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阿梨在线修BUG > 第59章 这,可是你说的
    “哗啦”,瘦高个和胖子两人将外套脱掉往地上一扔,就钻入了水中。

    这水库临近他们的村子,是他们从小玩到大的,农村里的娱乐活动匮乏,这十里八乡男孩子夏天里都是在这里撒欢的,所以这水库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鱼入水中,丝毫没有不熟悉的地方。

    大头手中拿着瘦高个刚才递给他的土楸,就往水库正中间游去,但这水底似乎有暗流涌动,任凭他怎么奋力地向前划水,都没办法接近水库中心点。

    两人渐渐有些憋不住气了,游了一会就从水中探出头来。

    “大头哥,这水底下也有古怪,你确定宝贝就藏在这正中间的位置?”瘦高个喘着气,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老一辈人跟他讲的那些水库的故事。

    这水库建的早,所以不大,三面都围着高高的堤坝,只有一条与浦江联通的河道,所以与其说是水库,不如说是浦江终点的水塘更确切点。

    浦江水域辽阔,雨季来临时涨水量巨大,但这水库的水一直是平平稳稳的,从来没出现过大起大落。所以老一辈的村民们,都说着水库下面必定有其他的暗流通道,甚至还有说这水库连通阴阳两界的。

    大头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水面上的雾气确实是过于浓郁了,这水库中的水也不像平时一样的温吞吞的,那刺骨的冰冷无处不在地沁入骨子里。

    难不成,这里真的有连通阴阳两界的通道?!

    “幸好我早有准备。”大头从随身带着的小牛皮包里掏出一张符纸,小心翼翼地避开水将它贴在土楸上,不甚熟练地念起刚学会的咒术。

    “北斗七元君,天罡大圣神,离邪大法王,通明三界路,照彻北幽宫,吾奉天地敕,踏破九幽门,吾奉天尊令,破开澧都门,急急如太乙救苦天尊律令敕!”

    咒术刚一念完,符纸瞬间透出一道金色的暖光,将周围的水雾逐渐驱散开来,两人感觉刚才混沌的脑袋都清醒了不少。

    “大头哥,你这是什么术法,驱邪效果一流啊!”瘦高个心中安定了不少,只要手中有保命的东西在,他自然是不害怕了。

    大头手中握着土楸,来回挥动了几下,驱散更多的水雾,“这也是那仙人送我的符纸,这上面画着的可是九幽神迹,九幽符火一出,这些个小鬼小怪自然是要退避三舍了。”

    “这是哪里的仙人?这么灵验,回去我也想去求一些符纸来,大头哥,到时候你可得帮我通传一下。”瘦高个知道大头平常消息灵通,没想到还有这种沟通仙人的渠道。

    大头肥硕的脸颊抖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他使劲甩了甩头,沉声说道:“这些以后再说吧,我们再下去探一探。”

    分外寂静的水库里,只有两人不断拨动水花的声音。一直在水中远远看着他们的卓尔,此时也有些看不清两人的底细。

    之前她单纯以为这两人就是无聊,听了别人的闲话来这水库中找乐子的。这种人之前来的多了,基本上她稍微吓一吓,基本上就跑得没影了。

    但是这两人,看起来像是没什么用的帮闲,手上却拿着这样厉害的符纸,符纸催动起来闪着金光,连她都不敢靠近,自己这魂魄之体,恐怕是受不住这金光一击的。

    看来,真的是有厉害的仙人指引他们到此处来的。

    “卓尔,不可轻举妄动,此符绝非等闲之物!”沙哑的声音又一次从珠子中传出,它也看出这符纸的厉害之处,想要将卓尔的魂魄再次收入到珠子中。

    卓尔抬手制止了珠子,看了眼旁边的方型箱子,回道:“你放心,我就在这看着,只要他们不来打这个箱子的主意,我自然也不会去管他们寻什么……”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水库中间“哗啦”一声,两人激动地从水中钻出头来。

    “宝贝,大头哥,真的有宝贝,你看到那宝贝发出的绿光没有?!”瘦高个一改刚才胆怯的模样,兴奋地冲着大头喊起来。

    “喊什么,喊什么,你这是要把其他人招来吗?!”大头两眼也冒着光,他也是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找到这宝贝。

    瘦高个一听这话,赶紧捂住嘴,四下看了看,才敢将手移开,然后低声嘿嘿笑着:“嘿嘿,大头哥,接下去我们怎么挖?刚才你就在那挖了几下,绿光就透出来了,可那下面好像是有一层东西挡着呢,只看见光,挖不到东西啊。”

    大头也反应过来了,那里确实有一层东西挡着,他那土锹贴着符纸,一开始没费什么力气就将水库底部的淤泥清干净了,才看到那宝贝透出的绿光,可想要再深入地挖下去,却受到了阻碍。

    “仙人说了,我们肉体凡胎看不出来这水库中暗藏的术法,其实这中心,正是将这宝贝禁锢住的法阵,为的就是防止这宝贝从这水库暗流被冲到其他地方去。”

    大头回忆着当时仙人说过的话:“仙人还说,这宝贝原先并不在这,而是在浦江的最上游,是被这水流慢慢冲刷到这里来的。当初之所以在这水库中建这个法阵,就是像一张网一样,让它最后停留在这里。”

    “现在看来,这宝贝已将法阵中的术法激发起来的,我们想要拿到宝贝,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瘦高个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也是颇为苦恼,“大头哥,那仙人没告诉你怎么破解这法阵吗?”

    要是不能破解这阵法,那他们两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啊。

    “有办法。”大头沉思了一阵,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眼中闪过一阵狠戾的光,“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

    “什么愿意不愿意啊,大头哥,为了宝贝,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瘦高个还沉浸在那宝贝闪烁的绿光中,得了宝贝,自己就发达了。

    这,可是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