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平凡苦难 > 第五十一章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春雷啊唤醒了长天内外,春辉啊暖透了大江两岸!啊,中国!中国!你迈开了气壮山河的新步伐!你迈开了气壮山河的新步伐!走进万象更新的春天!

    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春风啊吹绿了东方神州,春雨啊滋润了华夏故园;啊!中国!中国!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捧出万紫千红的春天”

    -----董文华《春天的故事》

    这天,曾仕湖从桂林汽车站坐大巴,来到了祖国南边的、号称南粤双雄之一的国际化大都市---广州。

    好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就算在当时,也号称户籍人口六百万,常住人口过千万……

    曾仕湖坐在宽敞舒适的城际大巴上,他特意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贪婪地看着广州这坐特大城市的风景。觉得:“车水马龙”已经没办法形容大街上的繁华状况;“鳞次节比”也没办法形容这座特大城市的一栋栋高楼大厦的状况……

    还好,虽然曾仕湖是人生中第二次去到大城市,但他来之前和弟弟通了电话,弟弟在电话里面说得非常清楚:

    在桂林汽车站坐大巴车,到广州的罗冲围车站;再从罗冲围车站转车,坐:罗冲围--番禺市桥,的城际班车;到了番禺市桥的汽车站,又从番禺市桥汽车站旁边的一个公交车站,坐两块钱的公交车,到新水塘村。到了新水塘村下车后,随便找个公用电话打他同学的Cαll机就行。

    因为说得非常的清楚,所以曾仕湖并不觉得在这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中,找到他弟弟是什么麻烦的事。更加不会在这大城市中把自己搞丢了,或者迷路。

    因为知道哥哥肯定是这天到,所以曾仕强也没去上班,跟厂里请了假,还把同学的Cαll机借来用一天,好方便哥哥到了新水塘公交站后可以随时联系自己……

    不过就在来广州打工的头一天,曾仕湖却很不愉快,他跟他妈妈起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小争执。

    曾仕湖从市里医学院附属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家后。在家休息了半个月,按时吃药,并且在半个月后尊医嘱,又回医院检查,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后,说他身体已经恢复,只要自己平时注意饮食,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曾仕湖自己也觉得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所以就还是按原计划,收拾行李,拿上弟弟叫他准备的各种证件,包括他在中专时的“学生证”,去镇里办的“流动人口婚育证”,又去白世连家借了他原来答应的2000元钱,准备第二天就上桂林搭大巴到广州。

    就在曾仕湖在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妈妈走进了他房间,有点欲言又止地跟曾仕湖说:

    “仕湖啊!有件事情,本来我不想说的,但你是我的崽,我不得不说。

    你生病住院出来后,我去问了一下神婆,为什么你好好的会突然得一场大病,那神婆说了:

    第一怪你自己八字太弱;第二怪你这个女朋友八字太硬。你知道的,他父亲年纪轻轻就不在了,那女孩的八字有点像她妈……”

    “妈,你瞎说什么啦!神婆又怎么会知道赵崇敏的生辰八字呢?”

    “怎么又不知道,神婆就她们大溪村的,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带去那里算过,而且她妈妈在她爸没在的时候,又去问过一次……”

    “妈,我觉得你倒奇怪了!是我自己身体不好,自己命中有此一劫,命中磨难多。关人家女孩子什么事?而且我生病这段时间,人家都不在家里,去柳州打工一个多月了……

    有本书,叫做《大学》,里面说: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自己生病了,不去想自己身体的原因,自己命运的原因,却怪人家赵崇敏八字硬,哪里来的道理!

    再说了,大丈夫正直忠厚,坦坦荡荡;则诸邪回避、百毒难侵。

    三国时候,有人送了刘备一匹千里马,名字叫的卢,人家说的卢马身上有白斑,眼下有泪槽,会克主。刘备说:死生有命,与马何干?结果在刘备被追兵追到一条大河边,眼看山穷水尽性命不保,他骑着那匹的卢马腾空而起,跳过大河,不但没克死刘备,反而救了刘备……”

    曾仕湖是真急了,也不管他妈妈听不听得懂,引经据典的说出一大堆反驳他妈妈的理论……

    “仕湖啊!你说这些妈不懂,但有些东西不得不信的,希望你也体谅妈的苦衷……”

    曾仕湖妈妈见他这样说,都想哭了。

    “妈,我知道了!你是反对我和崇敏在一起嘛!我现在这个样,身体不好,想娶人家还未必肯嫁呢!人家也怕呀……”

    唉!想到此,曾仕湖不禁感觉无限凄凉与无奈!

    他倒不会怕自己会被赵崇敏的“硬八字”“克死”。他相信“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人的命怎可能被妻子克死呢?曾仕湖甚至不怎么怕死。

    虽然他知道,他来到人世间,自己的任务没完成。还没有抚养自己的下一代,还没有赡养自己的父母……

    他可以不相信这些什么“八字”,“克夫”之类的玄学,却不得不相信科学,不得不相信现代医学。他亲自问过他的主治医生,他的病是否有可能恶化成白血病。医生的回答是:理论上有这个可能,特别是三到五年之内。

    曾仕湖知道,医生对患者说话肯定是有所保留的,医生口中的“理论上有可能”,其实应该理解成“完全有可能”才对

    那万一自己不幸,真的恶化成白血病,不是坑了赵崇敏么?如果自己跟她结婚才恶化成白血病,那不是更让赵崇敏“坐实”了“克夫”的罪名么?

    算了,哪怕是下地狱,自己一个人下就是,何必还拉上自己最爱的人呢?那样就不是照顾她、保护她;而是坑她、害她。

    虽然医生跟他说的这些话,他没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他妈妈,他弟弟,林振翔等,免得人家担心。(曾仕湖出院后,在外面打工的朋友也陆陆续续知道了他住院的消息,也纷纷从外地打电话来问候他。)

    曾仕湖也没打算把这个秘密告诉赵崇敏,如果告诉她了,不管那种结果,曾仕湖都觉得难以接受。

    如果告诉赵崇敏,自己这个病,有可能恶化成白血病。赵崇敏知道后直接和自己提分手。曾仕湖觉得这种结果虽然可以理解,但心里一定会觉得难以接受,西式的婚礼中,不是有这样一段程序吗?

    证婚人问:“你愿意嫁某某某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虽然自己还没有把赵崇敏“明媒正娶”过来。但是在曾仕湖的心中,从那天晚上在县城开房,两个人拜月亮发誓后,就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媳妇,自己需要一辈子为之付出的人。如果自己和她说自己这个病,她立马说分手,那肯定会让自己感觉世态炎凉。

    但是如果赵崇敏反过来,不顾家人反对,不管曾仕湖身体怎样,死活还是要嫁给他,那这样也不是曾仕湖想要的结果,那不是坑了人家么?是的,哪怕下地狱,也自己下就算。敏敏年纪轻轻,绝不可以爱之名拉上她为自己“殉葬”。

    就这样吧!让这段感情无疾而终,可能对敏敏,对自己,都是最好的结局,曾仕湖心意已决,就当从没认识赵崇敏,以后不再联系就是……

    而对于自己的病有可能恶化成白血病,这点曾仕湖倒没怎么担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曾仕湖想,事情就这样了,你愁死也是过一天,也改变不了现状。如果自己命中注定短命夭亡,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发昏当不了死,就好比古代死刑犯要挨杀头了,伸头也一刀,缩头也一刀,反正是躲不过去……

    而且曾仕湖也感觉,自己身体现在也已经没任何问题了,能吃能喝能睡,能跑能跳。晚上下面那玩意同样像竖起来的钢筋一样,一柱擎天。所以趁着自己身体还好,多体验社会,多“格”点“物”,多赚点钱给家里面,至于恶化不恶化,白血病还是黑血病,想那些干嘛咯…………

    ……………………………………

    “哥,你到了呀!好,你就在那公交站等我一下,我几分钟后就到了……”

    曾仕湖Call完曾仕强后,就坐那个叫做新水塘村的公交站那里等着曾仕强来接他。

    “哥!你还是蛮快的哦!我还估计你要到下午才能到这里,谁知道中午就到了。”

    曾仕强一看见曾仕湖,非常高兴地和哥哥打招呼,并且帮他接过了手上的行李箱。

    “是呀,昨晚上八点在桂林汽车站上的车,没堵车,今早上六点就到罗冲围了。我还以为10点可以到你这哦,谁知道,从罗冲围坐车到番禺市桥都有这么远,同一个市内坐车都要三个小时,广州真大,可比我们曾村大多了。”

    曾仕湖说话一向幽默搞怪,他自然是知道别说曾村,就算桂林、柳州两个市加起来,和广州比“大”,也是没办法比的。但他却故意用曾村这只“蚂蚁”,和广州这头“大象”来比一下,说出广州比曾村大多了这类听起来弱智的话。

    “哥,你真搞笑,拿我们曾村和广州比,拿我们镇和现在我们在的这个新水塘村比,可能我们整个镇的人口都没这里的外来人口这么多,哥,我们镇有多少人口你知道吗?”

    “我算一下,像我们林村大队这种级别的行政村有十个,一个大队约三到五千人,十个大队,那绝对超不过五万人。”曾仕湖说道。

    “那就是了,这里光是这几个大的电子厂里面的员工都超过十万人……”

    好了!到了,这里就是我们租房的地方,现在我同学也搬出去了,以后我们两个人就住这里,今晚上我们请他吃餐饭吧。一来为你接风,二来也感谢人家借个Call机我,方便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