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铁燃魂 > 第58章 战场法则
    重返洛林,对庞克将军而言,只要大获成功,便是一项重要政绩,哪怕前路坎坷、布满荆棘,也值得一试,而在魏斯眼里,这不仅是一次提着脑袋的冒险,更是对意志、胆识、能力乃至运气的再度考验。当他下定决心要跟庞克将军合作干这一票的时候,心底已然对怎么打这场游击战有了盘算。这种盘算,建立在充分的实践基础上,有经验、有教训,还有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战争精髓。从某个角度来看,作战如同炊事,好菜好料杂糅合在一起未必就是一道佳肴,处理不当,暴殄天物是小事,搞不好还会造出毒性。因此,他在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短暂回炉期间,试着借助教员和学员们的聪慧头脑,对自己的游击作战方略进行论证。基于联邦军队还不能完全、持续地掌握制空权,以常人的思维,这个游击方略不免有些怯懦,甚至可以形容为猥琐,所以,讨教过的二十三人,有二十一个持相左意见,只有两人觉得这种权宜之计也不失为一种理智的办法。

    大多数人的反对,没有让魏斯放弃自己的观点,却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他的信心,但不管怎样,箭已在弦,不得不发。在庞克将军及其得力干将们的奔走下,没多久,一支两千多人规模的游击先遣队在联邦南部的小城弗恩集结成型。根据计划,在他们开赴战场之前,将通过一个为期两周的特训,让所有人尽早适应这种颇具难度的作战模式。

    特训时间不长,但对于这支队伍,对于即将领命出征的魏斯而言,显得至关重要。敌后游击作战,因环境的特殊性,不论战术策略、兵员补充还是后勤保障,都与正面战场存在诸多不同,需要从人员、物资乃至精神思维上做尽可能充足的准备。这两千多人当中,超过百分之九十是初涉游击作战,所知的一切都来自于听闻和传授,所剩不足百分之十,也就两百来号人,是参加过游击作战的,而这些人里面,曾与魏斯在洛林并肩作战的旧识,仅仅二十人。洛林之外,在遭到诺曼军队占领的克莱沃、纳沙泰尔、莫瓦卢等联邦州,联邦军民也都展开了顽强的游击战,时间有长有短、规模有大有小。

    时至今日,几乎所有地区的游击战都全面转入地下,虽说抵抗并未停止,但相较于前期那种轰轰烈烈的氛围,如今敌后游击战在民众之中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在军政高层眼里同样如此。作为联邦军游击作战指挥部的司令官,庞克将军想要摆脱这种不受重视的困境,简单一点,直接想办法调动岗位,复杂一些,则是在重重困难当中杀出一条路来。且不说他有何私心,这般舍近求远、舍简取繁,确有值得尊敬之处。

    数日后,联邦军特勤部队派出的分队抵达这小城弗恩,游击先遣队这才算是全员到位,除去阵容齐整之外,魏斯还籍此遇见了一位故人,更准确地说,这人是听说他在此地,遂以公差名义,专程前来一叙。

    战争岁月,艰苦卓绝,魏斯只能用普通陈茶招呼客人,但战火纷飞中积淀的情谊,岂会为凡物所拘。奥克塔薇尔-格鲁曼,昔日的巴斯顿女神,如今联邦军特勤部队的红玫瑰,一边喝着茶,一边淡淡地感怀岁月与命运。关于这支特遣部队即将出征之地,以及未来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种种困难,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回避,但是对于游击作战,奥克塔薇尔既有客观的认知,又有独到的见解和想法,交流时间不久,竟给了魏斯在戴勒菲格高级参谋学院苦求不得的启发。

    临别前,奥克塔薇尔送了魏斯一支银色的手枪。这是一件从诺曼人那里缴获的战利品,从材质、做工以及纯粹装饰用的纹饰来看,指不定是哪位将军的配枪。

    “也许到战争结束时,殁于我手的敌方军官,跟死于猎人之手的野物差不多罢。”奥克塔薇尔不失骄傲地说。

    “你怎么那么厉害!”魏斯由衷地发出赞叹。

    奥克塔薇尔没有回应,走到门口时,她说:“奥城那一战之后,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研究爆破,因为比起狙击和格斗来,精准的爆破更具战术性,哪怕使用的炸药量不多,也可能起到很好的效用。此次我们派来的分队里,有两名精通爆破技术的士官,虽然比不上我们最好的爆破专家,执行常规爆破任务是足够了。”

    魏斯连忙点头,表示记下了。

    “此次一别,也许再无见面机会,请珍重!”最后一句话,奥克塔薇尔眼中流露出决绝之情。这架势,莫不是要去执行有去无回的任务?

    魏斯张了张嘴,情绪翻腾,到头来却只是赠了一句“多珍重”。

    奥克塔薇尔离开了,特勤部队派来的二十人战斗分队,连人带武器一并编入游击先遣队。对于联邦军特勤部队,魏斯一点也不陌生,从莫纳莫林山脉之战到后来惊天动地的奥城战役,再接着便是洛林游击战,他多次跟特勤部队官兵并肩作战,对他们强悍的战斗力和强大的意志力深有了解。相较于野战部队,特勤精英们更擅长特殊环境下的作战,单纯假设——派去洛林的两千多人都达到他们的标准,这场游击战打起来自然得心应手,而现实是除了特勤分队和参加过游击战的老兵,先遣队的多数人员甚至连一线野战部队的常规标准都还达不到,跟百里挑一的特勤部队更是有鸿沟般的差距。

    兵员素质的差距,一时半会是补不上去的,何况真正的战士都是在战斗中成长。魏斯果断从队伍的骨干入手,每晚都要对军官和士官进行集中培训,往他们的意识里灌输游击战概念和要领,还颇费心思地组织了两次接近实战的小规模操练,让他们实实在在的领教到了游击战的难度,也让他们看到了破局的希望。

    先遣队集结之始,配发给士兵们的是联邦陆军的常规制式武器。敌后游击作战,解决弹药供应问题不外乎有三条路:补给,自制,缴获。联邦军队和诺曼军队各有成熟的军工体系,就拿最普通的制式步枪来说,构造、口径、性能各有千秋,若将诺曼军队的子弹装进联邦军队的步枪,或是将联邦军队的子弹装进诺曼军队的步枪,轻则无用,重则炸膛。

    最初的洛林游击战,战斗人员用的是联邦军制式武器。配置。尽管游击武装有一定的军工生产能力,长时间作战依然遭遇弹药不足的困扰。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在魏斯的建议下,庞克将军想法设法搞定了一批符合要求的武器。其一,是格鲁曼步枪和诺曼步枪的“结合体”,即格鲁曼-N型步枪。这种步枪是按游击战需求研制的特种步枪,其外观跟纵列式双管猎枪相似,这种双枪管的配置不是为了增强瞬间火力,而是应对联邦军队和诺曼军队两种不同口径的弹药,以牺牲战斗射速为代价,提升对复杂战场环境的适应力。其二,是以诺曼军队的制式轻机枪为原型,按联邦军工业标准转制的格鲁曼Z型轻机枪,这款武器使用联邦军队制式步枪弹,虽然不具备双口径通用性,但弹药相对容易补充,在弹药耗尽后,利用缴获的诺曼军队装备,操作方面可以快速适应。其三,是使用联邦军队标准步枪弹的C型半自动步枪,尽管这种半自动步枪存在后坐力大、连发精度差、故障率偏高的问题,但相较于评价更好的小口径半自动步枪,弹药的通用性能够极大地减轻补给压力,又达到了增强基本战斗单位火力密度的目的。其四,是最初由克伦伯-海森工厂生产的迫击炮,因为在洛林游击战场上效果很好,联邦军组织后方工厂进行批量生产,提供给其他游击部队使用,后来联邦军一线部队也有装备,使得正面战场上的近距离火力支援得到增强,进而衍生出不少新颖的战场战术。

    两周时间一晃而过,特训基本达到了预期目标,由格鲁曼集团和另外两家军工企业支持的600支格鲁曼-N型步枪、200挺格鲁曼N型轻机枪、1500支C型半自动步枪已如数交付到了即将奔赴洛林的联邦军官兵手中。此外,联邦军专门调拨了200万发标准步枪弹、10万枚菠米弹和60门迫击炮、3万枚迫击炮弹,由执行敌后空降任务的飞行运输舰直接运载。

    2400名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连同数千箱弹药物资,靠运输机运送可不现实。在全力研发生产作战飞机的同时,联邦军队没有完全摒弃以星源石为浮空动力的飞行舰船,而是利用现有资源进行了战略性的重构——战斗舰艇以巡洋舰和巡防舰为主,执行巡逻、警戒以及侦察任务,辅助船只以高速运输舰和综合母舰为主,执行战场支援、快速运输任务。值得一提的是,综合母舰通常搭载一定数量的作战飞机,进可侦察、攻击,退可拦截、防卫,而大型综合母舰能够搭载数十乃至上百架战机,扮演着移动战地机场的角色,为联邦军地面和空中作战行动提供强有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