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阿梨在线修BUG > 第57章 人说人话,鬼说鬼话
    “当然没有姓卓的人家,一个拐来的外地媳妇,谁家不是藏着掖着的啊……”

    卓尔的血泪散落在茫茫的雾气中,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

    呵,果然,陆熠在这陆家村生活了几十年,早就看透了农村里畸形的生存观念。

    所以,这些人啊,还是都该死……

    “那你是逃出来的?”

    村里就是这样,一旦谁家买了媳妇,那么基本上就是全村帮着看住这个媳妇,所以怎么可能让她找到寻死的机会。

    “我,我杀了他,这暗无天日的日子我实在也是过不下去了……”卓尔回忆起那天的情形,还是止不住地发颤,不知道自己是下了多大的决心,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将那把刀插进他的胸膛里。

    棠梨不知怎么去安抚一个心死后又身死的女人,她无能为力。

    不过看了这一下午的书,棠梨也清楚,这鬼魂想要留在这世间却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按照这个世界的鬼道,像你这样的游魂,根本不可能在这世间待这么久啊,应该会有专门鬼将来拘你才对啊。”

    卓尔将自己的思绪从痛苦的回忆中抽出来,对这件事情,她也是有些迷糊不清。

    “可能是这摄魂珠的关系,我的魂魄被这摄魂珠聚齐,来往的鬼将我遇到过很多,但是没有一个能看到我的,更别说将我拘走了,”

    这珠子虽说跟自己胸口的这颗一模一样,但使用方式却是完全不同。棠梨这颗是用来摄取天地间会破坏世界平衡的混乱法则的,而卓尔的这一颗则是用来聚拢魂魄的,聚拢的魂魄居然还能在这世间游荡。

    “那我们怎么可能看的到你?”陆熠不解,连鬼将都看不到的魂魄,他们两个一个人类,一个假仙,怎么可能看的到。

    “是我想让你们看到的,这五年来,我自己也摸清楚套路了,这珠子能让我不被鬼将发现,也能让我与你们沟通。仙人,我相信只能你能救那个少年了!”

    卓尔越发急切,这么多年了,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个机缘。

    “哦?你就不怕我是装神弄鬼的骗子?”棠梨不明白了,自己到底是怎么让这些人如此信服的。

    “仙人有所不知,陆家村那边传来仙人的消息时,我并不相信,这五年,我也算是见识了无数坑蒙拐骗的道士,哪个的排场都比仙人您要来的大。可一个个的,等到我真的现身了,都是落荒而逃……”

    卓尔看着水中抖动地越来越激烈的盒子,对棠梨更为恭敬:“可自从仙人您到了少年家里,这原先一片静寂的水底,都被这盒子的动静搅得天翻地覆了。”

    “不知仙人您施了什么仙法,这少年的魂魄似乎就要冲破这盒子了。所以我才在此等候仙人的到来,想来仙人必定是能将少年的魂魄补齐的!”

    那看来还是铜钱留下的药丸起作用了,棠梨除了给他喂了一颗药,其他什么事也没做啊……

    陆熠看着那个抖动的盒子,莫名觉得有些眼熟,青铜铸成的方型盒子每一面各画着金龙、鸾凤、麒麟、玄龟等灵禽猛兽,盒子开合处贴着一张黄色的咒符,咒符上俨然就是他下午在道家典籍里看到的是青玄印。

    “青玄印?!”棠梨也看到了那张咒符,既然有青玄印在,那么这个法器必定是有主之物,应该是为了镇压什么邪物被定在此处的。

    “既然有青玄印在,那么此处必然有什么大凶之物,如果贸然解开此印,我就怕这凶物不受控制。万一惹出更大的祸事就麻烦了!”

    “可,仙人,您看那少年的魂魄,正在奋力挣脱这束缚,他是无辜的啊……”

    卓尔想起那天她一心求死,一步步跨进深不见底的水里,稚嫩的少年却在岸上呼喊着“救人”。他那时才九岁啊,还是个小孩子,奋不顾身就跳下来想要将她拖上去,丝毫没考虑过自己的安危。

    那副画面,已经深深刻在她的魂魄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恶的,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这少年炙热的善成了她心中的执念。

    棠梨也希望自己能将少年魂魄从盒中救出,但如何不破坏镇压凶物的封印才是她现在首要考虑的问题。

    “我知道,但此间究竟是何凶物,还需要仔细研究一番。少年要救,但这镇压凶物的封印却不能解!”

    自己这个刚入门的半吊子道士,对道家的仙道法术可谓是一知半解,还得回去好好补补课,才有底气来应对这水库中的危险。

    她就知道,系统不会给她分配什么简单的任务的,从前面测试世界的难度就可见一斑了。测试世界都这么难,这个正式的任务世界是绝对不可能光是养个孩子就能通关的。

    “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要问你。”棠梨对水雾中似乎陷入沉思的卓尔说道。

    “仙人,您请说,我必定知无不言。”卓尔抬手拭去眼角的血泪,水库上方的雾气更为浓郁,甚至还隐隐透出点血色。

    棠梨觉得一阵阴风一直在自己的身侧来回吹动,那是一种沁入骨髓的冰冷。

    “这五年,你就为这一件事一直在此守候吗?”

    卓尔惨白的脸上还是一片凄凄切切的表情:“是呢,仙人,我大仇已报,如今还待在这水库中,就是为了还了少年的恩情!”

    “好,我答应你,如若有办法,我定然将这少年的魂魄救出!”棠梨说完这话就带着陆熠离开了。

    阴沉的夜晚,雾气蒙蒙,水库底部暗流涌动,卓尔得到了仙人会将少年的魂魄救出的应承,安然地回到摄魂珠中,再次沉入水底。

    陆熠皱着眉看着这水库四周逐渐消散的雾气,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要给棠梨找一个简单的赚钱方法,却被拖入了一个从未经历过世界里。

    “师姐,你觉得她说的都是真的吗?!”陆熠始终觉得卓尔有些不对劲,但她的故事非常完整,让人看不出破绽。

    “小师弟,师父不在,就让师姐来教导你!这第一课呢,就是教你,人说人话,鬼说鬼话,连人话都不能尽信,这鬼话嘛,就姑且当个故事听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