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 第七十章 试探
    句曲仙宗!

    听到这个名词,何悠当即提起了精神。

    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再一次遇上了有关于此的人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澈放下茶杯,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据说在当年,句曲仙宗关闭的非常突然,起先几乎没有任何预兆,而关闭的时候,并不是宗门所有的成员都在秘境之中。”

    “毕竟大宗门嘛,总有各种各样的事,弟子也多,很少有全部弟子都在山门内部的情况。

    一般来说,规模稍大些的势力大多如此……

    于是,句曲山封闭,那些在外面行走的修仙者就被隔绝在了外头。

    起先,这些人当然是想尽各种办法与宗门本部联络,不过……显而易见,失败了。

    而流落在外,没有个根据地总不是长久之计……当时似乎这些人内部也发生了些矛盾。

    然后就四分五裂了。

    其中比较小规模的,渐渐的也没了踪影,不知道是断绝了传承还是隐姓埋名躲在了哪里……毕竟,你懂得。

    句曲仙宗这种大势力,总会有一些厉害的仇人……

    而其中一个比较大的分支,就跑到了黎州府……站稳了跟脚,这位茅真人,就是这一脉里的。”

    何悠恍然,心道原来如此。

    了解了这些,再联想到对方此刻突然造访……一个念头就无法抑制地冒了出来:

    “这么说……这位茅真人突然来到江南,难道是听说了句曲秘境可能现世的消息?”

    恩,一位句曲仙宗后裔……听闻“本宗”有了动静,跑过来看,这是非常合理的。

    白澈摇头道:“不清楚……这是我能想到唯一的可能了,不过……这个消息没道理传开啊……我的意思是,就算得知了消息,这反应也有些快了啊。”

    何悠心想这有什么值得意外的。

    都是现代社会了,晚上得到消息,立马订机票,第二天直接就给你飞过来……又不是古时候。

    “那照你看,假如说,这位大修士的确是奔着这件事来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我们利弊如何?”何悠道。

    “……我说不好,”白澈苦笑道,“如果家族安好,那我绝对是反对的,事实上,我敢打赌,整个江宁所有势力,都不会愿意让这位掺和进来,尤其是焚海剑派。”

    “因为利益?”

    “没错。句曲山的关闭是个谜团,里面可能藏着巨大的危险,却也同样有着巨大的机缘,但凡是有些野心的,也不愿意错过……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愿意被其他地区的修士来分蛋糕?”

    “不怕你笑话,这修仙界啊,其实世俗的很,也传统的很,各个势力往往习惯了用地域来划分。

    按照规矩,这江宁府的秘境,当然是理所应当给本地势力瓜分,如果有外地人想来,大家肯定会联合抵制……”

    说到这,白澈神色变幻了下,道:

    “可涉及到茅真人……就有些微妙。

    毕竟按照传承,人家的确是句曲山正统后裔……从法理上来说,还真不大好排挤……

    尤其,现在家族空前虚弱,我们也是被内部排挤的目标……

    从这个角度来看,家族和这位茅真人倒是位于一个阵营了。”

    何悠想着,说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心中却是忍不住琢磨:

    如果说一切真如白澈所言,那么茅真人倘若真打算进入句曲山,所面对的阻拦恐怕很大。

    焚海剑派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削弱了白氏,绝对不可能容许一位大修士染指……

    那么,这里面是否存在可以利用的点?

    就在他渐渐盘算开的时候,忽然间,何悠的耳朵动了动,整个人的坐姿下意识地懒散了几分。

    同时用手指敲击了下桌面,吸引了白澈的注意。

    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白澈却读懂了他的唇语:有人来了。

    这位所谓的白家第一天才当即吸了口气,有些紧张。

    在移动迷宫中他就见识了何悠听力的敏锐,此刻毫无怀疑,只是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却见何悠悄然指了指桌上一侧的围棋棋盘,并抬手,捏起了一颗黑子,随意落在盘中。

    这原本是房间的摆设,反正这年头,也没哪个修士还乐意下棋了……有那功夫打打游戏,刷刷b站,看看小说它不香吗?

    此刻,却被何悠顺手利用了。

    白澈愣了下,心领神会,赶忙也捏起一颗白子,心不在焉地随意落下,还要装出认真思索的模样来。

    何悠则慵懒地靠着窗台,运转功法,将听觉打开……

    终于,他捕捉到了声音的来源。

    竟然是房顶……脚步声应该是两人,并没有在一起。

    一个较近,应该负责偷听,一个比较远,大概是偷看的……

    ‘分工还挺明确……’

    ‘不过……说起来,这天都没黑呢,就这么公然爬上房,真的合适么?’

    ‘恩……似乎还真没什么,毕竟,其余势力即便看到了……也会装作没看到……’

    何悠一边落子,一边在心里吐槽……同时思索对方的来历。

    恩,当然是没有头绪。

    但想来,应该不是焚海剑派。

    倒不是别的,主要是考虑到,好歹是力争成为江宁扛把子的宗门,大白天爬房顶未免太跌份……

    恩,估计是其他的什么小门小派,来偷偷探听虚实的。

    飞快于心中思考完毕,何悠想了下,语气带着三分笑意地道:

    “……听你说来,这女……呵,这句曲山的后人来到这,是有所图了。”

    白澈愣了下,然后一边落子,一边叹气道:“是的,情况恐怕变得复杂了。”

    “复杂么?”何悠轻笑了一声,摩擦着手中的棋子,淡淡道,“小小一个通玄,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顿了下,他缓缓落子,用一种浑然不在意的语气道:

    “就让他们紧张去吧,只要不挡我们的路,就随她去。”

    “是。”白澈配合地点头道。

    然后,两人不再交谈,只是沉默着喝茶,下棋……恩,主要是何悠喝茶,他捏着棋子装出一副绞尽脑汁的模样。

    力图通过这种表现,体现出两者围棋水平的巨大差距……恩,一个被现代娱乐方式软化了的年轻修士,怎么可能在围棋这一块比得上前辈呢?

    这种塑造人设的机会可不能浪费!

    当然,也就只是表演而已。

    事实上,白澈虽然盯着棋盘,可压根连方格上有几颗棋子都没大注意,就光顾着演戏了。

    两人尬演了好一阵。

    终于,何悠就听到脚步声远去,又等了下,确认对方真的离开了,他才吐出一口气,做出了解除警报的信号。

    “呼……可算走了。”白澈扔下棋子,擦了擦汗水,郁闷的不行,然后,他就有些发愣地看到何悠轻描淡写般又落下一颗棋子,道:“你输了。”

    白澈一呆:“咱这才下了几个子啊……怎么我就输了?”

    何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棋盘某处,认真道:“这,我五个子连成一线了。”

    白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