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重生之日本投资家 > 第661章 中日韩
    日本为什么没有出现像韩国一样的信用卡破产危机,而只是在上一个世纪90年代左右出现了刷卡风暴,便是在于日本人使用信用卡的人数占比低。

    2002年这一年,韩国信用卡使用率占比是69%,而日本只有7%。要是回到十来年前,上一个世纪90年代左右的日本,那么日本人在信用卡的使用率占比上面会更低。

    日本之所以没有酿成本国信用卡破产危机,还是源自于其国民性。都说中国人爱存钱,而日本人比中国人还要爱。

    日本主要是由四大岛所构成的国家,一直以来都是多海啸,多地震,多台风……灾害的国家。

    他们体内的基因和思维意识里面就有了一种只要不死,那么就得防患于未然。人活着,不能够没有钱。

    在这一个时候的日本,使用信用卡的人普遍都是年轻人,而非老年人。真要是搞出了什么事儿,实在是偿还不了个人到期的债务,还可以求助于父母给予经济上面的一定援助。

    2002年对于岸本正义而言,是一个有纪念意义的一年。自己前一世就是在这一年进入了大学。

    同在这一个时间段上面,中国大陆,韩国,日本都会开始出现一个对于年轻人的新拐点。

    事实上,中国大陆的一些正规国有大银行是进驻过大学校园,而在其身后就是一些民营大银行在跟进,并且给当时的在校大学生提供过信用卡。

    这信用额度一般是在500元-2000元之间。那个时候,在下大学生普遍的月生活费是三五百的样子。

    贫困生是一二百元每月的生活费,甚至几十元每月的生活费。信用卡的额度虽说在当时不高,但是完全符合当时的经济收入和消费水平。

    在校大学生要是手拿一个黑白屏的诺基亚或者摩托罗拉,那都是属于大学生群体当中的富裕阶层代表了。

    至于个人电脑,很少的在校大学生才有。即便有个人电脑的在校大学生,也无非就是3000元左右的组装机。

    为什么中国大陆的正规银行会最后退出了大学校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坏账率太高。

    不少在校大学生的信用卡是逾期不还,哪怕是毕业工作了,也照样不打算还。银行方面又不能够直接暴力催收,于是他们就不得不集体选择了退出大学校园这一个市场。

    这就给后来的各种校园贷腾出了生存,发展,壮大的地带和土壤。后世的大学生老是抱怨没有正规银行给他们提供信用卡业务,致使他们手头紧,才会不得不去借利息更高的校园贷来进行一个周转。

    要怪就只能够怪他们那一帮子前人们的信用实在是“太好”,致使各银行都不敢再为在校大学生发信用卡,毕竟商业银行是为了盈利和赚钱,又不是为了做慈善和情怀。

    年轻人的物质欲望强,那都很正常。无论是什么时代,也是换汤不换药。即便是在中国大陆物质匮乏的年月,祖辈那一代的年轻人也充满了对手表,自行车,收音机的追求和向往。

    父辈那一代的年轻人就变成了BB机,大哥大的追求和向往。到了自己前一世那一代上面就变成了手机,电脑的追求和向往。

    90后,特别是95后和00后的一代大学生,追求的就是能够在大学校园里面开自己的私家车就很是拉风,最好是跑车。

    韩国年轻人和日本年轻人在这一个时间节点上面是痛苦的,特别是韩国年轻人。他们面对的问题就是比起父辈们年轻时候是同工不同酬的问题。

    当下的韩日年轻人的收入上面是明显少于父辈们年轻的时候。不仅如此,在通货膨胀的副作用作用,不单单是拿到手的钞票数字不如以前,而且实际购买力比以前还要再低一些。

    正值一个人最好年华的年龄上面,却没有钱在口袋,那一种感受就是煎熬。谈恋爱总得花钱?

    在韩国,身为男生自然是要承担约会的全部消费。要不然,就会被女生各种嫌弃,活该自己一个人撸一辈子。

    在这一点上面,日本男生倒是可以和女生进行一个AA制或者负责大部分的约会消费。

    日韩的男生不轻松,女生也不轻松。日韩的女生在化妆品,衣服等消费上面是大头支出。她们是宁可天天顿顿吃泡面,也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

    她们的仪容仪表要是不够好,不但会被男生嫌弃,而且连同类也会嫌弃。就更不要说什么想要找到一个高收入的男性或者是不错的体面工作。

    为了弥补支出和收入上面的赤字,家庭出身还可以的,一则是父母会暗中进行贴补,毕竟是过来人,都懂。

    二则就是不交生活费,在家里面白吃白喝白住,完全能够省出不少可以用于社交的费用。

    这个时候,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就算是在中国大陆,港澳台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单身的男女都会和父母继续住在一起。

    即便有工作,也往往不会搬出去住,顶多就是给妈妈一些家用的钱。其中不乏月初交一个500元,月底就会从父母那里借走不还1000元的情况。

    出身于社会中下阶层,特别是社会底层,还是家中孩子多的人家就往往悲剧了。他们除了选择广泛使用信用卡之外,也再无更好一个办法来弥补个人消费上面的亏空。

    他们自我安慰的办法,便是今后收入上面会增加,继而就有钱去偿还卡债。事实上,那都是一厢情愿的不切实际的想法。

    日韩在好些劳动密集型工作早已经开始转移到了中国大陆。三年后的台湾,那将会是岸本正义的另一个下手目标。

    2005年,有着2000多万人口的台湾也会爆发信用卡危机。台湾人会有多惨?超市里面的木炭都被明令禁止是不准上架。

    实在是太多的普通台湾人因为偿还不起个人欠下的银行卡债,被黑社会暴力追讨到精神崩溃,只得买木炭回去进行一个自杀。

    再过一个十年,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小,直到几乎没有,乃至被中国大陆的一线城市反超,已然不在有上一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优势存在。台劳不是奔赴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去打工,就是来中国大陆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