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2918章 拯救
    到底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这本无定论。

    但有件事,我却很清楚,人类,一旦习惯为恶,将很难再回到为善的轨迹。

    这并不是因为本性问题,而是因为为恶往往伴随着慵懒与安逸,还有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刺激。

    它们就如一汪汪泥淖,既能掩盖本性的光辉,又能将人类拉入泥淖,不得解脱。

    所以,在面对时常作恶的,诸如这些驻守城镇四周,不断压榨掠夺城镇物资,汲取百姓鲜血的寄生虫时,最好的做法,就是将他们斩尽杀绝。

    或许有人会说,那些被掠走的妇孺呢?他们难道也要一并被判处死刑?

    我的回答是:当然不。

    因为在屠杀之前,我会将这些妇孺集中一处,询问他们要不要离开,回到他们阔别已久的故乡,见一见那些阔别已久的亲人。

    其中一些妇孺表现出了渴望,于是我放走了他们,剩下一部分妇孺则放弃选择,这一点,从他们失去希望的目光中就能看得出。

    更不要说他们被摧残到惨不忍睹的惨样。

    所以,我选择给予他们解脱。

    不要说我残忍,因为在我看来,自由与死亡,都是解脱。

    就像高飞的鹰,在临死前,它们都会再来最后一次冲天,它们会不断的高飞,不断地高飞,直至筋疲力尽,直至寿命的最后一刻,然后,划出一道最凄美的直线,摔落山涧。

    这,难道不也是一种解脱吗?

    “无论和风大陆,亦或是魔界,甚至宇宙中任何一颗星球,只要存在着生命,就会有光明与黑暗,就会有杀戮与掠夺,就会有不公与仇恨,这是生命的本质,亦是进化的本质,更是生态链维持平衡的必要因素,面对这条规则,我无能为力,听好,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这是神制定的规则,命运的规则。”

    “所以,你就将那些放弃选择的妇孺统统杀死?”

    蓝色魔女一脸疑惑的质问我道。

    “是的”我点头道:“就像我刚刚给你解释的那样,他们失去了希望,没有了希望的人,哪怕活着,也只会是行尸走肉。”

    “那也不是你剥夺他们生命的理由!”蓝色魔女蓦然有些生气道。

    “当然不是”我淡淡道:“这只是我剥夺他们生命的借口,对于生命,我没有任何理由能够剥夺,哪怕是将死之人,也是一样......”

    我突然停下脚步,与她对视,反问道:“但如果我不杀死他们,他们也会被火焰烧死,你觉得哪种死法更好?”

    “你可以不放火的!”蓝色魔女道:“赖恩先生只叫你消灭盗贼团,又没让你放火烧老巢!”

    “放火,只是清剿残余活口的最后手段”我道:“说不定在哪儿,就藏有被我忽视的盗贼,而我不打算放过哪怕一个。”

    “你这样做......有些残忍。”

    蓝色魔女道:“就连我,也会将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放走。”

    “你不是我,而且,这就是我的做事风格,如果你不习惯的话,可以不要跟来。”

    “我不!”想都没想,蓝色魔女就拒绝了:“我偏偏要跟着你,我要看你的心到底有多狠!”

    “随便你。”

    随口应了一声,我便朝着下一处盗贼团进发。

    第二个盗贼团也和第一个盗贼团一样建设的十分豪华,他们的下场也和第一个盗贼团十分相像。

    不过第二个盗贼团中,被掠夺过来的妇孺中,却又极大一部分选择重回故土。

    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来自那座贫瘠城镇,甚至有两个当初还是那座城镇中财阀的女儿,虽然不是嫡女,但同样拥有继承权,属于贵女行列。

    但当她们被掠进盗贼团老巢以后,每天过得都是暗无天日的生活,日复一日的折磨使得她们几次都差点崩溃。

    幸好她们始终抱持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们的家人终有一天会找人救她们回去。

    然而一晃数年,也不闻音信,她们的心,逐渐冷了,她们的意志,也逐渐麻木,每天过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

    但在今天,她们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因为我和蓝色魔女,以及一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猎狗,将盗贼团彻底覆灭。

    在我凝望熊熊燃烧的火光时,两位贵女也在用感激的炙热目光凝视我。

    “请问,您是我父亲派人救我们回去的吗?”

    其中一个贵女大着胆子问道。

    “你父亲是游吟诗人?”我反问道。

    贵女摇摇头。

    “你父亲是游吟诗人?”我又问向另一位贵女。

    另一位贵女也摇摇头。

    “那就不是了。”

    一瞬间,两个贵女的目光同时黯淡下来。

    蓝色魔女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她也察觉到我的话有些不妥,碰了碰我的胳膊。

    对于她的提醒,我无动于衷。

    凝视片刻,我转身朝第三个盗贼团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不仅蓝色魔女和小猎狗紧紧跟随,就连两位贵女也紧随我后。

    停下脚步,我望向两女,疑惑道:“有事吗?”

    “我、我们......”其中一个贵女支支吾吾说不清,旁边的贵女连忙解释道:“是你救了我们,我们想从此追随你。”

    “不需要”我淡淡道:“回去吧,回去你们的家里。”

    “回去?”两个贵女瞬间都是面色凄惨,其中一个贵女凄然笑道:“置我们生死于不顾,那样的家,我们再也不想回去了。”

    “请您收留我们吧”另一个贵女扑通一声跪下,哀求道。

    “回去”我依旧淡淡道:“回你们的家里。”

    望着两女悲伤又疑惑的眼神,我继续道:“既然你们的家人无情,那就不要再抱有任何期望,回到你们的家里,夺回属于你们的地位,夺回属于你们的财产,离开家族,另起炉灶。”

    “您是说......让我们争夺财产,重建家族?”两个贵女用商量的眼神望着我。

    “我只是提供建议,至于要怎么做,都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说到此处,我顿了顿,又道:“还有,救你们的事情,只是阴差阳错与顺手为之的,你们不需要感激我,我也不需要你们报恩。”

    言罢,径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