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元素箭师 > 第400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战火硝烟弥漫了整个洞穴。

    若非这是虚拟游戏的话,恐怕这座洞穴早就在魔法的轰炸下不复存在。

    血色公会足足攻占了半个多小时,然而,却没有前进一步。

    有德必有尸和铸剑为犁卡主死角,利用拐角卡位,导致只有部分近战职业和少量远程职业的群伤魔法可以命中他们两个人。

    不管是有德必有尸还是铸剑为犁,等级都很高,身上的装备也非常顶尖,血量和防御是寻常玩家的好几倍,再加上身后的治疗刷血,根本就压不过去,彻底诠释了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反而是血色公会的玩家,有不少人都丧生在这场战斗中。

    “靠,这个地形绝了。”血色公会团队中的火法沉声道。

    他的装备和手法是公会最好的,身为一个火法,纵然是防御系职业,也不敢长时间硬顶。

    可是这次,他却非常的憋屈,因为对方老是卡他的视野,导致他的技能只能打在拐角的石壁上。

    只有少量指向性锁定魔法能打出全额输出,但这种技能毕竟不多,而且伤害有限,根本打不死两个防御职业。

    通道口又太过狭小,无法容纳太多人,不然的话,几十个法师弓箭手一齐攻击,就算神装也要被秒。

    最窝火的是,迷雾之穴的上部空间竟然有个小平台,对方可以轻而易举的向下仍技能,但血色公会的玩家,却很难把技能扔上去,距离是一个原因,再一个上部空间很多障碍物,对方卡住地形,非常容易躲避技能。

    下部空间就没那么多障碍物,导致自己成了别人的活靶子。

    时不时的,附近的狮蝎还会刷新,48级的狮蝎,非常的麻烦,如果分心,下场绝对就是被秒。

    被狮蝎牵制的血色公会,更加双拳难敌四手。

    林烨冷不伶仃的放暗箭,他看准一名战士准备举盾抵御狮蝎的爪击,陡然拉弓,冰箭瞬间而至,将其冻结。

    而没有了防御动作,被狮蝎一下子爪了大半管的血。

    林烨再度补了几箭,这名装备还算不错的玩家,立时死亡。

    在等级压制下,和怪物硬碰硬是非常难顶的,纵然是铸剑为犁,也必须举盾,再配合牧师的治疗,才能抵御。

    而如果缺少了这些,无疑是死路一条。

    血色公会死亡的玩家越来越多,反观林烨一行人,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挂掉。

    云朵儿的蓝量快要见底,于是,她果断后撤,在脱战后开始使用食物回复状态。

    场上,即使只有乱花迷人眼一个人,只要他有大技能,比如治疗之雨,就能保证有德必有尸和铸剑为犁存活。

    当云朵儿蓝量回满后,再由她顶上,乱花迷人眼后撤脱战回蓝。

    云朵儿的治疗量比不上乱花迷人眼,这个时候,只能是林烨指挥着奈辛,协助有德必有尸和铸剑为犁。

    宠物的属性,要比玩家高得多,更何况奈辛还是一只金色精英级的宠物,配合虎啸神技,同样让血色公会的前排玩家痛苦不已。

    战斗持续了好几个小时,血色公会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因为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攻不进来,反而是因为狮蝎的存在,被林烨这边反杀了不少人。

    包括林烨在内的一众远程职业,名字已经是红的发紫。

    “撤吧,这没法打啊,我们完全发挥不出实力,伤害打不出来,反倒是被别人当沙比一样射。”血色公会的那名火法极度窝火。

    看着又陆陆续续刷新出来的狮鹫,血色公会的老大这才打退堂鼓。

    迷雾之穴外,近百余名血色公会玩家有些垂头丧气,这是他们进游戏以来,第一次被人打的怀疑人生。

    极大部分玩家身上的装备都破破烂烂的,预示着耐久度不足,显然是挂了不少次。

    血色公会的老大一剑横劈在地面上,打的实在是窝囊,对方的游戏理解太深了,竟然能这么好的利用洞穴地形。

    “老子刷不了,他们也别想刷。”血色公会的老大就要把坐标公布。

    “等会。”一旁的火法打断了他。

    “你看看我们身上的装备耐久,还剩多少?”火法问。

    血色公会的老大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说道:“我们一次没死,耐久度也只剩20%左右了。”

    他刚说完,忽的眼睛一亮,竟是大喊道:“哈哈,老子知道怎么玩他们了。”

    的确,我打不过你,但是我们公会人多,跟你们打车轮战,你再厉害,装备耐久也不可能不降吧?只要装备损失耐久,就不可能抵御进攻。

    附近可没有什么修理装备的NPC。

    “不错,虽说这么干有些赖皮,但他们又何尝不比我们更赖皮。”火法说,他已经想好,等会把洞穴拿下来之后,也效仿对手卡地形。

    一旦卡住几个关键地形,就是游戏第一公会来了,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血色团队。

    就在血色公会制定好计划,准备再进攻的时候。

    殊不知,在迷雾之穴,林烨早就把地精修理机器人召唤了出来。

    在林烨的背包里,还有七八个这样的机器人。

    “我正想说我快没耐久了,血色公会的人再来如何应付。”铸剑为犁使用修理机器人,把身上有些破损的装备修理完毕。

    他现在已经严重怀疑,林烨是不是某个超级公会的核心玩家,故意来当散人体验生活的,说不准,他背后就是某个超级势力。

    不然的话,他身上的稀有物品怎么这么多,层出不穷。

    不一会,血色公会的玩家果然又来了。

    但这一次,林烨几个人没有先出手,而是等对方先手攻击有德必有尸和铸剑为犁后,才还手反击。

    这样一来,对方基本全员恶意攻击,挂掉后,掉装备的几率大大增加。

    血色公会的老大心在滴血,损失太大了,但想到对方的装备耐久即将被耗尽的时候,又不得不加紧攻击频率。

    “装备耐久归零的回城补给。”血色公会老大指挥道。

    等这批玩家装备修理完毕后,再换下另一批玩家,如此往返,不出几个小时,对手的装备耐久定然会全部耗尽。

    又是好几个小时过去。

    血色公会的老大傻眼了,因为他发现,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装备破损的情况。

    打了这么久,挨了那么多技能,你告诉我你还是满耐久?

    并且他还注意到,对手是没有更换装备的,前几个小时,他还看到那个叫铸剑为犁的战士盾牌有些裂缝,几个小时后,裂缝没有了,焕然一新。

    唯有一个解释,要么他有一面一模一样的盾牌,要么,他修理了装备。

    如果是前者,有个一模一样的盾牌,还算勉强说得通,但其他的装备不可能也有一模一样的吧?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他们修理了装备,尽管这有些扯淡,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又容不得他不信。

    想到这,血色公会老大一口老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