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诸天万界之帝 > 第四十九章 都是吸星大法,谁吸谁?
    十多年前,任我行统领魔道,如日中天,杀得正道血流成河。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只敢对付五岳剑派这种正道门派,不敢捋少林这种千年传承的虎须。

    此次任我行脱困,成为了大宗师,认为自己只要统一了魔教,多半也能和少林掰掰手腕了。可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打败少林,更别说像眼前这样,把少林打成死狗,一个个抱着头跪在地上了。

    而且,任我行一眼就看出这些少林僧人功力全失,显然是刚刚被吸光了内力。吸收了如此多强者的内力,现在眼前这个家伙的内力该是何等的惊人?

    任我行把心中的震惊压下,强颜欢笑道:“小兄弟,你我都修炼了吸星大法,师出同门都是自己人,正好,你助我夺回神教教主之位,我帮你一统武林,如何?”

    即便是这个时候,任我行还没丢掉幻想,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想要重夺魔教教主之位。

    叶君不由嗤笑,这人啊,被关在牢里太久了,脑袋总有些不灵光。难道任我行就不能想想,凭什么?叶君凭什么要帮他?

    “帮你重夺教主之位?我直接和东方不败合作不好吗?为何要多此一举?”

    顿了顿,叶君继续说道:“更何况,我要统一武林,何须你的帮助?如今,我已经灭了少林,统一了正道,区区魔教,不足为虑。我要你何用?与其养一个狼子野心的大宗师,倒不如把你这大宗师的功力为我所用,岂不是更好?”

    “你想吸我的功力?”任我行面皮一抖,旋即仰天大笑:“你我都修炼了吸星大法,谁吸谁还说不定呢!”

    不过,任我行虽然狂妄,但是也不傻。他也看得出,现在敌强己弱。西厂这边,高手众多,连少林都拿下了,他要是硬碰硬也绝不是对手。

    今日是他脱困之日,可谓龙入大海,绝对不能再落于他人之手。

    任我行当即笑道:“我任某人的承诺永远有效,你若是想合作,随时可以来找我,今日任某就不奉陪了!盈盈,向兄弟,我们走!”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叶君没开口,谁能走得了?

    雨化田和岳不群飞身一闪,挡住了任我行三人的去路,旁边西厂的一众高手也形成包围圈。

    “姓叶的,你真的要打?真以为任某好欺负?我也修炼了吸星大法,对吸星大法的弊端一清二楚。你刚刚吸收了这么多高手的内力,还没来得及炼化吧。此时你体内的真气就如同是无数脱缰的野马,别说出手,想要压下这些混乱的真气都不容易。你若是强行出手,你体内的真气立马失控,到时候轻则半废,重则爆体而亡!”任我行信誓旦旦。他也修炼了吸星大法,对于其中的玄妙自然是一清二楚。

    可是,任我行却不知道,叶君修炼的根本就不是吸星大法,而是更加神妙的吸功大法。当年神侯吸收了两百多个高手的内力,还能和古三通打个三天三夜。这几十个人的内力算什么?

    对于这一点,雨化田也是一清二楚,手中长剑轻轻一划,将湖面的莲叶斩成碎片,笑盈盈道:“公子没发话,想走?留下脑袋就行!”

    “娘娘腔,怕你不成!”向问天的脾气也是极为火爆,既然要打,那就绝对不能等敌人布置好了。

    向问天本就是百无禁忌之人,怒喝道:

    “教主,我们杀出去!”

    向问天一掌拍向雨化田,动手就是全部实力,要强开一条出路。

    雨化田如今也是力敌宗师的高手,怡然不惧,抬手也是一掌。

    两掌相交,雨化田面色不由一变。只觉得一股狂猛的巨力扑面而来,心中震惊,果然不愧是在魔教当了几十年光明右使的人物,实力着实强悍。

    不过,雨化田的一身手段都在剑法之上,硬碰硬不是他的强项。

    雨化田一个转身,让开了半条道路,向问天心中一喜,便要抢出去,却忽的听到身后一声惊呼:“向叔叔小心!”

    向问天心中大紧,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剑光亮起,从他的左肋划过,血色顿时如喷泉般涌了出来。

    “向兄弟”任我行怒吼,一掌横推,水面翻滚,波涛倒挂,竟然在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掌印,要讲向问天捞回来。

    然而,一道剑光斜飞而出,划破了天幕,将那水波巨掌支离破碎。

    岳不群手持长剑,笑盈盈道:“任大教主,你的对手是我!”

    任我行自认是认识岳不群,十多年前,他名震江湖的时候,岳不群也不过是泛泛之辈,那时候的任我行完全不会把岳不群放在眼里。可刚刚这一剑,锐利的剑芒和诡异的招式,让任我行心惊肉跳,倘若刚刚那一剑是针对他而来,任我行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避开。

    没想到,十多年不见,对方的实力竟然也如此之强。

    任我行冷哼道:“岳不群,你好歹也是华山掌门,竟然心甘情愿成为朝廷鹰犬,岂不是让华山派蒙羞?让武林蒙羞?”

    “这就不饶你费心了,华山派能为公子效力,那是我们的荣幸。”岳不群轻轻弹了弹剑尖,发出清澈的剑鸣,话音略带冷意:“任教主当年双手染满了我华山前辈的血,今日,就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的华山的前辈!”

    “怕你不成!”

    任我行暴吼,掌若洪雷,强大的气势将水面都压得往四面排开。

    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刹那间整个天地都陷入了茫茫的水雾之中,难辨人形。

    岳不群面色肃然,严阵以待。

    哪知道任我行身形陡然折回,转身朝叶君冲去。

    任我行竟然是将叶君当成了软柿子,刚刚一招只是迷惑岳不群,只为了转身对方叶君。

    一来,任我行也看出叶君是这一群人的核心和关键,若是控制住叶君,今日自然可以从容而退。其次,他也眼馋叶君的真气。叶君现在吸收了这么多高手的内力。倘若他再把叶君给吸了,天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姓叶的,你吸了这么多高手的内力,体内真气定然难以控制,今天,这些真气,就便宜本教主了!”

    任我行张扬恣肆,猖狂大笑。

    他双手扣住叶君的肩膀,吸星大法全力运转,只待那澎湃的内力滚滚而来。

    然而,下一刻任我行的面色狂变,仿佛见了鬼一样,拼了命的后退,一边大叫:“不可能——”

    “任教主,我本来还以为要废点功夫,没想到你这么热情,送货上门,那我就笑纳了!”

    叶君体内真气轻轻一卷,刹那间,一股极强的吸力倒卷而来,任我行体内的真气顿时如开闸泄洪一样倾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