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788章 顺治维新
    紫禁城,乾清宫。

    御书房里,传来了瓷器重重砸碎在地的声音,然后就是顺治皇帝的怒吼声:“索尼,你个大奸臣还不给朕滚出去!”

    几个刚刚捡回条命的“文弱之士”,什么索额图、纳兰明珠、高赛,都在顺治皇帝跟前跪成了一排,当着这位新鲜出炉的大清“直隶总督”,别让他一怒之下把索尼给斩了。

    索尼倒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也在地上跪着,却是抗旨不尊,就是不肯滚。顺治皇帝气得不行,把多铎送他的手枪都掏出来了,指着索尼就猛扣扳机。不过手枪里面没弹药,比个烧火棍还不如。顺治有气儿没地撒,只好将手枪一下扔出去,说来也是个巧,居然还砸着个人。

    “哎哟,这什么呀?”被砸着的是个女人,就是顺治的老婆孟古青。

    顺治循着声音抬头看去,就看见自己那个珠圆玉润的老婆俯身弯腰把枪给捡起来了。

    看到老婆,他就想起了多尔衮,本来是狠意浓浓,恨不得把孟古青吊起来打一顿出气。

    可现在是真想!

    皇阿玛虽然擅权揽政,还睡了他妈布木布泰,可他毕竟能替顺治遮风挡雨。现在换了多铎......这家伙倒是没篡位,却把自己扔在北京一个空城里面等在朱慈烺发兵来杀!

    自己驾崩了,他这个皇太叔正好即位当皇帝!

    自己要是拼了命守住了,他就带兵过来捡现成的胜利果实......乱臣贼子当到他这样,自古以来都少有啊!

    顺治正想到这里,他额娘布木布泰也走进来了,她是和孟古青一起来的,老远就听见顺治在骂索尼,因为担心儿子杀人行凶,所以就让孟古青走快点,去拦一下,却让孟古青“挨了一枪”。

    “儿臣给额娘请安。”

    “奴才索尼恭请皇太后圣安。”

    “奴才等恭请......”

    众人一一给皇太后请安。大妈倒是一副心宽体胖乐呵呵的模样,找了把椅子就自给儿坐了,然后一挥手:“起来,起来,都起来吧......今儿的情况还算不错,不错啊!”

    顺治皇帝闻言真是哭笑不得,“额娘,咱们都快死了!”

    “怎么就死了?这话我可不爱听,我身体好好的,吃嘛嘛香的,可得好好活呢!”

    大妈虽然胖,但是身体很好,没有三高什么的,历史上享年75岁,现在才40出头,还有三十几年的大鱼大肉可以享用呢!

    “额娘,活不了啦!”顺治跺了跺脚,“那逆贼自己躲去关外,还把精兵强将都带走了,就让儿臣留在北京城等死......儿臣死了,他这个皇太叔正好即位!”

    “怎么就一北京城了?”大妈一愣,“我怎么听说多铎把大半个直隶都留给咱们了?索尼,有这么回事儿吗?”

    “回太后的话,”索尼道,“除了大名府、宣府和永平府的山海卫,其余直隶的地盘,现在都是朝廷,也就是皇上直辖的。

    另外,河南省的彰德、卫辉、怀庆三府,山西省的泽州、辽州、沁州、璐安府等四个州府也是皇上直辖的。”

    多铎从关内撤退的力度不小,预备拉走的旗人和包衣有三十多万。如果不算两绿旗、老八旗汉军和包衣奴才,还剩下的旗人就只有两黄旗一部,镶白旗一部,镶蓝旗大部,正红旗大部,总共就七十几个牛录,即便算上反复注水的汉军,牛录的数字也不过一百零几个,许多牛录还存在人丁不足的情况,能拉出来的壮丁不足两万。

    虽然还有正绿旗的走狗可以驱使,但是在核心武装不足的情况下,走狗还能发挥出多大的战斗力,实在是非常可疑的。

    在这种情况下,收缩防守就成了唯一现实的选择。

    而在收缩的情况下,就出现了大量地盘无法被镶蓝、镶白、正红、正绿等旗控制的局面。

    这些地盘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朝廷的直辖地盘。

    而镶蓝、镶白、正红等旗的旗主和入八分王公也要各回各家,去经营自家的地盘了。所以顺治小皇帝在直隶以及直隶附近的地盘上就成了“真皇帝”了!

    “皇儿,”布木布泰对顺治说,“你不是天天唠叨着要搞新政,要跟朱慈烺学习......现在那么多州府都是你的了,你怎么就在北京等死了?”

    “可,可是儿臣一没钱,二没兵的,怎么搞新政啊?”

    布木布泰扭头看索尼,索尼倒是胸有成竹,笑道:“皇上说差了,皇上现在也不是特别没钱......那个号称日不落帝国的日斯巴尼亚不仅国库空空,而且还在外面拉了一屁股高利贷,折成白银有三四亿两之巨。皇上和日斯巴尼亚的国王比,还是有钱的。

    至于兵......那就更好办了,咱们两黄旗好歹还剩下二十二个牛录,苏克萨哈的前锋营,鄂硕的火器营的骨干也留在咱们这边儿了。奴才计算过了,五六千精兵还是有的!

    如果皇上觉得不够,还可以去招募一些。”

    “招募?”顺治苦笑,“有钱吗?你是内大臣,你说说朕的内帑银子还有多少?”

    “十几万两还是有的,是少了一点。”索尼笑道,“不过没关系,您还有土地啊!

    现在北京城内也就剩下二十二个牛录,不到4000旗丁,自是用不着2000多万亩旗地了......250亩招一兵,也能为皇上拉出8万之众啊!”

    8万之众啊!其中老满洲有4000......这事儿能靠谱吗?

    顺治低声问:“以四千御八万?”

    索尼笑道:“怎么就四千御八万?事到如今,皇上还能分满汉?皇上如果不分满汉,只是以土地募壮丁......长久如何不说,十年之内,是不用担心的。”

    “对,对,对......”顺治抚着额头,“朕真是糊涂了!如今不是计较长远的时候,能活一阵算一阵吧!”

    “皇上圣明!”索尼恭维了顺治一句。

    终于圣明一回的顺治顿时就觉得信心满满,猛一拍巴掌:“朕要改革,朕要行新政,朕要......要怎么改?”

    他平时总爱唠叨什么改革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居然不知道要怎么改了?

    “皇上,”索尼提醒道,“如今的当务之急有几条,一是宣布满汉一家,不分彼此......要不然多铎、济尔哈朗他们一走,就靠咱手头的五六千人,只怕连直隶地面都镇压不住!”

    “对,对,对......那第二呢?”

    “第二是开科取士啊!”索尼道,“汉人最喜欢考科举了,得让他们考......北京城周围的2000万亩旗地不能全用来募兵,还可以拿出几百万亩当职田,这样就能养两三千官员,有了他们,才有人能替皇上当差办事啊!”

    “对,对,对......第三是什么?”

    “第三当然是整理土地,奖励耕种!”索尼道,“咱们地盘其实也不太小,有大片的平地,如果能好好整理一番,6000万亩都有......扣掉2000万亩职田,还剩下至少4000万亩,一亩能收半斗面粉,一年也有200万石了!”

    “好,好,200万石虽然不多,但是比没有要来的强!还有吗?”

    “有啊!第四是开办工坊,造枪造炮......咱们不比南朝,不能指望商办,只能是官办,可以把两黄旗中专门负责打造兵器的包衣集中起来,办个兵工厂,再请日斯巴尼亚的良匠来指导。”

    “太好了,太好了......还有吗?”

    “还有一条!”索尼说,“咱们得答应朱慈烺求娶十四格格的条件!”

    “什么条件?”

    索尼道:“当然是以中州之地为嫁妆的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