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两百三十七章、头疼医头,脚痛医脚
    识时务是日本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政府就在努力抱英国人的大腿,尽管约翰牛并不怎么看出来的得上他们,没有收他们这个送上门的小弟。

    但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印象分总是有的。不过在国际竞争中,仅凭印象分还是不够的,更重要的还要看机遇。

    对日本人来说,眼下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国际局势风云变幻,被欧洲社会孤立的英国人现在急需盟友。

    霸主自有霸主的气度,不列颠需要的是盟友,不是宠物,不可能什么阿猫阿狗都收。

    原时空日本是在甲午战争中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才被英国人看中,成为了远东反俄急先锋。

    现在也不例外,在菲律宾群岛争夺战中,日本表现出的实力让英国人高看了一眼,才有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

    唐宁街,自从欧陆战争分出胜负,格莱斯顿首相就没有睡过好觉了,整个人就像是苍老了十岁。

    刚刚闭幕的维也纳和会,更是给了不列颠致命一击。牛逼哄哄的法兰西帝国,现在已经被斩断了手脚,短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

    没有任何意外,不列颠最担心的德奥合并还是发生了,复兴的神圣罗马帝国成为了新的欧陆霸主。

    并且这个霸主和以往的水货霸主不一样,实力实在是太雄厚了,让挑战们望而怯步。

    事实证明,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作为法兰西的支持者,不列颠早早就站在了反法同盟的对立面。

    即便是最后关头反戈一击,那也不等于事情结束了。有海峡保护者,反法同盟自然没有能力对他们进行清算。

    没有直接清算,不等于就放弃报复了。在维也纳和会的最后关头,反法同盟就穷图匕见,以奥地利为核心的“欧陆联盟”出现了。

    顾名思义,“欧陆联盟”自然是欧洲大陆国家组成的联盟。尽管不列颠也属于欧洲,但他们是海洋国家,所以欧陆联盟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单从字面意思,格莱斯顿也知道奥地利拉着各国组建“欧陆联盟”是为了抢夺话语权。

    不管愿不愿意接受,被排斥在外的不列颠,都丧失了在欧洲大陆的发言权。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没人规定“欧陆联盟”只能管理欧陆事务。如果维也纳政府愿意,完全可以利用这个联盟干涉国际事务。

    欧陆联盟的实力远超剩下国家的总和,在这个拳头大即是真理的年代,拥有的话语权自然是无与伦比的。

    换句话说就是不列颠的霸主地位被动摇了,尽管他们还拥有世界第一的皇家海军,但是面对“欧陆联盟”这个怪胎,仍然没有任何底气。

    原本以为只是英奥争霸,怎奈导演拿错了剧本,剧情变成了不列颠和“欧陆联盟”争霸。幸好还没有拍摄完成,要不然不列颠就完蛋了。

    “外交部已经和俄、西、北欧联邦等多国进行了接触,总体来说是不容乐观,大家对神圣罗马帝国的信心比我们预想中要高得多。

    现在我们只能等敌人犯错误,再找机会分化欧陆联盟。这个联盟不解散,我们就永远处在被动地位,根本就奈何不了躲在背后的神圣罗马帝国。”

    看得出来,乔治的心情非常糟糕。作为不列颠的外交大臣,国际局势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荣获“不列颠最糟外交大臣”的称号,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政敌没有趁机发难,不是因为理解,更不是因为有节操,而是没人愿意接下这个烂摊子。等一切尘埃落定,就是他滚蛋的时候。

    相比之下,内阁中的其他人境遇就要好得多。甭管国际局势多么恶化,不列颠还是在欧陆战争中捞足了好处的。

    法国人积累的财富,大都通过贸易流入了不列颠,现在的英伦三岛正处于经济最繁荣的时期。

    虽然从长远来说,伦敦政府的糟糕决策,令不列颠陷入了尴尬境地;但是短期内国内各阶层都获了利,民众对政府的感观还不错。

    事实上,乔治也是想多了。“史上最糟糕外交大臣”的称号只会由后人送给他,眼下英国民众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失去了什么。

    自从用外交手段拿到法国人军舰,巩固了皇家海军的霸

    主地位后,舆论抨击外交部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格莱斯顿摆了摆手:“慢慢来吧,我们不着急。神圣罗马帝国刚刚重立,内部问题还有一大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维也纳政府都要忙着梳理内政,根本就顾不上我们。

    反法同盟也不是铁板一块,现在只是因为法国人短时间联合在了一起。法兰西在维也纳和会上被削弱的很惨,对各国的威胁已经大大降低。等大家感受不到法国人的威胁后,这个联盟就该寿终正寝了。

    别看神圣罗马帝国现在威风八面,他们折腾的越厉害,就越容易引发各国的忌惮,法兰西就是前车之鉴。

    怕就怕他们不折腾。要是维也纳政府一直维持现在这种国际形象,不在欧洲大陆上搞事情,那就真的麻烦了。”

    法兰西战败对不列颠的冲击也非常大,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都在分析原因。最后得出的结论,把他们自己都吓了一跳。

    没有办法,法兰西战败的原因套在不列颠身上同样适用——“得罪的人太多了”。

    法国人得罪的人多,不列颠得罪的人也不少。幸好有海峡保护,要不然不列颠还存不存在,都是一个未知数。

    反思归反思,一起干会儿伦敦政府也没有扭转这种局面。随着欧陆同盟的建立,已经没有哪个欧陆国家会和他们结盟了。

    包括刚刚战败的法兰西也不会例外。现在很多法国人都认为自家战败是受英国人的出卖,而巴黎革命政府则是英国人扶持的傀儡。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不算冤枉。法国革命党流亡海外第一站就是伦敦,要不是英国政府的庇护,这帮家伙早就被波拿巴王朝给咔嚓了。

    从表面上来看,如果英国政府不在最后关头捅刀子,而是全力以赴的支持,法国人未必不能以体面的方式结束这场战争。

    战败后,很多傲气的法国人仍然不愿意承认战败是因为自身实力不济,他们迫切需要一个能够令自己接受的借口。

    在有心人的引导下,阴谋论就开始大行其道了。不列颠恰好满足所有的条件,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当然,这都是小问题。战败后的法兰西已经无法入英国政府的法眼,除了嚷嚷几句外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外交大臣乔治:“还有一个问题,日本人希望从我们手中购买军舰,以对抗西班牙的远征舰队。

    外交部建议答应他们。随着欧陆战争的结束,获得胜利的西班牙人也变得不安分了。马德里的报纸上甚至出现了收回直布罗陀海峡的声音。

    虽然还不成气候,但是我们仍然不得不提高警惕。万一维也纳在背后挑拨一下,没准自信心爆棚的西班牙人就干蠢事了。

    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我们最好还是找机会让西班牙人清醒一下。

    反正随着法兰西海军的烟消云散,皇家海军的压力已经大幅度减轻。马上我们又要接受法国海军的大批军舰,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皇家海军都要面临军舰过剩的问题。

    趁机处理一批多余的军舰给日本人,不仅可以利用他们消耗西班牙的实力,还可以节省大量的经费。”

    军舰太多的烦恼,目前只有英国人独自享受了。本来皇家海军就有一大堆军舰,现在又接收了法国人的大半军舰,皇家海军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是有军舰没人开。

    因为刚刚结束一次军舰大拍卖,国际军火市场恰好处于饱和状态,除了日本之外,根本就找不到第二个买家。

    海军大臣阿斯特利咒骂道:“别给我提法国人的军舰,该死的奥地利人尽丢给我们一堆破烂,其中还有近十分之一的军舰马上就要退役了。

    还有他们承诺的工程师、造舰技术,通通都是扯淡。所谓的工程师,就是一帮苦力工人。

    移交造舰技术资料被混杂在了一起,其中大部分都是风帆战舰的,就算是有法国人核心技术,一时半会儿我们也找不出来。”

    作为世界第二大海军强国,法兰西海军的家底同样是非常雄厚,虽然总体上比不上不列颠,但是在部分领域却是世界第一。

    没有人会放任竞争对手做大,奥地利也不例外。打击竞争对手,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从一开始皇家海军就没有指望能够获得法国人的核心技术,就算是奥地利人敢给,他们也不敢直接拿来用。

    只不过被人摆了一道,阿斯特利的心情还是不好受。尤其是在得知享受特别待遇的就只有他们后,阿斯特利的心情就更糟糕了。

    “主力舰没有问题,些许瑕疵就不要提了。不管怎么说,这些军舰也巩固了皇家海军的霸主地位。

    从长期来看,奥地利会是我们未来最大的敌人;但在短时间内,对我们威胁最大的还是俄国人。

    沙皇政府已经宣布中亚铁路立项了。在确定欧洲大陆无法突破后,俄国人的战略已经转移到了印度。

    光被动应对肯定不够,我们必须要想办法主动出击。阿富汗的地理环境多么复杂,大家都清楚。要打击俄国人,最好还是开辟新战线。

    留给我们的选择余地已经不多了,北欧联邦指望不上。除了继续支持波斯人外,我们还要在远东地区给俄国人找一个敌人,让沙皇政府疲于奔命。

    当然,南洋地区也不能放弃。随着欧陆联盟的成交,我们在南洋地区已经落入了下风。要是再让西班牙人拿回了菲律宾群岛,局势还会对我们更加不利。

    海军部派人评估一下日本人的实力,如果可能的话,就让他们变成我们插入南洋地区的一颗钉子。”

    做出这样的决定,格莱斯顿也非常无奈。明知道这是治标不治本,但是没有办法,眼下不列颠只能选择先治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