?”弥赛亚苦笑着说:“否则,谁又有能力赢过你。”

    无论弥赛亚无论她给自己的目的披上了多么伟光正的外衣,她最终的目的都是向黎政复仇,而她自己认定一件事那就是在“外面”自己是绝对赢不了的。

    又双叒叕听到这句话的黎政摇头道:“你要知道,你如果只是想和我公平公正地打上一场,只需要你说句话就够了,我这人打牌不挑对手,反正结果差不多。”

    “你糊弄谁呢?”弥赛亚根本不相信黎政会放着“上帝视角”这种外挂不用:“就算你的实力比我强很多,但决斗之中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谁知道结果如何呢?尽管我胜过你只有小到小数点后面都看不清的可能……到了那个时候,你能忍着不用‘上帝视角’吗?”

    “……”黎政没有说话,只是将决斗盘拿了出来,“这一幕尽管我已经看过无数遍了,但亲自在眼前演示一遍的时候,还是让我觉得可笑。”

    “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那么就别说废话了,决斗之后你就懂了。”

    “可以,我等这一刻很久了。”弥赛亚将决斗盘装好,向黎政发起了决斗邀请:“亚特兰蒂斯末代皇女……不,亡国之奴,谈何身份?复仇者弥赛亚,向世界观察者宣战!决斗!”

    “能别给我起那么中二的外号吗……决斗。”

    【弥赛亚:LP8000】

    【黎政:LP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