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庭吧 > 平凡苦难 > 第五十章
    照林振云这样说,那自己去桂林看曾仕湖是完全没必要了,万一去到那里曾仕湖刚好出院,岂不是让自己白跑一趟。赵崇敏打了电话后,随便找个早餐店吃早餐,边吃边这样想道。

    不过再转念一想,曾仕湖这次病得可能真的是蛮严重的,不然怎么可能县里的人民医院都治不好,半夜要转院到市里面去呢?还好有惊无险,想到这里赵崇敏都一阵后怕,虽然她和曾仕湖还没结婚,但潜意识里,她已经把曾仕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依靠。虽然她妈妈提醒过她,曾仕湖可能身体不怎么好。但她却从没想过,他这么年纪轻轻,居然会得这么重的病……

    一想到这,赵崇敏又觉得无比的压抑与惆怅,仕湖哥哥会不会身体有什么重大暗疾呢?不然怎么会年纪轻轻就得这么重的病要半夜送到市里抢救……

    赵崇敏联想到自己的的家庭,自己的父亲,还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自己母亲那时候才三十出头,年纪轻轻就守寡……

    还好自己的哥哥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才14-15岁就能帮母亲分担很多。而自己的舅舅,叔叔伯伯们都很肯帮忙,才使得自己家的日子也还不算太穷,过得有模有样。

    如果以后嫁给了曾仕湖,他那种身体会不会像她父亲那样……赵崇敏觉得自己不敢再想下去。

    不管曾仕湖有钱没钱,也不管他父亲是顾家或者不顾家,也不管他家里房子是好是烂。这些赵崇敏都觉得无所谓,都觉得可以通过努力去改变,但是如果曾仕湖身体健康有很大问题,甚至有可能“中道夭亡,”赵崇敏觉得自己真的该认真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嫁给他。

    想到这一切后,刚接通电话时听到林振云说曾仕湖“化险为夷”的喜悦感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也是对命运无常、造物弄人的哀怨与无奈……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赵崇敏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这首词,也许是老天即将要把她和曾仕湖:

    “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吧!

    赵崇敏曾经听曾仕湖说过,他的八字很怪,极为不平衡,五行中“金”过多,但缺“水”、缺“木”,所以命途多舛……那时候听他这样说,还觉得这个曾仕湖虽然聪明过人,见识超群,但却过于迷信,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也信,现在看来,他说的还真是一点没错……

    虽然跟曾仕湖认识交往才短短的半年,但赵崇敏几乎认定,哪怕曾仕湖没什么学历,没什么技术,但就凭着他那种卓著的见识,豁达的心胸,以及惊人的判断力和洞察力。赵崇敏几乎可以肯定,他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绝不会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但是,仕湖哥哥的命运为何如此坎坷呢?先是没办法考高中,再是上了中专又辍学,现在又是这样……

    赵崇敏记得她的仕湖哥哥跟她讲过,一个人太聪明,或者某方面太厉害,基本上都是八字太不平衡造成的,命都不会太好。

    他还举了例子,明代的大才子唐伯虎的,说唐伯虎聪明绝顶,诗画双绝。

    他说,历史上真实的唐伯虎绝对没有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那般风流倜傥,有八个国色天香的老婆,还混进华府点秋香!真实的唐伯虎其人其事是一片悲哀凄凉。

    唐伯虎16岁就考中了秀才,29岁中应天府乡试第一,为解元,所以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里叫他“唐解元”是没错的。但正当他春风得意之时,却因牵连徐经科场案而入狱,从这一年开始功名尽毁,从此再也不能做官。

    曾仕湖说:据说唐伯虎是:寅年、寅月、寅日、寅时出生。如果真是这样,那八字绝对是非常的不平衡,因为无论:年柱、月柱、日柱、时柱。都是在一个字里,所以他的聪明绝顶诗画双绝;他的命途坎坷终身不仕;都是八字里注定了的。

    唉!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红颜薄命,才十二岁父亲就不在了,本来成绩那么好的,却偏偏中考前生病,而自己也倔不愿意再复读。交个男朋友如此聪明!知性!体贴!豁达!却偏又是这样……老天爷?你为何如此残酷???

    赵崇敏边吃着早餐,边想着这些,居然又在早餐店哭了起来,搞得旁边的一个大嫂帮她扯了点纸巾递给她,并且说:

    “姑娘,如果是男朋友的辜负了你,也不必如此伤心,你要想这可能是好事,你没跟他只是哭一时,跟了他,可能会哭一世……”

    “谢谢,谢谢阿姐!”赵崇敏意识到自己在公共场合失态了,搽了一下眼泪,给了早餐钱就匆匆离开了。

    去哪里呢?去桂林看曾仕湖已经没必要,回去上班嘛!又请了假,赵崇敏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着。她突然想起,那时候和曾仕湖去县城逛时,曾经去凤凰山上拜过佛,自己何不去附近庙里拜拜佛,求佛祖保佑仕湖哥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呢!

    说去就去,虽然赵崇敏到柳州上班还没多久,但是她也听说就附近有个镇,就镇上有座古庙叫做:“观音禅寺”,已经有点历史了的,很是灵验,而且离自己上班的地方也很近,直接在路旁的公交站坐下乡的班车,三块钱就到了。

    赵崇敏一个人很快就到了这个观音禅寺,从上车那里到这个镇上也就40分钟车程,而到了镇上后,随便找个人一问,都会知道这个庙在哪里,很好找,下公交车后,走路也就十来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座普通乡下庙宇,不大,也并不是建在所谓的名川大山之中,相反就建在这个镇的市场旁边,周围都是民居。不过很远还是就能看出这是庙宇,而不是民居,因为这庙宇的建筑面积要比普通民居大蛮多,而且全部是青砖青瓦的砖木结构,跟周围的三层四层小楼房区别很大。庙宇是砖木结构,真可谓是“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庙宇里面香烟袅袅。门口放着一口特大的青铜缸大,可能因为年代久远,都长满铜绿了,显得古色古香。

    庙宇的大门前,有两棵大榕树,长得非常茂盛,真的是“亭亭如华盖,”像两把巨伞,一左一右,如果是夏天,这里可是村民们乘风纳凉的好去处。

    大榕树下面,是一口古井,古井底下有泉眼,泉水源源不断地从泉眼里涌出来,村民们又在古井旁边砌了两三个大水池,从井里溢出的泉水刚好流进这几个大水池里,供村民们在此洗衣服,洗菜。附近调皮的小孩也在这些水池里跳水、玩耍、游泳、洗澡……

    不过此时赵崇敏却无心欣赏风景,他在庙门口买了香纸,,走进了这个“观音禅寺”,见里面不但供奉着佛教的如来佛、观世音菩萨、金刚、弥勒佛、地藏王菩萨……

    还供奉着道教的太上老君、原始天尊、通天教主、财神赵公明、武圣关公……

    中国的宗教应该是全世界最具有包容性的,没有之一。

    如果是在西方,天主教堂里绝对不可能供奉着安拉;而清真教堂里,也绝对不可能供奉着耶稣。

    但中国的很多庙宇当中,这种景象比比皆是。信徒们既拜佛祖,也拜三清,佛道两教和谐共处。

    在四大名著的《西游记》当中,道教天庭老大玉帝,没办法镇压住当时最大的造反派孙悟空的时候;还请来了佛教的老大如来佛祖帮忙,才把这只妖猴镇压下去,判处在五行山监狱服了五百年徒刑,上演了一出佛道两教结成统一战线联手镇压造反派的好戏。

    由于宗教上的分歧而引起的战争,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都没出现过。

    但在西方由于宗教分歧而引起的战争却数不胜数,比比皆是。十一世纪时的十字军东征,法国的宗教战争。在西方,宗教、信仰上的分歧和不同似乎非要通过流血的方式才能解决。

    这点实在让东方的中国人难以理解,难道谁的大炮口径大?射程远?谁信的主才是真神么?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是出自中国的成语。但中国人对这个八字成语似乎一点都不以为然,中华民族的博大宽容不仅体现在宗教问题上,还体现在民族问题上。最明显的就是,在中国的各少数民族,例如壮、瑶、苗、侗等和汉族的交往,走访,交友、通婚,以及生意上、工作上的各种往来合作,都不会受到任何的歧视或者不公正,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发展史中一直进行着民族大融合……

    当然,此时的赵崇敏肯定不会知道这么多。她也分不清楚庙宇里那位神仙是佛教的,那位神仙又是道教的。她进到庙里后,只是很虔诚地对每个佛像,神像磕头。

    不管是如来佛祖,还是原始天尊。她都上了香,在拜榻上跪下,她在心里默念着,感谢佛祖菩萨们保佑仕湖哥哥平安过了这关,然后再祈求以后仕湖哥哥还是能和她在一起,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

    出了庙宇之后,她感觉心里平静了很多。本来她是不怎么信这些的,但她的“仕湖哥哥”遭了这么大的磨难。而她又想起自己已经过世的父亲,自己的种种遭遇,也不由得她不相信曾仕湖经常说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得不祈求于神灵……

    “姑娘,见你行色匆匆,眉宇间似有忧色,过来抽支签,算个命吧!”

    正当赵崇敏从庙里出来,准备走到公交车站好回柳州的时候,庙门口的一个摆摊的算命先生把她叫住了。

    如果是平时,赵崇敏是不会理这些的,不过这个时候她对这些神秘的,未知的东西都很好奇。而且看那个算命先生。一袭道袍,眉目很慈善,一大把白胡子,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架势……

    赵崇敏坐定之后,算命先生问她:

    “请问姑娘到庙里求什么,想算什么?”

    “我的爱人生了重病,我来求佛祖保佑我的爱人平安,还求我和他能够在一起……”

    “哦!就是求姻缘嘛!你把你的出生日期跟我说一下,再把他的出生日期跟我说一下……”

    赵崇敏从包里拿出纸和笔,把她和曾仕湖的出生日期,包括出生的时辰,都写在纸上,递给算命先生。

    先生认真的看了两个人的生辰八字之后,约七八分钟左右,才笑着对赵崇敏说道:

    “你男朋友这次身体有恙,虽然病情来势凶险,但去得也快,有惊无险,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但是姑娘,你们两个人的姻缘,却似乎‘有缘无分’;从八字上来看,你的八字偏强,他的八字偏弱,如果两个人强硬要在一起,反而多灾多难……

    从八字命理上看,你男朋友天资聪颖,但命途极为坎坷,年轻时会诸事不顺;不过他宅心仁厚,会是大器晚成之人。但是你和他如果强硬要在一起,对他反而不好!你和他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夫妻……”

    “哦!先生,我知道了,那我抽个签吧!”

    赵崇敏见这个先生说的蛮准的,想最后抽个签,求她和曾仕湖的姻缘,看看天意如何?

    “缘份来时自是好,木逢甘霖若春草;求诸不得常有事,鱼水之情再无了。”

    赵崇敏看了看签文,苦笑一下摇了摇头,看来天意都如此啊!

    “姑娘,我帮你解一下签文吧!”算命先生如此说道。

    “不用了,谢谢,我知道了!”

    言毕赵崇敏给了算命钱,大踏步走向返回柳州的公交车站……